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條線索(10):最終試煉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艾咪跟丹在倫敦忘記檢查有沒有竊聽器了。

他們很清楚哪些工作是該做的。每次一到新的旅館,他們就會徹底檢查房間,看看有沒有任何竊聽裝置,或者是敵人安裝的最高機密間諜設備。他們總會找出所有可能的逃生路線,以及能夠當成武器的東西。雖然艾咪跟丹分別只有十四歲跟十一歲,不過已經培養出跟美國中央情報局專業探員一樣的本能了。

然而,艾咪一抵達倫敦的飯店,就蹣跚地往房間內走了三步,直接倒在床上。丹搖搖晃晃地經過她身邊,準備癱在沙發上。他坐了下來,被背包的重量拉著往後躺,看起來像是被擊倒了。

他確實被擊倒了,艾咪心想,我們兩個都是。我們已經知道真相,已經知道自己這一路上接受了多少謊言,被瞞過了多少秘密,以及他們對我們的期望有多少……

他們那位留著狂野髮型的安親姊姊妮莉似乎是唯一還有足夠精力能繼續站著的人。她甚至還有足夠精力一邊隨著iPod裡的瘋狂音樂擺動,一邊將他們的行李跟貓籠拖進房間。艾咪隱約想到自己或丹應該去幫忙一下。可是艾咪彷彿連搬行李的力氣都沒了。

妮莉轉身關門,之後好像也跟他們一樣倒下了。

她昏倒了嗎?艾咪心想。

在艾咪做出反應之前,妮莉又站起來了。她沒昏倒,只是蹲到地上撿起了某個艾咪跟丹剛剛完全沒注意到的東西:一個素色的馬尼拉紙信封。

妮莉把信封高舉起來,像是拿著一份獎品。

「你們覺得呢,小鬼?」她問:「想打賭看看這是不是下一個提示嗎?」

他們早已得知會收到提示──當然一定是以秘密編成的,免得讓敵人攔截到。通常,姊弟兩人都會衝過來拿信封,搶著打開,努力解開最新的密碼。在最後,他們還會告訴妮莉,他們都這個年紀了(而且還肩負著整個世界的命運),根本就不應該被稱為「小鬼」。

現在的艾咪卻只是聳了聳肩膀。

丹讓頭倒回去,盯著天花板看。

「小鬼?」妮莉用納悶的語氣說,並摘下了 iPod 的耳機。「你們沒聽見我說的嗎?」

妮莉將信封翻到另一面。

「對啊,是給艾咪與丹‧卡希爾的。」她說:「以及妮莉‧歌梅茲。哇塞,我現在真的感覺自己擁有正式身分了哩。這一定是從門縫下滑進來的,等著讓我們發現。」她把信封拿向兩姊弟。「誰想來打開啊?」

兩個人都沒動。

妮莉對著艾咪與丹搖了搖信封。

「唉喲,兩位。」她說:「這可是個提示耶。」她這樣就像是把他們當成跟賽拉丁一樣頭腦簡單的人,以為只要拿出牠最愛的紅鯛就能轉移注意力。「難道你們不想知道裡頭說什麼嗎?有人可是想要幫助我們耶!」

「要是真的有人想幫助我們。」艾咪回嘴:「他們應該在牙買加就把所有的答案都告訴我們啦。」

她知道他們不這麼做的原因,但現在她不想去考慮那麼多。

「或者早在一開始就這麼做。」丹接話:「在葬禮的時候。」

就在一個月前,艾咪跟丹在摯愛的外婆葛蕾絲過世之後,碰上了一件完全意想不到的事。葛蕾絲的遺囑讓他們跟其他一些親戚得到了一個奇怪的機會:他們可以各自獲得一百萬美金或是一條線索。

艾咪跟丹選擇了線索。

從那時起,他們就一直在世界各地跋涉,忙著智取、超越或躲避那些最討人厭的親戚。一切都是為了贏得比賽,得到最終的獎勵。他們已經數不清自己被追殺過幾次了。

扣掉艾咪完全被嚇呆的幾次,有些經歷她可是愛極了:在維也納,她明白了自己夠勇敢,能夠從屋頂跳到地面;在開羅,他們是唯一找出線索的隊伍;他們還曾飛到埃佛勒斯峰的頂端。

