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我收養了一個白痴。

這裡的白痴指的不是罵人的形容詞,而是貨真價實的名詞。此刻,坐在我面前叼著一根冰棒對我傻笑的男人,就是一個白痴。

「什麼白痴!」

媽毫不手軟的一拳揮往我頭頂,痛得我齜牙咧嘴。

「冬冬他只是暫時喪失記憶,哪裡算是白痴。」媽說,怒氣衝天,大概白痴這兩個字剛好就是她的地雷。

我捂著頭往他看去,他發現我的目光,馬上手舞足蹈的把冰棒從嘴裡抽出來,拚命向我揮手。我望著他滿臉的口水狠狠皺了一下眉。

「妳說,二十幾歲的大男人還這麼幼稚,這不是白痴是什麼?」我的語氣很惡意,可惜他聽不懂,還傻呼呼的把冰棒往我鼻子送。

「吃,吃。」他一臉渴望的看著我,被含得黏糊糊的冰棒幾乎看不出原本的形狀,我一陣倒胃,用力把他的手揮開。

「千秋!」媽喝止我。

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那支冰棒從他手裡飛出去,完美的形成一個拋物線落地。他還傻傻的看著我,像是不能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直到他的視線在陣亡的冰棒和我之間來回游移幾趟之後,他彷彿才下定決心,扁嘴放聲大哭。

「哎,冬冬,你不要哭了,阿姨再買冰棒給你啊。」媽說,俐落的抽了幾張衛生紙,一邊擦去他臉上的眼淚、鼻涕、口水及不知名黏液,一邊還抽空賞了我好幾記白眼。

……我這是招誰惹誰?

「秋、秋!」這傢伙得了便宜還賣乖,一面抽噎著揉著眼睛哭,還一面討好的看我,那模樣怎麼看都有點可憐。不知怎麼,我想到以往他那樣不可一世的跋扈,再對比現今的狼狽落魄,總算有些心軟。

「你再哭,我就永遠不理你了。」我出言恫嚇。

這威脅的話倒是蠻有用的,他一聽我這麼說,嚇得連噎也不敢抽了,水洗過的眼睛無辜的眨了好幾下,那沒用的樣子倒像小時候的他。

「千秋,你就讓冬冬跟你住吧。」

八成看出我態度軟化,媽打蛇隨棍上,果然不負她老奸巨猾的商場女強人形象。

「他和我住的時候,每天都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甚至連覺也不睡,整天就趴在窗邊等你。我一跟他說你今天晚上不回來了,他就大哭,我怎麼哄都沒有辦法。」

她矯情的用衛生紙按了按眼角:「千秋,要不是沒辦法媽也不想麻煩你,你也知道在臺灣,我和你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唉,好不容易把這個孩子拉拔得這麼大,他現在卻出了這種事,這要我以後怎麼有臉去見你地下的阿姨啊……」

說到傷痛處,這兩個人倒是很有默契的抱頭痛哭起來──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媽在他腰間擰的那一把真的看起來蠻痛的。

