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的瑪麗娜
cover
試閱內容

瑪麗娜曾對我說,我們只記得從沒發生過的事。許久以後,我才明白這句話的意義。雖然這個故事結束了,但還是讓我從頭講起。

一九八○年五月,我消失了整整一個星期,彷彿人間蒸發。七天七夜,沒人知道我的去向。朋友、同學、老師甚至警察都全力投入尋人工作,有些人認為我死了,不然就是在聲名狼藉的街巷裡迷路、失憶,遭人誘騙。

一個禮拜後,有個便衣刑警從特徵認出了失蹤的我。我這個被懷疑是失蹤人口的孩子在車站徘徊,彷彿一縷幽魂,迷失在霧氣繚繞的鐵鑄教堂內。刑警朝我走來,一如偵探小說的情節。他問我是不是叫奧斯卡.德萊,是不是那個從寄宿學校失蹤、沒有留下任何線索的孩子。我雙唇緊閉,點了點頭。我猶然記得車站拱形圓頂映照在他那副眼鏡玻璃鏡片上的倒影。

我們一塊兒坐在月台的椅子上,警察慢條斯理地點了一根菸,就這樣讓菸燃著,沒湊進嘴裡。他跟我說,有一大堆人準備問我一籮筐問題,我最好能先想好適當答案備戰。我再次點點頭。他看進我的眼裡,打量著。「奧斯卡,有時說出實話不見得是個好主意。」他喃喃說道。他遞給我幾枚硬幣,要我打電話給學校老師,我照做了,警察在旁邊等我打完電話。接著,他塞給我搭計程車的錢,並祝我好運。我問他怎麼知道我不會再次失蹤呢?他盯著我好一會兒的時間。「只有知道要去哪裡的人才會失蹤。」他回答,不再多說什麼。他陪我走到大街上,接著道別,完全沒問我究竟去了哪兒。我望著他的身影沿著科隆大道遠離,那抹沒碰過的香菸煙霧,彷彿忠心的狗兒緊緊跟隨。

那天,海天連成一片的藍色之上,高地的魂魄在巴塞隆納的天際雕琢出不可思議的雲朵。我搭乘計程車回學校,猜想連珠帶砲的問題正在那兒等著我。

當時,我並不知道時間的大海,總有一天會歸還所有埋葬在它深處的記憶。十五年後,那天的記憶又回到我的腦海。我看見當年那個小男孩,在法國車站的霧裡遊蕩,而「瑪麗娜」這個名字,彷彿剛被劃開的傷口,再次被揭開。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緊鎖著一個秘密。而這,就是我的秘密。

1

七○年代末,巴塞隆納是一座大街小巷錯落的海市蜃樓,只要跨進某個門檻或咖啡館大門,就會錯以為時光倒退了三、四十年。這座城市如夢似幻,時間跟回憶,歷史和傳說,都在這兒交會融化,彷彿一幅被雨水淋濕的水彩畫。而這篇故事的舞台背景,就是那些已銷聲匿跡的街道,和猶如從神話裡走出來的教堂和建物。

當年的我十五歲,寄宿在瓦爾維德拉區那條公路的山麓下,一間以聖人為名的學校。學校正面門牆雄偉氣派,給人它是座城堡而非學校的錯覺。

我在那棟巨大城堡的教室裡,成天作白日夢過日子,每天都在等待下午五點二十分的奇蹟,陽光就在那神奇的一刻,將高聳的窗戶暈染成一片波光蕩漾的金黃。

下課鈴聲響起後,住宿生有三個小時的自由時間。我最愛這段時間,我會躲開管理室的監控,溜到市區去探險。在那漫長的散步途中,我感受到醉人的自由快感。短短幾個小時,巴塞隆納的街道、學校、我那四樓哀傷的房間全都消失無蹤。短短幾個小時,我的口袋裡雖然只有幾個銅板,卻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一九七九年九月末的一個下午,我隨意拐進當時還沒注意到的一條大道,街道的盡頭是圍牆柵欄,再來是座老舊花園的殘跡,乍看荒廢了幾十年。樹木當中,有棟兩層樓高的房屋。

