深海
cover
試閱內容

 「岑岑──

我正要進教室就聽見末良的聲音,她從身後勾住我的手,笑嘻嘻地說:「喔嗨唷!妳猜,今天我幫妳買什麼早餐?」

「我怎麼會知道?妳每天買的都不一樣。」我聳聳肩。她又神祕地吃吃笑,舉起手中的大袋子喊,「超級大漢堡喔!是我家附近新開的早餐店,生意很好,光等這個就差點趕不上公車了!」

我摘掉耳機,拿走那有些重的早餐不禁失笑,「妳就不必買我的分了,免得還要趕來趕去,要是害妳遲到我可是會慚愧的。」

「妳還敢說,誰叫妳都不愛吃早餐,沒想到妳有這種壞習慣,不吃早餐妳怎麼有精神上課?對身體也很不好的耶!」她坐在我前面拿出漢堡奶茶教訓道,無法反駁的我依舊只能苦笑。

那一天的空氣很潮濕,整間教室都瀰漫著海水的味道,讓我有點難以下嚥,但末良倒是沒有我這麼敏感,一邊滿足地吃著漢堡,一邊跟我討論昨晚偶像劇的內容。還有幾分睡意的我聽得有些心不在焉,視線仍停留在她臉上,那樣滔滔不絕的功力讓我連回話的力氣都可以省了。

末良跟我,在今年夏天上了同一所高中,比之前的學校還要偏僻,離海卻很近,上課時還可以聽見海浪聲,聞到海水味。

其實國中時我們就知道彼此,只不過當時

同班也沒說過話,只是在校園幾次擦肩而過中才知道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上了高中,我們分在同一班,最先發現她的我雖然吃驚,但也沒有主動去認識她,沒想到最後反而是她先來找我。

我們很快就熟稔起來,明明是第一次說話,卻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兩人從早到晚聊不完,也總是形影不離,無論到哪都一起。

我並不外向,從以前就習慣獨來獨往,不喜歡別人黏著我,但她的話我卻願意接受。看似文靜的她,其實只敢在熟人面前展現出她開放的一面,是個容易害羞又乖巧的女孩子。

我喜歡這樣的她,可愛的她。

讓人打從心底想好好地保護她,珍惜她。

「阿姨!」還沒跨進家門,末良就先對在門口煮麵的媽打招呼。

「啊,末良,妳來啦?」她露出微笑,「要不要吃點什麼?阿姨煮給妳吃!」

「不用了啦阿姨,我今天是來幫忙的。」末良放下書包快步跑到廚房,喊,「這些盤子都是要洗的嗎?」

「啊,末良,不用啦!放在那邊阿姨洗就好……」媽驚訝,趕緊對我說:「凱岑妳趕快進去,今天很冷不要讓末良碰冰水!」

我跑到廚房,果真看到她已捲起袖子開始洗那一堆碗盤,我馬上抓住她的手。「我來洗就好了,妳到外頭去吧!」

「沒關係啦,沒問題的。」

「沒問題才怪,妳身體這麼虛要是感冒怎麼辦?」我拿出毛巾把她手上的水擦乾,不讓她的手被凍著。「快出去吧,我來洗就好,妳就幫我媽招待客人吧!」

末良輕輕喔了一聲,隨即出去幫忙。

一個星期裡,她幾乎有四天都會到我家玩。由於家裡開小吃店,因此每天總有洗不完的碗,放學回家後也都要忙著應付吃晚餐的客人,但因為是小地方,所以顧客大都是熟客。

每一天都是如此,在煮東西的蒸氣中及客人的招呼聲中度過。

「末良,來,這碗麵阿姨請妳吃,小心點別燙到了。」忙得差不多後,媽端一碗熱騰騰的麵給她。末良趕緊說:「阿姨妳別這樣啦,每次都請我吃東西……

「沒關係沒關係,妳每次都幫阿姨很大的忙。」媽笑笑,然後對走出廚房的我說:「凱岑,妳也快點來吃吧。」

「喔。」我跟末良坐在一塊,沒多久媽也端麵給我。

「岑岑,要不要叫阿姨休息一下?她忙到現在都還沒吃飯。」末良輕語。

「沒用的,她都是習慣忙完才吃,怎麼說都沒用。」我扳開竹筷。

「阿姨每天都這樣從早忙到晚,真的好辛苦喔。」她回頭看看跟客人打招呼的媽,最後視線落向我,「妳也是,這麼冷還要這樣每天洗碗,手都變紅了。」

「早就習慣了啦!」我笑笑,低頭開始吃麵。沒多久就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不自覺蹙起眉頭。