「我才沒時間帶小孩。」儘管有點心軟,我還是嘴硬得不得了,「而且我的薪水連我自己都快吃不飽了,我哪有可能再養另外一個人。」

「大不了我每個月都貼錢給你,」媽很有氣勢的說:「一萬!」

「兩萬。」我討價還價。

「一萬五,再多沒有了。」

我就這個價碼摸著下巴思索一下,勉強點頭:「好吧。」

那傢伙咬著手指站在一邊愣愣看我和媽喊價,這個白痴,就算被人賣了也不知道。

「你現在既然跟著我住,就要清楚我家的規矩。」

好不容易把媽這個魔頭給送走,我喘過一口氣,馬上就想著要怎麼對這個不速之客下馬威。

「秋秋,」不速之客抓住我的衣角,乖乖的問:「什麼是規矩?」

聞言,我有一點想要腿軟,但還是維持正經八百的表情。

「規矩就是不可以叫我秋秋。」

「我不要。」

這傢伙居然給我嘟起嘴!什麼叫做寄人籬下難道你不知道嗎

「你如果不聽話,我就把你趕出去喔。」我又再次威脅他。

這次他不說話了,不過嘴巴嘟得老高,一副任性死小鬼的模樣,最要命的是這種表情居然出現在一個成年男人臉上,實在叫我毛骨悚然。

「你可以叫我千秋哥。」忽略他的臉,我用恩賜的口氣說:「不然你也可以叫我表哥。」

他歪著頭看我,眼睛亮晶晶的。

說實話,長大之後我已經很久沒仔細看他的臉了,沒想到這傢伙長得還不錯,大概跟我有得拚一點……不過,這條鼻涕是怎樣?我抓起衛生紙往他臉上亂抹一通,他好像有點疼,可是還是乖順的任我打理儀容。

「好了,」我把衛生紙往垃圾桶一扔,滿意的拍拍手,「我還有一點工作要做,你一個人乖乖待在這邊玩,不要來吵我。」

「秋秋,什麼是工作?」他張著眼睛疑惑的問我。

「不准叫我秋秋!」

我站在一旁看他忙碌的從背包裡拿出蠟筆和白紙,再三確認他不會畫到牆壁或地板,才放心的走回房間打電動。

悠閒的假日本來就該是這樣,泡在電腦螢幕前面一整天好好充電,這樣隔天才會有足夠的精力和工作對抗……可惜我太小看那傢伙的破壞力了。

「秋秋。」他在門外喊我,幸好我早有先見之明,怕他在我打怪的刺激當下衝進來搞破壞,所以先將房門上鎖。

「幹嘛?」我敷衍他一聲。

「秋秋!」這次他的聲音聽起來更急了,而且還有莫名的抖音,似乎真有那麼一點不對勁。我的理智告訴我,應該要立刻出去看看,但是我的情感告訴我,再等一下吧,只剩這最後一隻怪……

「秋……」

他的聲音嘎然而止,靜默片刻,驚天動地的哭聲填補了這短暫的沉默,驚得我手一抖,眼睜睜看著螢幕上代表我的小人被敵方一劍穿胸。

FUCK!我氣沖沖衝向門口,狠狠拉開門板。「你幹嘛啦!」

門外的他好像嚇了一跳,收住哭聲,淚眼汪汪的看我。我皺眉火速打量一遍他全身上下,連根頭髮也沒少,他到底在哭什──

「秋秋,我尿尿了。」他含羞帶怯的說。

我滿頭黑雲,瞪著地上那灘剛剛才生產出來的某某液體。

沒想到我程千秋活到現在,居然也會淪落到幫人把屎把尿的一天。

我一邊含恨想著,一邊發洩的把髒衣服往死裡搓。大概是被我的狠勁嚇一跳,那傢伙此刻倒是乖乖的坐在浴缸裡,大氣也不敢哼一聲。

「你看看你都幾歲了,居然還會尿褲子,真是笑死人了。」我尖酸刻薄的說,轉頭看見他一臉茫然,胸中那把無名火燒得更旺了。

「我五歲。」他比著手指頭,口中說著五,卻把四根手指伸到我面前。

我的眉頭抽了一下,「到底是五還是四?」

他偏頭想著,五指握拳再一根一根打開。

「五歲。」他開心的說,這次總算是五根手指頭了。

相較於他的開朗,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我走到他面前問:

「是誰告訴你,你五歲的?」

他又歪著頭想了想,「一個叔叔。」

「什麼叔叔?」

「白衣服的叔叔。」他說。

……哪裡來的睜眼說瞎話的怪叔叔?