天色逐漸變暗,這個地方讓我覺得無比陰森,我想最好還是沿原路回到學校,就在此時,我發現昏暗中出現了一雙發亮的黃眼睛。

一隻毛茸茸的灰貓杵在屋子的圍欄前,嘴裡還咬著奄奄一息的麻雀。那隻高傲而態度挑釁的小動物攫住了我的目光。我靠近入口,伸出手穿過欄杆,就在這時,我感覺到靠著的門鬆開了,明白門並沒有關上。我往裡面跨一步,花園暗處傳來天籟般的歌聲,彷彿一股誘人的香味,那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美妙歌聲。

我靠近開著燈的玻璃屋,那難以形容的歌聲便是來自屋裡。那是女人的歌聲。屋內點著上百根蠟燭,搖曳的燭光照亮了一台老舊留聲機的金色喇叭,留聲機上正轉著唱片。我不知不覺地走進小屋,在留聲機桌上,看到一個閃閃發亮的圓形物品,是個懷錶。我拿起它,就著燭光打量,上面的指針已經靜止,錶面裂開了。我想那是黃金材質,歷史應該跟這棟屋子一樣年代久遠。再過去一點,有張背對著我的大扶手椅,椅子正對著壁爐,壁爐上面掛著一幅白衣女子的油畫。她睜著一雙大大的悲傷灰眸,恍若深潭,俯視廳內。

忽然間,魔法的氛圍被打破了。一抹身影從椅子上站起來,轉過身來看我,黑暗中勾勒出一頭白色長髮和一雙恍若火炬的眼瞳,只見他朝我伸出一雙蒼白的大手。我嚇得半死,橫衝直撞,撞倒了留聲機,衝到門邊。我聽見鋼針刮傷唱片,天籟的歌聲化成地獄般的可怕哀號。我衝進花園,感覺那雙大手摸到了我的襯衫,我飛快地甩開他,恐懼竄遍全身,讓我連一刻都不敢停留。我跑啊跑,沒勇氣往後看,直到身體側邊感到刺痛,才發現自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同時全身冷汗直流。而燈火通明的學校,就在前方不到三十公尺處。

2

接下來幾天,我把那只壞掉的懷錶片刻不離地帶在身邊。每晚,我耐心地等待所有同學都進入夢鄉之後,才把那個特別的寶貝拿出來左看右瞧。四周籠罩靜謐,我拿著手電筒打量那只懷錶。儘管心懷滿滿的罪惡感,我依然對第一次到臨時犯罪現場探險而得的戰利品著迷不已。懷錶很重,似乎是以厚重的黃金所打造。玻璃錶面曾因遭撞擊或摔落而破裂,我猜是那次撞擊讓錶從此失去功用,指針停在六點二十三分,已經永遠無法使用了。錶的背面刻了一串字:

致海爾曼,散發光芒的人

K.A.

19-1-1964

我想懷錶應該要價不菲,立即感到後悔又自責。那幾行鏤刻在上頭的字,讓我感覺像是偷取了他人的回憶。

東西就這樣放在口袋裡,一直到禮拜六的清晨。快破曉前,我醒了過來,隱隱感覺在夢裡聽見了留聲機的歌聲。窗外的巴塞隆納像一幅暗紅色調的畫,一座天線和屋頂林立的森林。我跳下床,找出過去幾天一直佔據我心思的該死懷錶,注視著它。最後我下定決心,那種想辦法要完成荒謬任務的決心,我決定要解決這件事,我要物歸原主。

我悄悄穿好衣服,躡手躡腳地穿過四樓漆黑的走廊。在十點或十一點之前,不會有人發現我不見蹤影,希望到時候我已經回來了。

外頭的巴塞隆納街道籠罩著黎明時刻的淡紫色光暈,我沿著馬赫那街往下走,四周的沙利亞區已經慢慢甦醒了。低垂的雲朵飄過,遮去日出剛發出的曙光,霧中出現了房屋的正面門牆,乾黃的枯葉隨風亂飛。