他嘴裡叼著菸,穿著拖鞋懶懶地走進來,看到末良時睜大眼喊,「唷──這不是末良嗎?」

末良身子一縮,視線也不敢迎上他,他卻走到我們面前仔細盯著她,最後齜牙咧嘴地邊笑邊伸手說:「妳很可愛喔,以後多來找叔叔玩啊!」

我迅速拍開他的手,不發一語地瞪著他,他見了則失笑,「幹麼?我只是開開玩笑嘛。」

「很難笑。」我冷冷道。

「喂喂喂……妳這是什麼態度?跟長輩是這樣說話的嗎?」當發現他臉色變了,媽趕緊過來把他拉走,「她們在吃飯你不要吵她們,你也去吃飯吧。」

「吃飽了啦,我要去睡了!」他甩開媽的手,逕自往樓梯走去。等到他離開後末良既驚訝又慌張地問我,「岑岑,為什麼那個人會去妳家樓上?他到底是誰?」

我將麵吞進肚裡,一時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該不該告訴她那男人現在跟我們住在一起,甚至跟我媽睡在一起,這兩天就帶著行李大搖大擺住進我們家,不但不幫忙家裡生意,還成天遊手好閒,甚至偷拿走媽賺的錢去亂花。他搬進來那天我跟媽還為此大吵一架,甚至氣到差點離家出走。

不是丈夫,更不是父親,只是一個讓人極度反感極度厭惡的男人。

吃完麵後,我跟末良回到房間,她坐在床上開心道,「妳把房間重新裝飾了?」

「只是把書架床舖換個位置,不然裝不下新買的櫃子。」

「這樣很好啊,感覺都不一樣了。」她看看新櫃子裡的CD,「馬上就有新貨啦?」

「對啊,昨天學長賣給我兩張,但真的沒位置放,只好再花錢買個小櫃子了。」

「不是直接送妳嗎?」

「剛開始是,但我不要,我才不想平白無故接收別人的東西。」

「可是學長不是很喜歡妳嗎?」

我看她,她立刻露出曖昧的微笑。我嘆口氣拿起吉他坐到她身旁,「誰跟妳說他喜歡我了?」

「大家都這麼說呀,因為那學長真的對妳很好,又那麼照顧妳,班上同學都以為你們在一起耶!

「社長照顧社員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又不是只對我好,妳想太多了。」我低頭彈幾個音。

末良沒再說話,依舊神祕笑笑,聽我彈到一半忽然停下,納悶問:「怎麼了?」

「……手指有點僵,不太好彈。」我甩甩手,下一秒她就握住我的手蹙眉道,「都是妳一直洗碗的關係,真是的冰成這樣,當然不好彈啦!」她邊說邊搓我的手,然後輕輕呼一口氣。

那股溫熱使我頓時一愣,只能呆呆凝視急著想讓我的手暖起來的她,沒多久我抽回手,面無表情地說:「彈一會兒就沒事了,別擔心。」

「嗯。」她點頭微笑,閉上眼將頭靠在我肩上,開始哼起我彈的那首歌。我聽著她的歌聲好一會兒,之後移動手指為她伴奏,聽到吉他聲,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她的淡淡髮香,讓我方才壓抑的情緒又再次起了波動,輕輕搔著胸口的那一邊……

我明白,那是愛戀。

比任何人都要珍惜、呵護一個人的心情。

是我愛她。

***

在偏僻的鄉村中長大,身邊一切給我的感覺就只有單調跟簡單。

每天的生活幾乎一樣,枯燥、乏味,找不到其它吸引我的事物。除了吉他,末良是我現在的生活裡最不平凡的那一個,只因為我對她的感情,一點也不平凡。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是在國中時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嗎?

高一再次碰到她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對她的那份情愫,殊不知早在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就已經深深記住她了。

沒有原因,沒有尋點,當知道自己對她是好朋友之外的感情,知道對她的感情不是友情而是愛情,也就同時決定把這個祕密藏在心底。

她永遠都不會知道的祕密。

「凱岑,上次給妳的CD聽了嗎?覺得怎樣?」午休時間,吉他社社長賴正恆走進社團教室。

「聽了,我一直在練習第三首,應該這星期就可以完全熟悉了。」我頭也沒抬,專心看著前一晚熬夜寫好的譜。

學長跟我也是同一所國中畢業,國一加入吉他社而跟他結識,在表演吉他上已經是默契十足。

「那成果發表會就用這首吧。」他說。

「啊?為什麼?」我抬眸,「你不是已經跟學姊她們決定好曲目了嗎?」

「喔,因為我看妳這麼喜歡,所以也想跟妳一起彈這首。」他的眼神充滿笑意跟溫柔,使我下意識移開視線,低頭繼續彈吉他。

從前我並沒有特別注意這一點,雖然其他人常這麼跟我說,但我還是只想相信彼此是喜愛音樂的同好而已,故意逃避任何的明示和暗示。可是自從末良也說出和其他人一樣的話後,從前的不在意,已經讓我開始不自在。

我承認,這一切都是因為末良。

不想把事情搞砸,不想失去原有的一切,只能希望學長什麼話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告訴我。

自從認識末良後,就不想再讓任何人走進我心裡了……

「哇,今天還是你們兩個在練習啊?」二年級的英文老師,也是學長的導師林毅看到我們驚訝笑說︰「不錯喔,這麼拚命,我這個顧問老師可以光榮退休把社團交給你們了!」

「拜託,還早啦。老師真退休的話我們就完啦!」學長莞爾看我一眼,我才稍微抬頭回以微笑。

「我是說真的啊,有你跟丁凱岑我就放心了。實力不錯,很相配!」

聽出老師話中有話,學長雖然又立刻反駁,卻一臉不好意思。我不想再讓這話題繼續下去,迅速站起把吉他拿到老師面前,「老師,很久沒聽你彈了,來一曲吧!」

「喔,好啊。」他高興接過坐下,「想聽什麼歌?」

「Ocean deep.