「陸百冬,」我耐著性子告訴他,「你不是五歲,你已經二十五歲了。」

他看著我,也不曉得聽懂了沒,眼神憨憨的。

「秋秋,我想吃炸雞。」他說。

事實證明,就算是喪失記憶或是智能退化,肉食性動物的偏食習慣還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吃掉。」

我把他特意從漢堡中挑掉的生菜推到他面前,他卻一臉天真無邪的看我。

「我把它丟掉了。」他說,像是不解我幹嘛餵他吃垃圾一樣。

「如果不吃完這個,你就不可以喝可樂。」

我脅迫他,滿意的看見他垂頭喪氣的低下頭,把生菜塞進嘴裡。

「還有這個。」欺負他上了癮,我把我的生菜也挑出來給他。

「那你也不可以喝可樂。」他理直氣壯的對我說,似乎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可惜他還不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句話。

「我沒有喝可樂啊,我喝雪碧。」我說,得意洋洋的在他面前喝了一大口飲料。

他圓瞪雙眼,從小到大,我最喜歡看他吃鱉的表情。

「你記住,如果你想住在我家,我就不准你偏食,也不准你隨便尿褲子。」

我和他約法三章。

「我才沒有隨便尿褲子。」他不高興的說,好像我誣賴他。

「是嗎?」我刻意拖長尾音的聲音讓他紅了臉。

「那、那是因為我不知道廁所在哪裡……」他越說越小聲。

「反正下次如果你再尿褲子,你就得包尿布了。」我哼哼笑了兩聲,他卻嚇得跳起來。

「我不要包尿布!」他激烈反抗。

哼,會怕就好。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這傢伙好像很累的睡著了,我也忍不住呵欠連連。

被他折磨半天,體力簡直就要透支半年。我提早就寢時間,還好心留了枕頭和棉被給睡死在沙發上的他。

幾乎是頭一沾枕,我就完全不醒人事,原以為我會這樣一覺到天亮,哪曉得我在半夜忽然驚醒。

「秋……秋……」

厲鬼一樣索命的哭聲從門外傳來,就算我再不信邪,此時也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尊鬼好像很遜,似乎無法自由穿門而過。

「……秋……秋……」

彷彿在說服我這不是幻覺,厲鬼的哭聲聲聲穿腦,奇怪,我怎麼覺得這情景好像有點熟悉……

「陸百冬?」我試探叫了一聲,門外的人以更慘烈的嚎啕大哭證明我的猜測。

既然確認不是鬼,我頓時耐性盡失,滿肚子不爽的下床開門。

「你該不會又尿褲子了吧?」我以銳利眼神看往他的褲襠。

這傢伙奮力的搖頭以證他的清白,我拿他沒辦法,只好嘆口氣。

「那你又幹嘛了?」我十分無奈。

「好、好黑,會有、有鬼……」他揉著哭腫的眼睛,竟然還給我打起嗝來,那窩囊的樣子怎麼看怎麼沒用。

「你不用怕啊,」我安慰他,「鬼最怕白痴了。」

他聽不懂我缺德的話,只是傻傻看我。我沒看他,別過頭,抽了幾張面紙。

「擤一下。」我像老媽子一樣把衛生紙遞到他鼻前,他乖乖照做,高出我半個頭的身體配合的微微彎腰,很響的在我手裡的面紙上擤出一大把鼻涕。

他這樣乖順的模樣讓我想起他小時候,小不隆咚的個子,總是愛跟在我後面轉,也是像這樣愛哭又怕鬼的撒嬌個性,誰曉得長大以後就全變了。

「髒鬼。」我不高興的拿包著鼻涕的衛生紙丟他,他一臉搞不清楚我幹嘛生氣的樣子,拉著我的手。

「秋秋。」他喊我。

「你叫誰啊?」我故意反問他。

他閉上嘴巴,張著眼睛無辜看我。可惜我這人的心腸是很硬的,他不叫我最好,我就甩也甩不他的自己爬上床。

他倒也倔強,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往我這個地方望。

我拉起被子蓋住頭,裝做熟睡的樣子。也不曉得過了多久,床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走動聲,我感覺到床邊微微一沉,那個小偷小心翼翼的低聲叫:「秋秋?」