我很快就找到了那條街。我駐足片刻,沉浸在那片靜謐、那片城市偏僻角落的奇妙平靜之中,心底緩緩升起一種感覺,世界彷彿隨著我口袋裡的懷錶而停步。這時,我聽見背後傳來一陣窸窣聲。

我轉過身,乍見彷彿從夢裡偷來的畫面。

3

一輛腳踏車緩緩出現在霧中。那是個女孩,她一襲白色洋裝,踩著踏板,往我這邊的斜坡騎過來。我杵在原地,動也不動,像個傻瓜呆望著她慢慢騎來。腳踏車停在我前面兩公尺的地方,我的眼睛,或說我的想像力,看到一雙細瘦的腳輕觸地面。女孩盯住我不放,目光閃爍嘲諷。

「你應該就是拿走懷錶的那個人。」女孩說,她的語氣跟眼神是同樣的調調。

我估計她大約和我一樣大,或許大一歲吧!對我來說,猜測女人的年紀就像一門藝術或科學,永遠不若遊戲那般輕鬆容易。

「妳住在這兒?」我囁嚅,指指圍欄的方向。

她的眼睛眨也不眨,眼底的怒氣似乎就要戳穿我。幾個小時後,我才明白她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麗的女孩。就是這樣。

「你又是誰?居然敢這樣問?」

「我想我就是拿走懷錶的人。」我回答。「我叫奧斯卡,奧斯卡.德萊。我回來還錶。」

我沒給她時間回答,從口袋掏出懷錶遞給她。女孩定定看了我幾秒,才將錶接過去。她伸出手的剎那,我發現她的手就像雪人般白皙,無名指上套著金色指環。

「我拿走的時候就壞了。」我解釋。

「已經壞十五年了。」她自語,沒有看我。

最後她抬起目光,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彷彿正打量著一件舊家具或雜物。她的眼裡有個東西告訴我,她不太信任我這樣的小偷;或許她把我歸在蠢蛋或傻瓜之列,我的笑容看來並沒有替我加分。女孩揚起一邊眉毛,露出神秘的笑容,把懷錶退還給我。

「既然東西是你拿走的,那麼你就得親自把它還給主人。」

「可是……」

「懷錶不是我的,」她跟我解釋。「是海爾曼的。」

她口中的名字,讓我想起幾天前在大宅邸玻璃屋裡嚇了我一跳的高大白髮男子

「海爾曼?」

「我爸爸。」

「那妳是誰?」

「他女兒。」

「我的意思是,妳叫什麼名字?」

「我很清楚你的意思。」女孩說。

她沒再多說,再次跨上她的腳踏車,穿過了入口的圍欄。消失之前,她回過頭瞄了一下,那雙眼掩藏不住心底嘲弄我的笑意。

「早飯吃了沒?」她問。

我搖搖頭。

「那麼你應該餓了,所有的傻瓜都會餓。」她說:「來吧!進來吃點東西。如果你要跟海爾曼解釋為什麼偷走他的懷錶,最好先填飽肚皮。」

女孩倒了一大杯牛奶咖啡給我,然後面對我坐下來。我正打算開口講些有趣的事時,一抹偌大的影子彷彿黑雲般籠罩了餐桌。我的女主人抬起頭,嫣然一笑,我則動彈不得,嘴巴塞滿了可頌,心臟噗通噗通地狂跳。

「我們有訪客。」她高興地宣佈。「爸爸,這位是奧斯卡.德萊,專偷錶的賊。奧斯卡,這位是我爸爸海爾曼。」

我猛然吞下食物,慢慢地回過頭去,一個在我看來高聳的身影正杵在我面前。他張著一雙悲傷的黑色眸子,白鬍子襯托著稜角分明的臉龐。但是真正特別的是他的手,那雙恍若天使般白皙的手,又細嫩又纖長。他是海爾曼。