可是就在前一天,在牙買加,艾咪、丹、妮莉終於知道這場線索競賽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了。接著,在橫越大西洋的長程飛行中,他們也愈來愈瞭解真相的殘酷。昨天之前,他們還以為自己跟其他隊伍沒什麼不同──除了他們年紀較小、家境較差、是孤兒、掌握的情報比較少。他們以為至少大家的目標都一樣:獲勝。擊敗其他人,贏得最後的獎勵。

但情況並不是這樣,艾咪痛苦的想著,我們更年輕、更窮、更無知──而且我們不能只是擊敗大家得到獎勵就行了。我們要讓所有人放下這五百年來的恩怨,也就是彼此的爭鬥、背叛,還有……殘殺,才能算是勝利。

誰放得下這種恩怨?

「不可能的。」艾咪咕噥著。

「提示嗎?」妮莉露出困惑的表情。「妳都還不知道內容呢。」

「是這場競賽啦。」丹糾正她:「沒有用的。我們不可能會贏,我們根本辦不到的。為什麼我們還要大費周章跑來這個地方?」他比向窗外。他們住在十二樓,只能看到一片灰色的天空。「我討厭倫敦,這裡的雨永遠都不會停嗎?」

艾咪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想起幾個星期前在埃及的時候,丹還很興奮地查看著另一個房間。他在房間裡面跑來跑去,每發現一個新東西就大喊出來──「信紙!」「雨傘!」「聖經!」一想到線索競賽對這個熱情的孩子所造成的影響,艾咪就覺得有股罪惡感。他彷彿提早老了七十歲,變成一個脾氣暴躁的老人。

「呃……」妮莉猶豫的皺著眉頭。艾咪一度以為她會說:小鬼,你們說得對。倫敦的雨永遠下不停,而這場線索競賽簡直是瘋了。我才二十歲,你們也根本不是我真正的家人。我要回家了,現在就走。實際上她卻搖搖頭,黑、金相間的髮色像是在閃爍著。「聽著,小鬼。我答應過你們的外婆──」

「她死了。」丹用同樣的超齡語氣說:「她死了,萊斯特死了,愛琳娜死了……」

媽媽跟爸爸死了,艾咪在心裡接話。在牙買加時,他們把那些死者當作讓自己完成線索競賽的理由。萊斯特是個無辜的旁觀者,他只想幫忙就出事淹死了。愛琳娜本來是敵人,後來犧牲生命救了艾咪和丹。而他們的父母會死,是因為想要拯救一條線索,避免落入壞人的手中。

要是艾咪跟丹不繼續努力,這些人的死又有什麼意義?

但一切都變得不可能時,艾咪跟丹繼續努力又有什麼用?

妮莉的目光從艾咪身上移向丹,彷彿能看出他們的心思。

「我們一步一步來,行吧?」她輕聲說:「聽就是了。」

她撕開信封,開始大聲讀出內容:

「『為避免我們的希望在世界末日時煙消雲散,你們必須跟隨內心深處的渴望。你們的心眼,難道看不出一切都能回到原點嗎?』」她抬起頭。「聽得懂嗎?有些字底下畫了線,可能代表某種意思吧。」

她先把紙條拿給艾咪看,然後給丹看:

為避免我們的希望在世界末日時煙消雲散,你們必須跟隨內心深處的渴望。你們的心眼,難道看不出一切都能回到原點嗎?