我沒理他,因為我睡著了。

我只是不小心翻了一個身,剛好讓出半張床而已。

早上起來,頭昏腦脹的,大概昨天一整夜都睡得不怎麼安穩。

我血壓低,靠在床頭坐了一會,腦子才清醒了點。那個白痴倒是好命,鬧鐘刺耳的鈴聲喧鬧半天也沒鬧醒他,還抱著枕頭睡得香甜。看他那樣子,我內心隱隱不太平衡了,狠狠朝他屁股踢上一腳,才覺得解氣了些。

從浴室出來,梳洗過後總算神清氣爽,那傢伙好像被我一腳踢起來,坐在床邊揉著眼睛愣愣發呆。

他不說話的時候,別人摸不出他底細,只覺得他模樣好、氣質好,可是只要一開口,不管他模樣再好也沒有用了。

「秋秋。」他怪裡怪氣的叫我。那樣的聲音是很古怪的,像是成人故意假裝憋著嗓子裝作小孩一樣,不倫不類,怎麼聽怎麼奇怪。

「幹嘛?」

我和他大眼瞪小眼,沒多久,他才委委屈屈的說:「我肚子餓了。」

真是個少爺!

盯著他刷牙洗臉後,我往櫃子裡摸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半條沒發霉的白吐司,勉強配著牛奶吃。他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很隨和的一口吐司、一口牛奶,不過眼睛從頭到尾不離電視一秒,還會跟著卡通人物發出傻笑。

「冬冬啊,」我小心翼翼的望著他的表情,「等一下我要去上班了,你一個人在家可以嗎?」

他隨著電視搖頭晃腦,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我的話沒。

我沒辦法,暫時關掉電視,他不高興的看我。

「你一個人可以看家嗎?」我問,他用力點點頭。我覺得有點不妥當,又問了一次,「你確定你真的可以嗎?」

他這次點頭更賣力了,好像還是蠻敷衍我的感覺,我雖然有些懷疑,但還是當他聽進去了。我把遙控器還他,把家裡所有還能吃的餅乾、泡麵全部挖出來,一字排開在他面前的桌上,這樣就算我加班晚點回來,這傢伙也不至於會餓死。

臨走之前,我還是不太放心的朝他撂下狠話:「如果我晚上回來沒看到你,你就死定了。」

然而回應我的,卻是他傻瓜一樣的笑聲。

儘管心裡多少有些忐忑不安,可是一到了店裡,被老闆毫不客氣的來回使喚幾趟,我幾乎要把陸百冬忘得一乾二淨。

「欸,你的菜來了。」

我才剛從倉庫出來,我那位老闆兼店長的好友阿迪馬上神祕兮兮的將我攬到一邊,宛如顏面神經抽筋般的朝門口擠眉弄眼。

一開始我還有些摸不著腦袋,直到順著他的眼神看去,某位生猛酷男的身影躍入我的視野,我頓時意會過來的牽起嘴角。

「需要幫你做介紹嗎?」

我靠了過去,祭出無往不利的招牌微笑,可惜酷男連瞄也不瞄我一眼,用低沉有點像冰塊撞擊的聲音說:「不用。」

即使這麼冷酷嚇人,我還是被迷得有些酥麻,大概我稍微偏向M體質。

「你現在手上拿的這一件,是我們店裡今年冬天新進的款式,你可以試試看鐵灰色的這一件,和你的膚色比較相襯。」

儘管酷男說不用介紹,但我哪肯放過這個和他接近的機會,藉著拿衣服的動作朝他貼近了些。他總算抬眼看我,眉頭略為抽動,這大概是這些日子以來我看過他最為生動的表情。

「那就你手上那件。」他不加掩飾的避開和我交會的目光,嘖嘖,多有個性的一個人。

「需要試穿嗎?」我盡量保持正經的臉色,壓抑著期待的心情。

大概猜測到我極有可能藉試穿之名對他毛手毛腳,酷男直接闊氣的拿出信用卡,「不用,就這樣包起來。」

我很憾恨的為他結帳。

等到目送酷男走出店外,阿迪馬上憋不住的大聲笑起來,我狠狠瞪他一眼,哪來這種損友。

「我還以為你這次會成功摸他兩把。」他佯裝可惜的搖頭晃腦。

我嘆口氣,「我也以為。」

自從那位酷男幾個月前第一次走進店裡,我就開始注意他了。他總是穿著價格不菲的西裝,總是在午休過後的一個小時走進店裡,每次都只買一件衣服,平均一個禮拜來一次。他和店裡的其他客人不一樣。