「先生,我不是賊……」我緊張地說明。「我可以解釋。我以為這裡是空屋,才大膽地闖進了您家。我進到裡面,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聽到音樂,嗯,不對,嗯,是吧,我進門後看到懷錶。我發誓,我絕沒有想偷的意思,我嚇了一跳,回過神,發現手裡還拿著錶,但已經跑很遠了。不知道我這樣解釋清不清楚……」

女孩露出壞心的微笑。海爾曼盯著我,那雙漆黑的眼彷彿能看穿人心。我翻翻口袋,將懷錶遞給他,等待眼前的男人隨時爆粗口,威脅要叫警察、叫憲警,通知青少年法庭。

「我相信您。」他語氣親切,接下了懷錶,並且跟我們一樣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他的聲音輕柔,幾乎難以聽清楚。我凝視著他們父女,兩人沐浴在大窗戶照進來的陽光中。我曾想像海爾曼像個巨人,如今他的五官是那麼細緻,似乎透露病容,他體型高大,卻出奇地瘦弱。他將咖啡端到唇邊,並對我親切一笑,剎那間,我發現他們父女之間流露著一股超越了言語和動作的情感。透過沉默和眼神,他們緊緊地連結彼此,在已遭遺忘之街道盡頭的陰暗宅邸裡,相互照顧,遺世獨立。

海爾曼吃完早餐後,熱烈地感謝我特地回來歸還他的懷錶。他的親切更加重了我的罪惡感。

「好了,奧斯卡。」他語帶疲憊地說:「很高興認識您。希望您下次來這裡探視我們的時候,能再見到您。」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以「您」稱呼我。他身上有個東西述說著另一個時代、另一段時光。他緊緊地握住我的手道別,接著消失在那看不到盡頭的迷宮裡。我看著他輕輕地一跛一跛沿著走廊遠離。他的女兒凝視著他的背影,眼裡蒙上一層悲傷。

「海爾曼的健康很差,」她咕噥。「他很容易就會累。」

但她隨即揮去了剛剛的難過。

「要不要多吃點?」

「我快來不及了,」我說,推卻想用任何藉口求她相伴的渴望。「我想我該走了。」

她同意我的決定,陪我走到花園。我們走到入口,女孩停下腳步,讓路給我出去。我們默默對望,接著她伸出手,我往前握住,感覺到她的脈搏在天鵝絨般細緻的皮膚下跳動。

「謝謝妳的招待。」我說:「還有,很抱歉……」

「別在意。」

我聳聳肩膀。

「好吧……」

我沿著街道往下走,忽然間,她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奧斯卡!」

我回過頭。女孩嘴角浮現神秘的笑容。

「你明天有事嗎?」

我安靜地搖搖頭。如果我有事,也會想辦法找藉口推掉。當小偷,我黔驢技窮;當騙子,我得說我一直是箇中高手。

「那麼,我在這裡等你,九點。」她說,身影消失在花園暗處。

「等一下!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

「瑪麗娜……明天見。」

4

第二天,瑪麗娜帶著我來到沙利亞社區的老墓園。

沙利亞墓園坐落在巴塞隆納最隱蔽的角落。知道地點的少數幾個人猜想,這座老墓園其實是一座承載過去回憶的島嶼,會任意出現和消失。

那個九月的禮拜天,瑪麗娜帶我去看墓園,為我揭開了那神秘的面紗;我對墓園感到好奇,對她也一樣。我跟著她的指示,來到園內北翼的一處僻靜角落,我們站在那裡,將杳無人煙的墓園景色盡收眼底。我們靜靜地凝視墳塚和枯萎的花朵,瑪麗娜半字不吭,過了幾分鐘,我開始感到不耐煩。我在這裡見到的「神秘」,只有我們不知道該死的在這裡做什麼。