這段文字似乎觸動了艾咪腦中某個想法,但她不予理會。

那不重要,她心想,反正我們贏不了。

「我完全不懂意思。」丹沒好氣地說。

喵,貓籠裡的賽拉丁抱怨著,聲音聽起來跟丹一樣暴躁。妮莉彎下腰,打開籠子讓牠出來。

「至少我還能讓貓高興點。」她咕噥著。

可是賽拉丁並沒有去磨蹭她的腿表示謝意,反而僵著身體,喉嚨發出低沉的叫聲。接著,牠直接衝向窗戶。

「賽拉丁!」艾咪大喊。

她馬上轉頭看窗戶有沒有開──開著,不過還有一道紗窗。賽拉丁輕跳起來,對著紗窗發出嘶嘶聲。不對,牠是對著窗外的某個東西叫,那個東西就停在外面的窗台上。

是一隻猴子。

艾咪眨眨眼睛。儘管心情很糟,她還是笑了起來。這隻猴子讓她想起其中一本最愛的書,故事場景就是在倫敦:《小公主》。這本書說的是有隻猴子很想念故鄉印度,就爬過屋頂去造訪一位孤單的女孩,她同樣也很思念故鄉印度。後來猴子帶她找到了新的家人,儘管她的父母已經死了……

艾咪的笑容消失了。

小說,她告訴自己,是另一種不真實的東西。

總之,這隻猴子不是來示好的。牠對賽拉丁露出尖牙,還用頭撞紗窗。牠手裡一定有某種尖銳的東西(是牠的爪子嗎?還是刀子?)因為紗窗被割開了。猴子從賽拉丁上方跳過,落在地上,接著快速彈跳了三下,就到了妮莉的身邊。牠跳起來,搶走她手上的紙條。

「不行!那是我們的!」妮莉大叫著。

她撲向猴子,想要搶回紙條,但是猴子一溜煙跑開了。

「我來抓牠!」丹喊著。

他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不過他顯然是忘了自己還揹著背包,一起身就直接往前倒,連猴子的邊都摸不上。猴子迅速往艾咪的方向移動。

「我來!」艾咪大聲說。

她倉卒起身,往右邊衝。結果猴子往左邊衝了。

賽拉丁從窗台跳下來,彷彿覺得牠跟艾咪可以一起困住猴子。結果猴子一跳就輕易甩開了他們。

猴子一回到窗台就立刻轉過身來,露出牙齒笑著,然後點著頭,發出科──科──科的聲音。

「那隻猴子是在笑我們嗎?」妮莉憤怒地問,她衝向窗台了。

猴子卻笑得更激烈了。就在妮莉快碰到牠的時候,牠把一個像硬幣的東西丟進房間,接著從窗口往下跳。

牠不見了。

還帶走了他們唯一的提示。

第二章

丹撿起硬幣,材質是某種粗厚的金屬,兩面都有個樣式花稍的字母「K」標誌。

字母「K」。當然了。

「是卡布拉1家的猴子。」丹用憂鬱地語氣說。

卡布拉家是艾咪跟丹在線索競賽中最可怕的敵人。他們有錢得不得了,而且邪惡到了極點。

「那家人當然會有受過專業訓練的猴子替他們做事。」艾咪沮喪地說。

「他們搞不好還有專屬的動物園哩。」丹咕噥著。

他跑向窗戶,比艾咪提早幾步抵達窗邊。那隻猴子已經往下移動好幾樓了。牠把紙條捲起來用嘴巴咬住,抓著從屋頂垂下來的一根繩子往下爬。丹、艾咪、妮莉看著猴子到了地面,倉卒穿過人行道。接著,有一雙手從路邊停著的豪華轎車伸出來,一把抓起了猴子。車門關上後,黑色轎車立刻加速離開。

「那是伊莎貝‧卡布拉的手。」艾咪說。她小心翼翼唸出這個名字,彷彿每個音節都讓人覺得很痛苦。

確實如此,丹心想。

他沒問艾咪怎麼能從十二樓認出伊莎貝的手。伊莎貝殺了艾咪跟丹的父母親,在印尼時曾試圖殺掉艾咪跟丹,在澳洲跟南非也用死威脅過他們。除此之外,她還一直派她那兩個卑鄙的孩子──伊恩和娜塔莉去攻擊他們。在韓國的時候,卡布拉家的孩子還想把艾咪跟丹丟在一處塌陷洞穴裡等死。

