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去月球
cover
試閱內容

1

就像平常放學下課一樣,那天回到家門口,我發現自己又忘了帶鑰匙,於是我開始按電鈴。

這時,發生了一件很不平常的事。

來開門的媽媽不但沒有碎碎唸我沒帶鑰匙,竟然還用高八度的聲音,青春洋溢地對我說著:「啊,歡迎回家。」說完,還給我一個擁抱。

光是這樣已經很意外了,更令人意外的是擁抱完媽媽放開我之後,我看到的景象。

我不想用「驚嚇」來形容我的感覺,但不管如何,我情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

「媽?!」

「怎麼了?」媽媽問。

在我面前這個媽媽,頂著一頭挑染的大波浪髮型,穿著一件細肩帶連身短裙。這件衣服不但上面露出了事業線,一層一層縐摺的裙子也短得不能再短。

「怎麼樣,」媽媽得意地說:「媽媽年輕勁爆的新造型,不錯吧?」

老實說,這樣的「年輕勁爆」讓我聯想到的是開學時,校長帶著許多歐巴桑老師穿著芭蕾舞衣,在舞台上大跳「天鵝湖」歡迎我們的模樣。

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看到我弟弟小潘和妹妹全站在媽媽身後,對我不斷地眨眼睛。

「怎麼了?」媽媽問。

看著妹妹、小潘一直對我搖頭的模樣,我立刻明白他們一定吃過了一些苦頭。於是我很機警地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沒事。」我說。

我試圖往房間的方向移動,但是事情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就能擺脫。

沒多久,我、小潘和妹妹就全被請到餐廳喝下午茶了。

「你們都聽過華盛頓砍倒櫻桃樹的故事吧,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啊?」媽媽問。

天啊,又來了。從小到大,同樣的開場白,我們不知聽過了多少次。

「什麼啊?」媽媽又問了一次。

「誠。實。」我們異口同聲地配合演出。

「很好,很好,接下來我要做個小小的民意調查,這個調查會成為我很重要的參考,所以我希望你們一定要誠實的回答……」

平常我其實是很誠實的人,可是過去的經驗讓我學會的是:

每當媽媽說出這個開場白時,接下來的問題一定要非常小心回答──學習華盛頓誠實的精神,並不意味著一定會得到和華盛頓同樣的待遇。

「好,現在大家都閉上眼睛。」媽媽說。

大家都閉上眼睛。

黑暗中,我聽見媽媽的聲音說:「我要你們憑著自己的良心,誠實地告訴我,你們覺得媽媽今天的新造型好不好看?覺得好看的請舉手。」

我用力地感覺了一下我的良心。良心表示很不安。

我偷偷打開眼睛,透過細縫,觀察一下別人的良心。

我先是看見妹妹高高舉起的手,繼續轉頭,又看到了小潘輕輕舉起的手,繼續轉頭,看到的是媽媽一張嚴肅的臉,正用著銳利的眼神瞪著我,嚇得我連忙閉上眼睛。

一切又回到一片黑暗了。

「大潘,」媽媽問我:「你覺得好看不好看啊?」

黑暗中,我看不見自己的良心,也看不見自己慢慢舉起來的手。

「很好。」媽媽的聲音聽起來很滿意,「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我睜開眼睛。

神奇的是,剛剛媽媽那張嚴肅的臉像雲煙般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充滿盈盈笑意的臉。差別之大,到了連我都不得不懷疑剛剛我所偷看到的一切,會不會只是一場惡夢。

媽媽之所以會有這些「不平常」的舉止,多少要拜她們即將召開的畢業十五年大學同學會之賜。

媽媽身上穿的那件性感的細肩帶連身蛋糕裙是今年過生日時,爸爸請莉莉阿姨帶媽媽去百貨公司挑選的生日禮物。基於我們不太明白的理由,這件生日禮物,自從買回來之後,媽媽從沒在我們面前穿過。

至於媽媽那頭挑染的波浪頭,則是在媽媽的大學死黨莉莉阿姨和靜心阿姨的慫恿下,請莉莉阿姨的髮型設計師幫她做的造型。

可以猜想,媽媽第一眼在髮型雜誌上看到這個造型一定會說:「這個造型好嗎?好像不太適合我。」

阿姨們肯定會說:「不會啊,妳看這個模特兒這樣很好看啊。」我敢打賭模特兒的年紀一定不會比我大太多。

媽媽一定半信半疑地又問:「可是,這好像不太適合我這個年紀。」

莉莉阿姨一定說:「不會啊。拜託,都什麼年代了?誰還規定什麼年紀可以怎樣,不能怎樣?」

當然,當模特兒的靜心阿姨一定也忙著敲邊鼓說:「玟玟,妳幹嘛這麼妄自菲薄呢?幾年前妳還是全校的校花呢。妳看看妳……以妳的年紀,身材還維持得很好啊,妳只要稍微打扮打扮,誰猜得出來妳生過小孩呢?」