「這裡真無聊,什麼都沒有。」

瑪麗娜投來一記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眼神。

「你錯了,這裡有數百個人的回憶、人生、情感、幻想、離別、從沒實現的夢想、失望、欺騙,以及蛀蝕他們人生、得不到回應的愛情……一切都在這裡,永遠停格。」

我好奇地看著她,感到十分不自在。我不太懂她的話,但不管她到底想說什麼,那對她來說是重要的。

「人若不懂死亡,就不可能體會人生。」

瑪麗娜眼神迷濛,臉龐透露嚴肅,看起來成熟許多。我被她迷住了。

「我猜你沒聽過傳說。」瑪麗娜說。

「什麼傳說?」

「據說,死亡有它的使者,徘徊在大街小巷,尋找那些從沒思考過它的無知者和沒腦袋的人……」

她的聲音帶著回音,我的胃揪成了一團。

「妳在捉弄我。」最後我說。

「沒錯。」

接著過了五或十分鐘,我們安靜不語;或許更久吧,跟永恆一樣久。正當我打算抗議時,瑪麗娜舉起手示意我保持安靜,並對著我指了指墓園的門廊。

有人剛進來,是個裹著黑色天鵝絨披肩的婦人。她的風帽遮去臉龐,兩手手指交叉擱在胸前,戴著與身上服飾同色的手套。她的披肩垂到地面,我看不見她的腳。從我的位置看,那抹沒臉孔的身影走路時簡直像腳沒觸地。不知何故,我只覺得寒毛直豎。

我們躲在扶手處的柱子後,監視著那位黑衣婦人。她像抹幽魂在墳墓之間穿梭。她戴著手套的手拿著紅玫瑰,那朵花恍若刀子剛劃開的傷口。那個女人靠近一個墓碑,背對著我們,站在那裡。我第一次注意到那個墓碑跟其他的不一樣,上面沒有姓名,只看得到刻在大理石上的標誌:一個看起來像昆蟲的符號,一隻展翅的黑蝴蝶。

黑衣婦人安安靜靜地在墓碑前站了五分鐘。最後,她俯身把紅玫瑰放在墓碑上,然後慢慢走開,跟方才來的時候一樣,恍若一抹幽魂。

那婦人的身影閃出門廊,消失無蹤。瑪麗娜抓住我的手,急忙站了起來。

「快點,我們要跟丟她了。」

我們跟蹤那婦人,來到一條死巷。雖然我們看見黑衣婦人彎進了這裡,但四處都不見她的蹤影。

「她回到她家了,」我指出。「她應該住這附近……」

「不可能,這些都是空屋,沒人住在這裡。」

瑪麗娜指著柵欄和圍牆裡的正面門牆對我說。這裡有幾間廢棄的舊倉庫,還有一棟幾十年前遭大火吞噬的宅邸。那名婦人平空消失在我們眼前。

走到巷子盡頭,有扇被風吹得搖搖晃晃的木門,這扇紅磚牆的門通往一個院子。這裡從前曾是花園,如今長滿了雜草,茂密的草堆再過去,可以看到一棟牆壁爬滿了常春藤的怪異建築,那是鋼架打造的玻璃溫室。

「你開路。」瑪麗娜對我說。

我鼓起勇氣,鑽進雜草堆,瑪麗娜出其不意地牽起我的手,跟在我身後。我們繞過那片枝椏會割傷皮膚的樹林,直直來到了溫室前面的空地,一走到這裡,瑪麗娜便鬆開了我的手,凝視著眼前這棟殘破的建築。常春藤宛若蜘蛛網般覆蓋了整座建築物,溫室看來像是葬在沼澤深處的宮殿。