若有人對你殘忍迫害至極這麼多次,你就會對他們產生一種第六感。他們出現在附近時,你會感覺得到。

丹跟艾咪一樣確定那就是伊莎貝的手。

丹轉身背向姊姊,因為他無法看著她臉上那副痛苦的表情。他好希望自己可以去追伊莎貝,揍她一頓,把她丟進監獄,搶回她從他們身上奪走的一切。然而他只是個十一歲的孩子。他根本沒有什麼辦法,最多只能哈出一大泡口水,然後吐出窗外。他精確瞄準了那部正在加速的轎車。

「丹!」妮莉驚叫一聲。

「幹嘛?」丹無辜地說:「她是壞蛋耶。車子被吐口水是她最應得的基本待遇啦。」

丹知道妮莉正忍著不笑出來。安親姊姊只有二十歲的好處,就是有些時候她自己的想法跟行為也像小孩子。不過她接著又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

「我只是覺得你瞄得沒那麼準嘛。」妮莉說:「畢竟距離這麼遠。」

「哦,是嗎?」丹說,他很高興能跟妮莉鬥嘴,把有「K」字樣的硬幣丟給了妮莉。「丟出窗外,隨便哪裡都行。我保證只要一次就能擊中。」

在丹有機會真正展現自己的吐口水能力之前,就感覺到背後有一股拉力。現在是怎樣?有人想要偷走他的背包嗎?就從他的背上這樣偷走?

丹猛一轉身,結果只看見艾咪。

「妳在幹嘛?」他說。

「我們得上網查查。」她說:「馬上就查。」

丹注視著姊姊的眼睛,有時候還真不知道他們兩個怎麼會是姊弟。她很害羞,他喋喋不休;她喜歡書本跟安靜的圖書館,他喜歡吵鬧的電玩遊戲,以及任何跟打嗝或放屁有關的笑話。不過有些時候(尤其是在這段線索競賽期間),丹覺得他跟艾咪就像是同一個人,在完全相同的時間想著同樣一件事。

現在就是這樣。

「對。」丹說。他放低背包,讓艾咪能更快把筆電拿出來。她把電源線遞給他。他插上插頭時,她也將電源的另一端插上了電腦。在他們等待開機的時候,她給了他一枝筆,還有一張從桌上拿的飯店信紙。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啊?」妮莉問話時,丹也開始在紙上寫字。

「我們在推論提示的內容。」艾咪說:「我有個想法,不過我得先上網查一下才行。」

「我還以為你們放棄了呢。」妮莉說:「你們不是說根本贏不了嗎?」

丹看看艾咪,然後繼續低頭寫。他要讓艾咪來解釋。

「我還是覺得我們贏不了啊。」艾咪說:「不可能滿足梅卓格人的要求。」

梅卓格人,以前每當她提起這個詞,就會湧起一股恐懼及厭惡感,就像她從伊莎貝‧卡布拉身上感覺到的。可是在牙買加,丹跟艾咪發現了梅卓格人其實是好人。

好得太過頭了,丹心想,那些人還以為我們可以解決這一切,讓大家在某個地方圍著營火唱營火歌。他們瘋了啦!

「你們在牙買加同意了梅卓格人要求的一切。」妮莉說:「我也是。」

「是啊。」艾咪說話聽起來心不在焉的。電腦開機了,她立刻登入網路。「這看起來就是不可能的事嘛。不過如果我們沒辦法用梅卓格人要的方式獲勝,至少我們還能做一件事,就是不要讓卡布拉家的人贏。」

丹抬起頭來問道:「妳能想像讓伊莎貝‧卡布拉統治世界的樣子嗎?」

這句話在安靜的飯店房間裡迴盪著。這是最後丹能夠堅持下去的信念了。梅卓格人要的那些都太難辦到了:和平、愛、原諒……在搭飛機過來的那段平靜旅程中,丹甚至無法去思考這些目標。他永遠都沒辦法看著伊莎貝‧卡布拉的眼睛對她說:「我原諒妳。」但如果能不讓她贏得線索競賽,阻止她再造成任何不可原諒的傷亡……應該就夠好了吧。

