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聖徒行歌
cover
試閱內容

她一踏足,原本沼澤翻滾的爛泥和死亡氣息,無聲無息的乾枯、灰化,漾起一圈圈漣漪的白光。

無數殭尸髑髏的屍首倒在她身後,鋪成一條慘白的蜿蜒小徑,冉冉漂蕩著淨化後的神聖餘氣,一種嚴厲而凝固,比死亡還可怖的的恐懼。

全身籠罩著淡淡白光的她,粗糙而洗得發白的聖袍微微鼓盪,纖細的頸子掛著灰樸樸、不起眼的十字架,背著法杖,手裡捧著聖經,微微仰首,看著按著劍,幾乎有三人高的巨大骷髏將軍,聲調平板。

「吾乃冥主麾下墮落聖徒灰燼,奉旨前來捉拿叛逆。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所說的任何話,都可能成為呈堂證供。在被問話前你有權利諮詢律師,但是在被問話時無權要求自己的律師在場。如果你無法聘請律師,冥主將不會指派辯護律師給你。」

穿著豪華黃金甲的骷髏將軍愣了一下,「那我聘律師做什麼?」

名為灰燼的墮落聖徒微微笑了笑,卻像是打開了冷凍庫。

「交代遺言。」她柔聲。

骷髏將軍被激怒了,仰天一聲憤怒的咆哮,「該死的冥主!你們這些偽神螻蟻都該死!」

場面很宏偉,氣勢很磅礡,一整個天搖地動。

「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下次重生的時候記得別擺post……阿門。」灰燼揚起手裡精裝鑲銅邊大字足本的聖經,毫不客氣的拍碎了骷髏將軍的眉心。

會心一擊!

愛擺pose的骷髏將軍,堂堂六十級銀邊首領精英。就這樣香消玉殞了。

她輕呼一口氣,坐下來喝水啃麵包。這招「大淨化術」非常威武,非常暴力。絕對是「地獄之歌」居家旅遊殺人滅口打家劫舍的大絕招。問題是施法很慢,符文陣很複雜,需要她所有的魔法值和所有的生命值,還有個恢復效果減半的後遺症。

現在她就可憐兮兮的只剩下一點hp,連一級腐蝕鼠都能咬死她。雖然又啃麵包又喝水,但恢復的速度很慢。可在充滿鬼靈邪魄的冥道,她這個不應該存在的墮落聖徒,卻是個接近無敵的存在。

眼神漸漸潰散,只是機械似的吃東西喝水。朦朧的聖光之下,在她不甚美的臉孔上起了柔焦效果,竟散發出一種楚楚可憐的聖潔和美麗……毫無防備,脆弱又靜謐。

她身後的影子裡扭動了兩下,悄悄升起一個只比霧氣濃一些的淡影。只有刀尖的反光和淫穢舔著唇的舌頭,曝露了暗殺者的身分。

等到她毫無防備、最脆弱的那一刻了!終於可以盡情虐殺蹂躪這個該死的女人!聖女?阿呸!我就要讓她從聖女變成妓女,把她OO又XX,XX又OO,先X在O,然後先O後X,全程拍下來放論壇啊放論壇……

她發出來的悲鳴一定比什麼AV還淫蕩啊~

血花飛濺。也的確有悲鳴。但男人的悲鳴實在難聽得多了,跟殺豬沒什麼兩樣。

一直背在灰燼背後的法杖讓她扛在肩上,將暗殺者刺了個對穿,從心臟刺入,後胛骨突出……眼球也挺突出的。

「下次內心的os不要那麼長,」灰燼溫和的說,「我都等得不耐煩了。」

暗殺者大吼一聲,全身爆起濃重的綠霧。可惡!就算死也拉她下來陪葬!