「恐怕我們跟丟了,」我說:「這裡已經好幾年沒人來過了。」

「好啦,我們走了啦!」我建議,並朝她伸出手,期盼她能再次牽我的手穿過那片雜草。

瑪麗娜沒注意我的手,她皺著眉,走過去繞了溫室一圈。

「瑪麗娜,」我開口。「這裡沒有……」

我在溫室後方找到了她,她正佇立在可能的入口前面。她看了我一眼,舉起手,擦掉玻璃上遮住了一個標誌的髒污,我認出那是像刻在墓園無名氏墓碑上一樣的黑蝴蝶。瑪麗娜將手放在蝴蝶上,門慢慢地鬆了開來,我感覺裡面有一股混雜著惡臭和甜膩的氣味撲鼻而來,那是毒沼澤和水井的惡臭。我不顧腦袋僅存的一絲理智,踏進了一片漆黑的溫室……

商品簡介

《風之影》作者薩豐:這是所有作品中,我最偏愛的一本!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緊鎖著一個秘密,

而妳,便是我不能言說的過去,以及癡心守候的未來……

◇ 亞馬遜書店讀者四顆半星感動讚譽!

那年、那月、那日的那瞬清晨,從此改變了少年奧斯卡的一生。

那一天,奧斯卡遇見了瑪麗娜。在薄霧輕舞的老街上,這名帶著神秘微笑的謎樣少女,讓少年的悸動無所遁形。

奧斯卡喜歡趁傍晚偷溜出嚴格的寄宿學校,穿梭在巴塞隆納的靜巷間,享受片刻醉人的自由。而自從認識了瑪麗娜,對自由的渴望卻轉成了對見面的期待,只要跟著女孩,他願意去世上任何的地方!

沒想到瑪麗娜帶他去的,卻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

那是一座被時光遺忘的墓園,也早已被愛所遺忘,留下的只有無數躁動的幽魂。但在園內一處僻靜的角落,奧斯卡發現還有另一個人記得這裡──那是一名黑衣婦人,她正靜靜凝視著一塊墓碑,上面有隻黑蝴蝶圖案,彷彿要掙脫死靈束縛般奮力展翅。突然間,奧斯卡耳邊響起瑪麗娜的聲音:

「你知道嗎?傳說死亡有它的使者,徘徊在大街小巷,尋找那些從沒思考過它的無知者……」

這是一個關於真愛與友誼、關於人生岔路與巧合的故事,狂熱、焦慮或盛怒,使得每一個角色做出了不同的選擇,也因而踏上不同的道路,即便那條路可能通往地獄,也心甘情願。在薩豐完美糅合現實與想像的魔幻之筆下,充滿光影與霧氣的巴塞隆納是如此迷人,而書中迷離炫幻的情節,更令所有讀者皆為之沉醉。

作者簡介

卡洛斯.魯依斯.薩豐Carlos Ruiz Zafón

世界知名的西班牙作家。一九六四年生於巴塞隆納,原任職於廣告界,後赴美定居,目前在洛杉磯從事電影編劇以及文學創作。他的作品全球銷量已突破二千萬冊,並被翻譯成五十多種語言,不但得獎連連,更征服了無以數計的讀者。

一九九三年,他以《迷霧王子》初試啼聲,即榮獲西班牙最重要的「艾德彼兒童文學獎」,接下來陸續出版的《午夜皇宮》、《九月之光》(這三本書後集結為《迷霧三部曲》),也都備受讚賞。而在他筆下眾多的作品中,《風中的瑪麗娜》是他自承最偏愛的一部。

二○○一年,薩豐發表《風之影》,旋即襲捲國際書市,並於二○○四年獲選西班牙出版協會「年度最暢銷小說」,以及法國「年度最佳外國小說」。二○○八年他再推出《天使遊戲》,帶領讀者重返遺忘書之墓。二○一一年,他則出版了關於「遺忘書之墓」的第三部曲《天堂的囚徒》。

*作者官方網站:www.carlosruizzafon.com

譯者簡介

葉淑吟

西語系畢業。喜愛語言學習及拉丁美洲文學。

名人推薦

名作家甘耀明、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李有成、「星空」導演林書宇、魔幻愛情女王深雪、名作家鍾文音、人氣女大生蘿莉塔 摯愛推薦!