一定是的,這是丹所能期望的最佳狀況了。

外頭的雨原本就一直下著,現在雨勢更為激烈了。房間裡面還是一片灰沉沉的氣氛。妮莉搖搖頭,表情十分嚴肅。

接著,妮莉擺出跟平常一樣漫不在乎的態度,咧開嘴笑著。她把丹給她的「K」字母硬幣拿到嘴巴前。

「現在遊戲情勢又逆轉了。」她的語氣就像是體育主播,而「K」字母硬幣就是她的麥克風。「各位觀眾,邪惡的卡布拉一家人還以為他們超前了,不過他們那個小小的猴子把戲反而造成了反效果。他們似乎讓有如一盤散沙的卡希爾姊弟再次完全振作了起來,兩姊弟現在就快要解開最新的提示啦,這都多虧了丹過目不忘的記憶力,以及艾咪超讚的搜尋能力。」

丹完整複製了被猴子偷走的紙條內容(只不過丹的字跡潦草了些),他確實擁有照相般的記憶力,而這個能力在線索比賽中也已經救了他們好幾次。他很肯定自己寫的沒錯,連加上底線的地方都一樣。他把紙張交給艾咪,然後轉向妮莉。

「妮莉。」他的語氣幾乎像是在罵她:「這可不是遊戲呢。」

***

妮莉看著丹跟艾咪低頭注視電腦。她很確信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轉過身來,提出一些厲害的推論。然後他們會向她宣佈,他們要立刻出發前往某個很特別的地點。

妮莉個人是希望能去巨石陣,她一直很想到那個地方看看。不過這一趟旅程大概沒辦法去吧──妮莉可不想碰上英國有關當局,也不想解釋為什麼她看管的兩個孩子會用繩索在這麼重要的地標上垂降。線索競賽的探險最後常常都會演變成這種局面。

看著艾咪跟丹過去這一個月以來的轉變,實在是令人吃驚──也有點令人害怕。妮莉試著回想自己在十一歲或十四歲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十一歲時,她一整個夏天什麼也沒做,好像只常去家裡附近的游泳池玩?十四歲則是她穿了鼻環的那一年。

還有……丹跟艾咪的外婆,就是在那一年進入了妮莉的生活。葛蕾絲並沒有直接介入妮莉的生命──妮莉是後來才見到她的。但在進中學那一年起,妮莉就開始碰上了許多機運:練習功夫的「獎學金」;飛行課程;她在學校上了更多進階的學科。還有,身為一個穿鼻環、髮色混雜、坐在教室最後方的女孩,她也太受那些要求甚高的新老師重視了吧。

妮莉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弄清楚這些機會是打哪來的,她現在知道葛蕾絲已經完全改變了她的生活。

而葛蕾絲是好的卡希爾人,妮莉心想,如果是像伊莎貝‧卡布拉那樣的人掌權,會對我這種人做出什麼事?

妮莉撥弄著丹給她的「K」字母硬幣。葛蕾絲選擇妮莉來當艾咪跟丹的安親姊姊,似乎就像是在擲硬幣──完全依靠隨機的運氣。然而在牙買加時,妮莉發現她的家族跟卡希爾人早在好幾個世代以前就有關係了。從妮莉的角度看來,她其實跟艾咪與丹一樣,都是注定要參與這場線索競賽的。

在牙買加,妮莉接受了這樣的命運。

妮莉繼續撥弄著「K」字母硬幣。接著,她不再去想家族或命運的事,而是在想這枚硬幣似乎不再像是硬幣了。邊緣的部分有一圈細線,或許是裂縫?

妮莉用大拇指指甲擠進縫裡,施加壓力之後,「硬幣」就啪的一聲打開,裡面有個微型的電子裝置。

就在這個時候,艾咪迅速從座位上轉身過來。

「我知道了!」她說:「答案就是──」

妮莉撲向艾咪,用手摀住了艾咪的嘴巴。

「別說!」妮莉命令她:「我們──」她用另一隻手把電子裝置的電線推出假硬幣外。「被竊聽了!」

商品簡介

終極秘密和最後冠軍即將出爐!