這家位於東區巷弄間的小店是阿迪他老爹翻出老本幫他開的,專賣男性衣飾,價錢稍微偏高,但絕對一分錢一分貨。

原本的客群鎖定在願意花錢充雅痞的上班男士們,因為小店老闆有嚴重的西裝控,喜愛潛伏在襯衫下的陽剛肌肉,結果哪曉得上門來的客人們個個大失老闆所望,一個比一個斯文,一個比一個娘。這其中大概有點同類相聚的意味,誰教老闆和苦命店員兩個人也妖氣沖天。

就在小店瀕臨成為妖窟之際,酷男從天而降,好看的五官,冰冷的氣質,而且絕對不會在掏出信用卡的時候習慣性翹起蓮花指,理所當然成為我心目中最想上床的客人榜上第一名。

「我今天可不可以早點走?」眼看店裡一個人也沒有,今天生意大概清清淡淡,我趁機提出早退要求。

阿迪瞥我一眼,「今天有約?」

我曖昧嗯了一聲,他八卦笑起來,用手肘頂頂我,「誰?我看過嗎?」

「我表弟。」我給了一個很掃興的答案。

「車禍那一個?」

「車禍那一個。」我也只有這麼一個表弟。

「喔。」他一臉沒趣,卻還是客套問一聲,「他還好嗎?」

我聳了一下肩膀,「他返老還童了。」

大概覺得我在開玩笑,阿迪嗤一聲,也沒追下去問,用筆電專心的逛他的同志論壇。我無聊湊過去,和他評點著橫陳在螢幕上的各種男體。

過了一會,阿迪好像想起什麼似的伸手往櫃檯的抽屜裡翻了翻,找出一張紙遞給我。我接過來看一眼,是某個國內名牌發起的服裝設計師競賽報名表。

「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他很隨意的說。

「喔。」於是我也很隨意的胡亂把它塞進我的口袋。

下班前,我給家裡打了一通電話,電話鈴聲響了半天,就是沒人接。我不信邪,又撥了幾次,還是一樣的結果。

我心裡不太對勁,有點發毛,馬上跨上機車連闖好幾個紅綠燈飆回家。

在樓下我看見家裡的燈沒亮,心已經涼了半截,慌忙打開門在家裡仔細找了一圈,果然連一個鬼影也沒看見,我氣得把東西往地上一甩,抓起鑰匙衝出門。

完全不知道他的去向,我沒頭沒腦的找過附近三條街,什麼也沒找到。

我煩躁的抓扯頭髮,接近夏天的黏悶天氣,我流了滿頭的汗,抬手一摸,汗居然都是冷的。

「陸百冬!」也顧不上丟不丟臉了,我扯著嗓子大喊他的名字。然而觸眼一片陌生的臉,我覺得連我血管裡的血也慢慢的開始冷了。

慘了、慘了,才第二天就把人給丟了。

我咬牙恨得要命,也不知道是恨那個白痴多一點,還是恨我自己多一點。

明明知道他現在就跟個五歲小孩一樣,但是我潛意識還當他是二十五歲的陸百冬,那個獨立到已經不屑再多看我一眼的陸百冬,我到底在搞什麼呢?