【推薦序】

風中的瑪麗娜

人氣女大生‧蘿莉塔──文 

如果你喜歡《風之影》跟《天使遊戲》的懸疑,如果你迷戀巴塞隆納的古老街道和歷史背景,那絕對不能錯過卡洛斯.魯依斯.薩豐的《風中的瑪麗娜》。

其實《風中的瑪麗娜》並不是薩豐的最新作品,而是他早年的小說之一,故事背景為一九八○年代的巴塞隆納,一位名叫奧斯卡.德萊,就讀於寄宿學校的男孩,在一次慣例的「蹺校」行程中,發現了一棟位於學校附近的神秘豪宅,並因此認識了豪宅主人海爾曼先生的女兒「瑪麗娜」。在瑪麗娜的帶領下,他們開始深入地探索這座城市,挖掘隱藏在此古老城市中的秘密事件。

薩豐一直都是我很喜愛的西班牙作家,從他二○○一年發行了家喻戶曉的《風之影》後,我就開始注意他,並決定以薩豐做為我的碩士論文題目。西班牙文學和一般歐美文學比起來,常常背負著許多歷史意義,所以會給人較為沉重的感覺,在台灣,西班牙文的翻譯書籍不多,大家仍然偏好美式的、直接的、不用思考過多的小說。不過讀過薩豐作品的人都知道,薩豐的故事絕對夠緊張、夠刺激,你不用怕覺得無聊。但薩豐並沒有忘記他的歷史責任,即使已移居美國多年,他的每一部小說,都在描寫他的故鄉巴塞隆納,從不同時期、不同面向,讓大家認識他的家鄉。我在念大三時曾經去過巴塞隆納,所以在閱讀他的作品時,總彷彿能看到巴塞隆納的街道就在眼前,即使是沒去過的人,相信透過他栩栩如生的描述,對巴塞隆納也不會陌生。

除了他那會讓人忍不住一頁一頁、廢寢忘食看下去的文字外,令我最最讚賞的,是他對於人物之間情感關聯的描寫手法。他從來不乾脆地、平鋪直敘地告訴讀者兩人之間的關係,而是透過主角間的互動和對話,讓我們「感受」到他們的強烈羈絆。《風中的瑪麗娜》的兩位主角都只是十幾歲的青少年,在一九八○年代保守的西班牙,當然不可能像現代小說一樣,直接地要他們親熱(雖然他們還是有親了一下),作者透過日常生活的小事件,表達出他們的革命情感,包括:瑪麗娜把貓託付給奧斯卡,要奧斯卡陪海爾曼先生下棋,和奧斯卡分享她的秘密並一起冒險,以及最後,奧斯卡為瑪麗娜建造了專屬於她的小教堂。這些無聊的小事,在薩豐的筆下,卻顯得如此不平凡。

感謝皇冠出版社出版《風中的瑪麗娜》,讓薩豐能被更多華文讀者認識。這本書不像《風之影》和《天使遊戲》動輒幾百萬字,才十萬字的厚度,相信就算是不愛看書,或不曾讀過薩豐的人,也能輕鬆看完。也感謝出版社的厚愛,找我寫推薦。接下這份重責大任,我誠惶誠恐。我絕對不是一個好作家,文字的感染力也不夠,但誠心推薦大家看看這本書,覺得好看的話,就推薦給你的朋友。薩豐還有許多未翻譯的精采作品,希望能透過你們,讓他有更多小說能在華文世界發行。

編按:本文作者蘿莉塔為知名電視節目之女大生來賓,目前就讀輔仁大學西班牙語文研究所碩士班。

風中的瑪麗娜
MARINA
作者:卡洛斯.魯依斯.薩豐(Carlos Ruiz Zafón)
譯者:葉淑吟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02-29
ISBN:9789573328803
定價:280元
特價:88折  246
其他版本:二手書 36 折, 1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