可惜灰燼沒給他這個機會。她淡淡的說,「願聖光饒恕你。」

藉著法杖作媒介,她施展了「懲惡」,讓暗殺者連自爆都來不及,就化作一道紅光飛去蹲大牢了。身上的裝備則化成白光進入了她的儲物手鐲裡。

「……可惜罪惡值不饒恕你。」她悲憫的搖了搖頭。

低頭看了看個人日誌,發現剛讓她一杖穿心的人是「老朋友」,大名為偷香竊玉。

她倒是覺得那個淫賊的綽號比較適合,「偷香竊玉」太斯文了,不適合這個猥褻的傢伙。

灰燼看了看擊殺記錄,正好擊殺了偷香竊玉二十一次。

人都是有優點的。就算是這樣犯案如麻的下流強盜加淫賊也不能抹滅……最少人家屢戰屢敗屢敗屢戰,越挫越勇,而且手法越來越完美。這次若不是內心OS太長,讓她察覺到一絲邪惡的波動,淫賊又撲得太豪放,沒有注意到灰燼悄悄伸出來的法杖……

說不定就得手了。

她也暗暗的警惕起來。最近真的太順利了,未免有些得意忘形,戒慎戒慎。

打掃了一下戰場,正打算繼續推進時,她的手鐲閃亮出紅光。

「……這不是電子狗鏈嗎?」她無奈。冥主發了詔令,冥主之下的所有直屬,不管正在作什麼……哪怕正在打王,都得第一時間回歸,沒有任何例外,也不能找藉口。

灰燼沒好氣的重重頓了頓法杖,雪白的光芒包圍,瞬間就回到冥殿。

她覺得自己動作已經很快了,卻沒想到是最後一個……幸好冥主還沒到。

倚著牆一上一下扔著匕首玩的纖細少年望了她一眼,目光不離頸動脈心臟等要害,令人毛骨悚然。但灰燼已經習慣了,知道那是風胥最友善的表現。

身為狂信者刺客的他,只有在勉強算是同伴中露出打量的神情。把他扔到大街上,他就能泯然於眾人中,無聲無息毫無異狀的刺殺目標,還完全是個無辜的路人甲模樣。

他不跟人講話,誰也沒辦法頂著毒蛇似的目光和他講話。連跟他同集團的狂熱聖騎都寧願跟異教徒蜀山劍俠低聲交談,也不屑和他接近些……灰燼覺得是不敢。

另一邊是個弒神狙擊手,正在沈默的拆解槍枝保養,嬌小玲瓏的實習死神扛著大鐮刀,蹲在地上看著。

名義上,他們這六個直屬冥道主的人是同僚,但他們彼此間幾乎沒什麼交集,更沒什麼來往。

-------------------------

接完傭兵特殊任務,灰燼沒有多留。因為冥殿已經不太安全了。

雖然冥道主面容還是那麼白皙,那樣絕美,同樣的風華絕代。但是和他相處了一年多,灰燼敏銳的察覺到,偉大又英明神武的冥道主已經快被她其他同僚點燃暴走狀態了。

這就是她和其他同僚最大的不同。畢竟她只是個吸毒犯(斷情果中毒……),不是神經病。

等頭兒冷靜點的時候再回去還任務好了……還好她還有點存貨……

無疑的,她的選擇非常睿智。她剛接近冥宮大門,就聽到遙遠冥殿的冥道主怒吼,「……你們殺了黿龍?!我叫你們殺了嗎?!我只讓你們去教訓一下骨皇……他的領地距離黿龍三千里啊混帳!你們不知道黿龍支撐著冥道一角嗎?!難怪最近不停的地震啊……」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灰燼默默的想著。她也曾經試圖努力過,但冥主的這些貼身侍從,封號掛著「王所寵愛的」的這群隱藏職業玩家……幾乎就是神經病的大集合。