我敢打賭,十之八九這些對話一定是這樣的。

等媽媽被洗腦洗得差不多了,莉莉阿姨就千辛萬苦地替她約時間,外帶幫媽媽殺價,帶著她去做造型。

媽媽坐上髮廊的刑椅時,髮廊小姐一定塞給她一本雜誌。然後就在我媽媽翻著雜誌時,設計師就用力地剪啊剪、梳呀梳、燙呀燙的。等媽媽把雜誌翻得差不多時,事情也變得無可挽回了。

媽媽一定看了看鏡子上的自己,又看了看髮型雜誌上的模特兒,很沒信心地說:「看起來好像跟雜誌的感覺不太一樣喔?」

當然感覺不太一樣。因為那些模特兒多半比我年紀大不了多少。因此,儘管髮型是一樣的,但因為臉型不同、皮膚不同,感覺當然就會有一些出入。就好像李冰冰、范冰冰還有白冰冰,其實是完全不同的道理那麼簡單。

但莉莉阿姨一定告訴媽媽說:「哪裡,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然後靜心阿姨又會接著補上一句:「我早就說過了,這種青春俏麗的髮型最適合玟玟了。」

於是,事情就變成我們看到的這樣了。

總之,過了沒多久,如同平常一樣,我們聽到爸爸在門口按電鈴的聲音。

儘管打開門時,爸爸看到媽媽的表情比我鎮定很多,但我猜想他一定沒有認真想過:為什麼小潘、妹妹和我要如此冒著生命的危險,對他不停擠眉毛弄眼睛?否則他不會第一句話就問媽媽:

「發生了什麼事,妳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弄成怎樣?」媽媽反問。

這是一個逃生的機會,可是爸爸完全沒意會過來。他一錯再錯,開口第二句話竟然是:「妳不會一直像這樣吧?」

「像這樣是怎樣?」

爸爸沉默了三秒鐘,總算有點開始感覺到事態嚴重了。

「沒怎樣。」他說。

「剛剛不是說弄成『這樣』嗎?」媽媽繼續追問:「為什麼又變成『沒怎樣』?」

「這樣就是沒怎樣。」

「這樣怎會是沒怎樣?」媽媽問:「這樣到底是怎樣?」

「這樣就是怎樣,」爸爸說:「怎樣就是沒怎樣。」

「不要跟我繞口令,」媽媽說:「怎樣就是怎樣,怎樣不是沒怎樣。」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於是,從爸爸走進客廳開始,我就彷彿看見了一朵超級大烏雲,飄啊飄地,飄到了媽媽臉上,覆蓋住了我們家全部的天空。

吃飯時,那朵雲在飯桌上,吃完飯在客廳看電視時,那朵雲就在我們坐著的沙發上,如影隨形。

一直到電視新聞結束,我們家其實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了,可是爸爸還是堅持他的看法。