我爬亂了已經夠狼狽的頭髮。

「你要不要回想一下,他平常喜歡去哪裡?」被我半路攔下詢問的陌生婦人,這樣好心提醒我。

喜歡去哪裡?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如果是小時候的他,我當然比誰都還清楚,可是現在走丟的是長大的他,我怎麼可能會知道他喜歡去哪裡……

我忽然停下腳步。

如果他還是小時候的他,那我想,我知道他會在哪裡。

人來人往的速食店門口,我根本不用進去,就看見那個盯著menu發愣的白痴。我也不叫他,只是走到他旁邊陰森森的看他。沒過多久,他發現我的視線,一點危機意識也沒有的開心拉著我叫:「秋秋,我想吃炸雞。」

吃屎吧你!我忍住快要潰堤的怒氣,用力扯著他的手臂往店外拉。

「快跟我回去。」我冷冷的說。

「不要!」他卻任性的大叫起來,「我要吃炸雞!我要吃炸雞!」

幾乎店裡所有的人都轉過頭看我們,我又生氣又覺得丟臉,一股熱血衝腦,我一抬手就揮了他一巴掌。

清脆的「啪」一聲,似乎全世界都因為那個巴掌安靜下來。

他被我打得偏過臉,很重的一記,我一出手就覺得後悔了,但我不想對他說抱歉,所以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扯著他的手。

「快跟我回家。」我說。

他瞪著我,像是和我有什麼深仇大恨那樣的瞪著我,我被他瞪得心虛的縮回手,還嘴硬的反問他:「你幹嘛那樣看我?」

他沒回答,只是嘴一扁。

那瞬間我就知道不對勁,果然他下一秒鐘就放聲大哭。

「臭秋秋!臭秋秋!」他口齒不清的大罵。

周圍的眼神像刀一樣的譴責我,我狼狽不已,只能連拖帶扯的硬是把他拉回家。

沒想到這傢伙還蠻會記仇的,我在心裡暗想。

狹小的浴室裡,他坐在馬桶蓋上背對我,就算我再怎麼叫他,他不回頭就是不回頭。

看他這樣倔強,我心裡也有氣,就算我打他是我不對吧,但是他怎麼也不想想我為了找他幾乎翻遍了三條街,嚇得我差點連命也去掉半條,真是個白痴!

「你如果不洗澡,就給我出去看電視。」我用命令的語氣說。

他還是不理我,這傢伙,現在是在跟我冷戰嗎?

我重重哼了一聲,也轉過身背對他,舒服的洗起澡來。從小到大和這傢伙的冷戰,我從來沒有先低頭過,當然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好不容易洗去一身黏膩的汗,通體舒暢,我樂得唱起歌來,偷眼看他,他還是一動也不動的維持原來姿勢。

我有點心軟,想著好漢不和白痴鬥,這一次就當我讓他吧。

「冬冬啊,」我柔聲叫他,「你熱不熱?過來讓表哥幫你洗澡啊。」

他文風不動,彷彿入定老僧。

「沒洗澡的人要睡客廳喔。」我放出大絕。

這下他總算動搖了,猶豫著轉過身看我。

「你打我,要說對不起。」他開出合好條件。

被智商只有五歲的傢伙糾正,我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那你不乖亂跑,也要說對不起。」我依樣畫葫蘆。

沒想到他倒是沒有討價還價,乖乖的道歉,搞得我也不得不低頭,小聲的說了對不起。

商品簡介

我收養了個白痴。

因為老媽的「嫁禍」,

程千秋不得不收下陸百冬這個燙手山芋。

看著眼前外表二十五歲、內心只有五歲的傢伙,

一想到自己得照顧這個大小孩,不禁滿肚子火竄起來……

「秋秋,我尿尿了。」

「秋秋,我想吃炸雞。」

「秋秋……」

嗚啊啊啊--

為什麼只要看到陸百冬那像被拋棄小狗的委屈樣,

自己就會內疚到什麼都替他做啊?

難不成自己就得一直被這白痴給吃得死死的嗎?

白痴
作者:七優
繪者:viviler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9-07-21
ISBN:9789862064580
定價:190元
特價:88折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