如果可以,地獄之歌的大門絕對會對著他們的臉重重關上,死也不讓他們這群神經病進來……可惜,就是不可以。

「我沒有喔……」弒神狙擊手黯淡用她有些僵硬機械的嗓音說,「頭兒,但我不要這個獎勵……能不能給我核子反應爐……」

「滾!冥道是東方玄幻……不要轉移話題,不要插嘴!那個裝聖光的鐵皮罐頭和鬼畫符的死道士!怎麼不說話?說啊!為什麼沒事幹去把黿龍拖出來殺……」

「那是極度邪惡的存在!吾輩豈能容這等邪物橫行……而且聽說它掉落龍槍。」狂熱聖騎聖喬治很理直氣壯的說。

「我需要黿龍的殼占卜啊,聽說很準……」蜀山劍俠更逍遙聲音小多了,但並沒有讓冥道主感覺好些。

一片雞飛狗跳中,實習死神娃娃用童稚又陰森森的聲音說,「哥哥,我可以殺他們了嗎?……」

灰燼趕緊跨出大門。她想冥道主會親手殺了那群「純樸」的同僚……而且不只一次。

她可不想遭受池魚之殃……畢竟她比同僚們聰明多了……當然也是幾次血淚交織的教訓所致。

幸好那個鐵皮罐頭邀她去殺黿龍時她拒絕了,還勸了兩句(雖然很敷衍),怎麼算帳也翻不出她的錯兒,看她是多麼高瞻遠矚……

商品簡介

六人眾行傳

地獄之歌,這個標榜「頹廢無道德」的遊戲,故事背景存在於與曼珠沙華妖界為敵的「冥道」,可挑選的種族眾多,而且個個煙視媚行。

其中,直屬於冥道主的侍徒,卻是地獄之歌的異端。

如果可以,地獄之歌的大門絕對會對著他們的臉重重關上,死也不讓他們這群神經病進來……可惜,就是不可以。

-------------------------------------------------------

灰燼。如字面上的意義一般,無足輕重。

一年多了,都一年多了。她以為自己已經放下,已經看開。但觸及到「戀情」這類的關鍵字,她就痛,痛得要命。

只是,這一年。這漫長的一年。困難的重建自我和自信的這一年,除了冥道主,也就這幾個不靠譜的同僚,與她相伴。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愛玩遊戲。灰燼默默的想。

她總覺得自己反應慢、怕痛,又不怎麼喜歡解任務、練功。每次出團她都很疲倦,壓力大得讓她脾氣暴躁。

但是,她喜歡遇見的朋友們。

來自天南地北,個性相異,國情不同,唯一共通點只有使用華文。但不管是誰,背後都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故事。在地獄之歌為了自己的緣故、相同或歧異的目標,往來或交戰,活得興致盎然。

同時也豐富了她原本蒼白貧瘠的人生。

作者簡介

about

蝴蝶Seba

關於這樣一位雙子座的女子,你應該先聽聽她怎麼說:

其實寫小說就是說故事。人生這麼長,無聊的事情那麼多,不找點有趣的事做做,怎麼打發?

我不愛看電視也不喜歡看報紙,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待在家裡面對著電腦,說出一篇篇我想像世界裡的故事……。

於是,她化身成了蝴蝶/Seba/玫瑰/染香群……,以引人的故事情節及獨特的文字渲染功力,橫跨了奇幻小說、武俠小說、網路小說、羅曼史小說等領域,更曾以兩性專欄縱橫於BBS論壇及時尚雜誌《柯夢波丹》。

奇幻的蝴蝶,浪漫的蝴蝶,陰鬱的蝴蝶,搞笑的蝴蝶,寂寞的蝴蝶……只要你進入她的文字,你就可以發現完全不一樣的蝴蝶!

【夜蝴蝶館】(部落格)

http://seba.pixnet.net/blog

【蝴蝶二館】(部落格)

http://elegantbooks.pixnet.net/blog

墮落聖徒行歌
作者:蝴蝶
出版社:雅書堂
出版日期:2011-08-18
ISBN:9789863020042
定價:280元
特價:79折  221
特價期間:2020-03-23 ~ 2020-05-12其他版本:二手書 16 折, 4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