「OK!」他點頭,「妳應該非常喜歡這首歌吧?」

「是啊。」我輕笑,「老師怎麼知道?」

「因為最近常聽妳彈這首啊。」

「託老師的福,我現在很想再聽你唱。」

「那我就獻醜啦!」他清清喉嚨,接著就跟著吉他聲唱起來。我靜靜聆聽老師的歌聲,那低沉嗓音總可以唱到我心裡,一入神就什麼都忘記。

藉著這首歌,沉澱心裡的一切一切……

老師離開教室後,我跟學長兩人又練一會兒,最後他先走我則繼續練習。

「岑岑──

末良不知何時站在外頭,之後笑嘻嘻地跑來坐在我身旁。「我剛在外面好久了,學長跟老師走掉後我才敢進來!」

「一開始就可以進來啦。」這樣我也不必那麼尷尬。

「岑岑,妳真的不喜歡學長嗎?看你們剛剛的氣氛真的很不錯耶!」她雀躍道。

「不喜歡。」不想拐彎抹角說什麼只是尊敬,只能乾脆點否則根本不會有人相信。

「這麼好的男生妳不要,真可惜,很多學妹都很喜歡他耶。

「妳覺得可惜那給妳好了。」

「想到哪去啦妳,真是的!」她嘟嘴。

我輕輕一笑,敲敲吉他,「要唱歌嗎?」

她開心點頭,當我彈起孫燕姿的「天黑黑」,她就跟著我一起哼唱。

這幾乎是我們每天中午會做的事,一起無憂無慮地又彈又唱,唱完後,彼此習慣性地相視一笑。「其實,剛聽妳說不喜歡學長,我鬆了一口氣呢。」

「啊?」我愣住。

「因為,要是妳也喜歡學長,跟他在一起的話,我們就沒辦法像現在這樣了吧?」

「什麼啊?」我失笑,「我才擔心如果妳交男朋友的話,就把我這個好友給忘了。」

「怎麼可能!」她睜大眼,攬住我的脖子甜笑,「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妳?我只要有岑岑就夠啦!」

我怔了半晌,最後握住她攬著我的手。

忽然間,喉嚨一哽。

不知道是因為明白不可能,還是因為那句話太美的關係。

「……我也是。」我閉上眼,輕聲到像是在對自己說:「只要有妳就夠了。」

對方的存在,是習慣,也是幸福。

奢望她能明白我的感情,只希望她能一直在我身邊開心笑著。

因為這份幸福,有時也會讓我忘記現實的殘酷,但當時的我寧願什麼都不要想,只要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時光,我很高興在她心中我也是同樣重要。我們不只一次約好,畢業後要一起上台北的大學,一起生活,一直在一起。

熱絡談論未來的生活種種。而那個未來,身旁一定會有彼此。

那個約定是那樣的美,美到連我也迷失。無論是否會成真,只要現在,只要現在不變就好。

什麼都不要變就好了……

(待續)

商品簡介

一段回憶,一個故事。

有我、有她、還有你。

有歌聲,有海浪聲,還有始終都是三個人的身影。

那年,我們十七歲……

*** *** ***

故事沿著凱岑對好友末良的愛展開。

這是一段不能說出口的同性之愛,就如同大多數的暗戀,除了繼續做親密的朋友,凱岑只能眼睜睜看著末良成為班上那個神祕轉學生的女朋友,然後暗自神傷。

而在幾次偶然的接觸下,凱岑和末良的男友唐宇生意外地惺惺相惜,同時唐宇生看出凱岑對末良的情感,三個人逐漸發展出微妙的關係……多年後,再回首,三個人卻也走向各自的旅途,誰也不會為誰停留,再如何糾結糾葛,終須放手。

作者簡介

晨羽

典型戀家的巨蟹一隻。

迷戀紅茶、藍色、音樂、電影、說故事。

渴望透過自己的手,自己的眼,紀錄下所有美麗的故事。而迷上文字的後遺症,就是怎麼寫都寫不完。

最大的願望,就是想說一個可以停留在某個人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晨羽的部落格【平凡就好】

http://www.wretch.cc/blog/peddys

深海
作者:晨羽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2-06-08
ISBN:9789862721742
定價:240元
特價:240
其他版本:二手書 46 折, 1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