「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看嗎?」

「我可以不回答這類的問題嗎?」

「還是,你覺得很難看?」

「我可沒有這樣說。」

「你要是不覺得難看,你就說好看就好了嘛。」

本來我爸爸如果繼續這樣賴皮下去,他是有機會逆轉勝的。可是他在緊要關頭犯了一件全天下男人很容易就會犯的錯誤。那就是:不小心被激怒,說出了實話。

他說:「明明不好看啊,教我怎麼說呢?」

於是,就這樣,他們開始吵了起來。

「我不懂,」媽媽問:「你為什麼不能多鼓勵,少批評呢?」

「我只是誠實的表達心裡的話啊,難道說這個家連表達意見的自由也沒有嗎?」

「這件事,這個家所有的人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就獨獨只有你沒有資格。」

「我倒要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資格?」

「因為這件衣服,就是你拜託莉莉陪我去買的生日禮物。你聽過有人在批評自己送給老婆的生日禮物嗎?」

「喂,可是妳要我誠實說出心裡的話的。全家只有我一個說實話……」

媽媽說:「什麼叫全家只有你一個人說實話,別人說的都不是實話?」

爸爸說:「不然再問他們一次。」

天啊,我心想,不要吧。

媽媽說:「你好意思再問他們一次,你問啊。」

沉默持續了一會兒。

媽媽又說:「我告訴你,你太老古板,你的美學標準完全落伍了。」

「我的美學標準落伍?好,我請教妳,除了剛剛舉手的人之外,妳隨便說一個人,誰會喜歡妳現在這樣──」爸爸做了一個智障的表情,「的美學標準?」

「莉莉。」

「莉莉不算。莉莉比妳更智障,」爸爸又做了一個更誇張的智障表情,「除了莉莉,妳說啊,還有誰?」

「靜心。」媽媽說:「靜心就這樣穿。」

「靜心根本就是白癡。」

「你說靜心白癡,我問你,白癡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追?」

「因為追她的男人都是白癡。」

「是啦,追她的男人都是白癡,有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有大學教授,還有市議員……大家都是白癡,只有你最聰明啦。」

沉默了一會兒,爸爸說:「妳有沒有想過,妳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了。」

「三個孩子的媽又怎麼樣?我的身體是我的,我愛怎樣就怎樣,不行嗎?為什麼我穿什麼衣服、剪什麼髮型、穿什麼鞋子,都要你規定?」

「我哪有規定妳?拜託,是妳問我意見的好不好?我不懂,妳幹嘛什麼事都跟莉莉學呢?妳們人生難道不能多追求一點精神層面的事嗎?為什麼滿腦子永遠只有這些膚淺的『物質』、『皮相』呢?」

「剛剛談的不是『美學標準』嗎?怎麼現在又變成『物質』、『皮相』了?你說美學不是精神層面,那什麼才是呢?」

「很多啊,對真理的敬畏、對智慧的渴望、對理想的追求、對人類苦難無可抑遏的憐憫……」

媽媽把手扠在腰上面,不可思議地看著爸爸。

爸爸又說:「靜心是模特兒,她穿得奇奇怪怪那是她的工作。莉莉事業做得比Jeff還大,她自己有錢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問題妳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

「三個孩子的媽怎麼了?三個孩子的媽就是二等公民嗎?三個孩子的媽就沒有資格把自己弄得漂亮一點嗎?」

「妳搞清楚,我們這個家只有我一個人在賺錢,大家都在花錢……」

「什麼意思大家都在花錢,只有你一個人在賺錢? 」

「難道不是嗎?」

「好啊,如果說了半天,你在乎的就是錢,我就賺錢給你看。」媽媽說著,起身離開。

沒多久,我們聽到「砰」的一聲,很大的甩門聲。

隔天早上,我起床漱洗完畢,走進餐廳。

如果一切正常,沒有意外的話,我會跟走過來的媽媽道早,媽媽也會笑咪咪地給我道早,遞過來一杯牛奶,並且慈祥和藹地問我早餐要吃什麼?三明治、漢堡,或蛋捲?

不過現在情況顯然不是這樣。

「早。」我說。

我注意到拿在媽媽手上的不是牛奶,而是一疊小小的單子。

「大潘,早。」媽媽順手把單子交給我,「看看你要點什麼?」

我瞄了一眼那張單子,有點愣住了,上面印著:

三明治套餐 50元

漢堡套餐 50元

早餐蛋套餐 60元

大概愣了有五秒鐘那麼久,我問:「這是什麼?」

「點餐的價目表。」

「我們家又不是餐廳,為什麼會有價目表呢?」

「因為從今天開始,媽媽必須獨立自主。」

「獨立自主?」

「對,從現在起,媽媽要靠自己的能力賺錢。」

「所以,以後早餐,我都要付錢?」

「你是小孩子,只要簽帳單就好了,其他不用你管。」

「這些帳單,最後誰付錢?」

「當然是你爸爸。」

噢,我想了一下……

「怎麼樣?」媽媽問:「有什麼不妥嗎?」

「沒有。」

「你要點什麼?」

「既然如此,我點早餐蛋套餐好了。」最貴的那種。

「很好,」媽媽露出滿意的笑容,「你自己在那欄打勾,簽上時間、名字,單子交給我。」

我照做。媽媽露出了和藹的笑臉,把簽好的單子裝進口袋裡,像個餐廳的服務生一樣走進廚房,為她的新事業的第一個顧客準備早餐去了。

情勢有點詭異。

沒多久,媽媽端著盤子從廚房走過來,把套餐放到我的餐桌前。

「熱騰騰的早餐蛋套餐來了哦。怎麼樣,喜歡嗎?」

我看了一眼,餐盤裡有水煮蛋、炒蛋、荷包蛋,還有吐司。

「喜歡。」我點點頭。

媽媽一臉滿意的表情,「對了,還有牛奶。」她邊往廚房走,邊對我說:「等一會兒其他人出來,你就把價目表拿給他們,請他們點餐、簽名。」

「噢。」

在我用叉子叉起了水煮蛋咬了一口的同時,我看到小潘迷迷糊糊地走了過來。

我邊咀嚼,邊把價目表拿給小潘。

「這什麼?」小潘問。

「你看要點什麼。勾好了在上面簽時間,還要簽名字。」

小潘看著菜單,愣了一下。「發生了什麼事?」

我用眼神往廚房的方向瞟了瞟。

「為什麼?」小潘一臉疑惑。

「媽媽說,」我貼近他耳旁說:「從今天起,她要獨立自主,靠自己開始賺錢了。」

「賺錢?」

「你不用擔心,爸爸會付錢。」

「你也簽了?」

我點點頭。小潘抓了抓頭,撕下一張點餐單,開始填寫。就在這時候,我看見爸爸拿著一份報紙,一臉無辜地走了進來。

「早。」爸爸說。

我們同時抬起頭,看了爸爸一眼,異口同聲地說:「早。」說完了之後,我和小潘變得很安靜。

就在那時候,媽媽拿著我的牛奶走了過來。

「早。」她雲淡風輕地說著。

「早。」爸爸說完,翻開報紙,把頭埋了進去。

「小潘決定好要吃什麼了嗎?」

「嗯。」小潘把點餐單交給媽媽。

媽媽看了一眼,又問:「你爸爸看到早餐價目表了沒有?」

「什麼早餐價目表?」爸爸放下報紙,抬起了他的頭。

我把價目表傳給爸爸看。

「這是什麼?」

「大潘,跟你爸爸解釋一下,看他要點什麼?」

媽媽走開後,爸爸低頭看著那張點餐單,愣了起碼有一分鐘那麼久吧。

趁著爸爸看完點餐單抬頭時,我說:「媽媽說,從今天開始她要靠自己賺錢,獨立自主了。」

2

清晨十點鐘的咖啡廳,一眼望去十之八九都是女人。玟玟和莉莉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莉莉正用手機的計算機程式在替玟玟算帳。

「我算給妳看……哪,買菜、煮飯、洗衣、拖地,請個菲傭也要一萬七。除了這一萬七,再加上一個小孩的保姆費,一萬兩千元,家庭教師費五千元好了,妳看,光是一個小孩就有一萬七了,三個小孩就有五萬一了。」

「這樣也不過才六萬多。」

「怎麼會只有六萬多呢?還有,還有……你們一個月上床幾次?」

「上床?」

「這當然也要跟他charge啊!妳知道這在外面一次要多少錢?」

玟玟笑了起來。「莉莉,我真是服了妳。妳一次都跟你們家Jeff charge多少錢?」

「唉,真不知道我要charge 他,還是他要charge我呢。」莉莉說著,收起了手機,從皮包裡拿出了邀請卡,交給玟玟。「喏,邀請卡,下個月的第一個禮拜天,下午兩點開始,在京華飯店。」