但全世界的危機卻仍然沒有結束?

●完結篇美國首刷即高達75萬冊!全系列熱賣突破900萬冊!

●入選全美最大「邦諾書店」暑假閱讀活動主題書!

●亞馬遜書店讀者4.5顆星席捲推薦!

●橫掃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報、洛杉磯時報、北卡獨立書商協會等各大暢銷排行榜!

本集內藏通關密碼,上網登錄就有機會贏得大獎!【詳情請見本書腰前摺口】

39萬獎金等你來拿!

●活動至2011年12月31日截止,詳情請見內頁

這場競賽已到達最後階段,

所有技能與天賦都將派上用場。

但若無法領悟最重要的關鍵,

就不可能通過最終的試煉!

一個月前,艾咪跟丹在摯愛的外婆葛蕾絲過世後,開始參與這場「39條線索」的競賽。他們從美國、維也納,經歷了開羅、北京、巴拿馬,還飛到世界最高的埃佛勒斯峰,最後來到英國,眼看就要接近終點了,卻發現外婆的遺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先是死對頭伊莎貝偷走了艾咪跟丹的提示,幸好丹以過目不忘的記憶力把提示全背出來,艾咪並推斷出線索與莎士比亞有關。其他競爭對手當然也都窮追不捨,各路人馬在環球劇場演出「羅密歐與茱麗葉」時大打出手,並跟蹤兩姊弟來到地圖上未標示的神秘小島上。

但可怕的是伊莎貝卻早就在這裡等著了!不過她既然拔得頭籌,為何不立刻去搶奪最後一條線索,調製出擁有神奇力量的「卡希爾漿液」呢?而當這場競賽終於結束時,優勝者又將帶著整個世界走向什麼樣的命運?……

作者簡介

《39條線索》系列總策劃

【《波西傑克森》名作家】雷克‧萊爾頓Rick Riordan

一九六四年生,美國德州人。曾任中學教師長達十五年,教授英文和歷史,並獲聖瑪利亞堂中學頒發的二○○二年「最佳教師獎」,他也是該校第一位獲得這項殊榮的教師,目前則為全職作家。他寫過許多膾炙人口的暢銷小說,其中《波西傑克森》系列榮登紐約時報排行榜冠軍,並已被改編拍成電影,更獲得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大力推薦。《特雷斯‧納瓦荷》系列則贏得愛倫坡獎、夏姆斯獎、安東尼獎等三大推理小說獎。他是《39條線索》全系列故事大綱的策劃者及第一集《骨頭迷宮》的作者,這個系列並邀集了許多其他知名暢銷作家加入,堪稱創舉,推出後果然每一集都叫好叫座,本本均榮登各大暢銷排行榜!

《最終試煉》作者簡介

瑪格麗特‧彼德森‧哈迪克絲 Margaret Peterson Haddix

曾任報社記者、報社編輯、社區大學講師以及自由撰稿人。在田野間長大的她從小就熱愛閱讀,入迷到和家人出外旅行時還被要求「妳可不可以一分鐘不要看書,看看窗外的景色」。她後來如願成為兒童和青少年小說作家,作品曾獲國際閱讀協會童書獎、全美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讀物獎、青少年必讀書目最佳選書獎等獎項肯定。代表作有《影之子》系列和《遺失之子》系列。

譯者簡介

彭臨桂

彰化師範大學英語系、師大翻譯所畢業。譯有《骨頭迷宮》、《關鍵音符》、《偷刀賊》、《古墓謎蹤》、《神秘禁區》、《命運深淵》、《蛇蠍陷阱》、《帝皇密碼》、《風暴警告》、《無間任務》、《莉西的故事》等書。

39條線索(10):最終試煉
The 39 Clues – Into the Gauntlet
作者:瑪格麗特‧彼德森‧哈迪克絲(Margaret Peterson Haddix)
譯者:彭臨桂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08-01
ISBN:9789573328315
定價:249元
特價:88折  219
其他版本:二手書 7 折, 174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