玟玟接過卡片,邊端詳、邊問:「怎麼突然要開同學會了?」

「是靳莉發起的,最近景氣好,聽說她老公兩家上市建築公司都漲翻天了。」

「唉,靳莉現在可顯赫了。像我們混成這樣,去了同學會反而像在襯托她似的……」

「老同學見面嘛,幹嘛比來比去?」

「哪有不比的?上次去參加大鵬大學同學會就是這樣。大家嘴巴不說,心裡還不是比,從工作、房子到車子、妻子……」

「她老公高中畢業,妳老公研究所碩士,真要比,妳也不輸她啊。」

「唉,這年頭,博士還找不到工作呢,碩士算什麼?還是有錢最實在……」

「對了,妳記得當年畢業前,我們各自寫了十五年後的願望,放在時空膠囊裡,請馮老師幫我們保存嗎?妳記得嗎?那些時空膠囊竟然都還在。」

「天啊,十五年了?」

「那時候說好十五年後一起打開來看時,覺得十五年後好像永遠都不會到似的,沒想到這麼一轉眼……」

「時間過得還真快啊……」

「對了,妳不是說還缺一雙鞋子嗎?中午我約了靜心吃飯,然後逛百貨公司,要不要一起來?」

玟玟想了一下說:「我看還是算了。買了我們家那個看了,又有意見……」

「什麼叫你們家那個看了又有意見?」

「他一定又要說全家只有他一個人在賺錢,吧啦吧啦……」

「哎唷,他越這樣說,妳越要去買。什麼叫做都靠他一個人工作在負擔?剛剛不是算過帳了嗎?妳每天買菜、煮飯、洗衣、拖地,外帶還要兼保姆、家庭教師……光是這些家務,再加上貸款、水電、教育費、補習費,他一個人賺的錢哪夠?」

「我知道啦,只是……」玟玟沒再多說。

「玟玟啊,」莉莉說:「妳當年辭去銀行的工作,說要回家專心當母親時,我可是勸過妳的了。妳說妳有妳的想法。可是現在妳看看妳自己,這個樣子……」

「什麼樣子?有這麼糟嗎?」

「看妳現在身上這套行頭,我從大學時代就看妳穿。還有,天啊,妳還在用這個2G的免費手機,」莉莉指著手機說:「來,手機給我。」

「幹嘛?」玟玟交出手機。

莉莉把自己的iPhone觸控手機,和玟玟的手機擺在桌上。

「妳說同樣都是手機,為什麼妳這一支手機免費沒人要,我這一支三萬多塊大家排隊還搶不到?」

玟玟搖頭。

「品味、美學啊。這年頭沒人在乎實用功能了,大家在乎的是感覺。越是讓人家有『感覺』的東西,就越有附加價值。妳懂嗎?」

玟玟點頭。

莉莉把自己的手機靠向自己。她說:「這支用的是觸控,就是重視網路連線、強調品味、在乎美學的女人。」又把玟玟的手機靠向她,「這支呢,就是免費附贈外帶還會買菜、煮飯、洗衣、拖地……蓬頭垢面的歐巴桑。妳覺得哪種比較有感覺呢?」

玟玟看著兩支手機,好一會兒,她才拿回了自己那支。她說:「哎噢,妳說的我都知道,問題我已經是三個小孩的媽了……」

「妳清醒一點好不好,誰說三個小孩的媽就一定得是歐巴桑外加蓬頭垢面呢?妳看看現在的電視、電影明星,什麼安潔莉娜裘莉、小S……哪個不是辣媽?」

「妳真的覺得我變成了蓬頭垢面的歐巴桑了嗎?」

「妳當然還不是,問題是再繼續這樣下去,妳很快就是了。」

商品簡介

繼嫦娥與阿姆斯壯後最偉大的登月計畫!

侯文詠最新幽默溫馨喜劇,

帶你一起感受無重力、笑傲全宇宙!

隨書附贈[月球土地契約證書]擁有它,讓你願望成真!

在月球表面,

我們可以輕輕地飄浮、悠閒地漫步,

我們可以談論愛情、談論永恆,

沒有地球上繁重的一切……

我是大潘,我的爸爸認真老實、媽媽溫柔賢慧、弟弟妹妹乖巧可愛。原本我們家一直很幸福美滿,但自從爸爸不小心說出「大家都在花他一個人賺的錢」以後,我就知道要出事了……

第二天,媽媽列出各種家事服務的收費清單,要求爸爸月底買單!爸爸獻上禮物想討好媽媽,卻是個不好用的吸塵器,惹得媽媽更生氣了!他趕緊換了一台外型像烏龜、會自己滿地跑的吸塵器,媽媽好不容易被感動到,誰知道一場地震卻意外抖出天花板裡一堆來路不明的鈔票和皮包、高跟鞋!爸爸說錢是什麼「月球土地契約證書」讓他許願中了樂透,媽媽則說皮包是靜心阿姨借放的,兩人越描越黑,連我也聽得滿頭問號。

原來他們倆都有秘密,早知道開始就不要隱瞞嘛!大人怎麼那麼無聊,總要沒事找事呢?看來我和弟弟、妹妹再不大展身手,爸媽真的要鬧離婚了……

作者簡介

侯文詠

台灣嘉義縣人,台大醫學博士。目前專職寫作。

侯文詠官方網站:http://www.crown.com.tw/book/wenyong

帶我去月球
作者:侯文詠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03-28
ISBN:9789573327837
定價:280元
特價:88折  246
其他版本:二手書 34 折, 94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