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常推理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封信

佐竹信寬學長:

最近可好?聽說你還是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我的反應是「這樣啊」、「果不其然」,因為我不相信你是那種會被牽著鼻子走,或是不小心忘記自我的人。想必你出社會後,一定也活得泰然自若。我還是忘不了那次地震發生時的事。

很久沒寫信給你了,這次除了敘舊外,還有事想拜託你。我現在工作的地方,要開始發行公司內部刊物。一般公司內部的刊物,從最上等到最低等都有,樣式千百種,有外包製作、全部彩色頁的豪華版,也有靠文字處理機或影印製作的純手工版。

我們公司比較接近最低等,但是偶爾也會加入彩色照片,所以算是還不錯的刊物。沒想到,公司竟然派我負責編製。

這是公司的一大失策,我現在服務的公司是大規模的建設開發公司,員工超過兩千人。老實說,我覺得工作毫無樂趣可言,正打算辭職時,就接到了這樣的指示。

公司說,預算就那麼多,一年出十二集,加上特輯是十三集,每集四十八頁,可以去採訪全國分店、營業所和客戶,要我目前專心做這份工作。既然公司都這麼說了,換作是其他人,應該也會全心全意投入。

但是,什麼都不懂從零開始,就要印製兩千本的刊物,再怎麼全心全意地投入還是很辛苦,儘管我在學生時代編製過社團雜誌,那時雖然是輪流制,也算當過總編輯。

所幸,有同部門的前輩們幫忙,靠關係幫我蒐集到各家公司的內部刊物。參考後,大致擬定了編輯方針。總務部也開會同意了,現在開始一點一點地蒐集資料,照相機也準備好了。儘管有點繁瑣,但是,連不認識的人都叫我「內部刊物大姊」,為生活增添了不少樂趣。

言歸正傳。

前幾天開會,有人提議盡量避免工作和訓話之類的生硬內容,把重點放在娛樂方面。除了俳句、旅遊紀行之外,還可以嘗試刊登小說。這是個大難題,因為沒有向知名作家邀稿的預算,雖然公司裡也有人喜歡寫小說,但寫的都是老派艱澀的純文學,沒有適合刊登的作品。

所以,我想拜託學長,不知道學長是不是還有繼續寫小說?可不可以一個月幫我寫一篇,大約三十頁到四十頁稿紙的短篇?我記得學長喜歡寫長篇,總說短篇的口感比魚肉山芋餅還要差。可是,我實在沒人可找了。

題材可以是戀愛小說、SF小說,寫什麼都可以。不過,我個人是偏好推理小說。

現在是二月底,下個月的月底就要發行月刊第一集四月號。拜託你,就當是幫我一個忙,成為短篇小說家吧。我一輩子都會記住你的恩情,也會付你稿費。要不然,把學長的照片修得漂漂亮亮,在雜誌上刊登作者近照也行。我還可以介紹總務課的漂亮女生給你認識,不過,僅止於介紹喔。

為了鄭重起見,順便附上我們公司的媒體資料,期待你的回覆。

你可愛的學妹 若竹七海

第二封信

若竹學妹:

看完妳的信,還是不得不佩服妳的獨斷獨行。

很遺憾,必須辜負妳的期待,我不可能一個月寫一篇短篇,而且還是三十頁到四十頁。隨便答應妳做不到的事,只會給妳帶來麻煩,所以,我要鄭重地拒絕妳。

不過,我有個朋友專門寫有推理味道的小說,這傢伙不知道為何還很喜歡寫短篇,而且寫得很隨興。只是如他自己所說,他沒有無中生有編造故事的能耐,但是他有奇妙的才能,可以針對自己體驗過的事,或從他人聽來的事,作意想不到的詮釋。就這點來看,他的小說可以說是推理,也可以說不是。若竹學妹,在大學時,妳總是說沒有殺人情節的推理小說,就像少了弁慶的勸進帳(1)。現在妳稍微長大了,想法應該有改變吧?

身為學長,學妹來拜託總不能撒手不管,所以,我把這件事告訴了那傢伙。他表示有興趣,只要妳同意,他很樂意寫。不過,如同我剛才說的,他沒有瞎掰的能耐,或許有些添油加醋,但都是有憑有據的真人實事。所以,我有點猶豫,該不該把他獨特的詮釋稱為小說?

前言寫得有點過長了,總而言之,只要妳同意讓他隱瞞作者身分、名字等所有相關資料,他就會依妳所願,每個月寄短篇小說給妳,這是唯一的條件。我也建議過他使用筆名,但他本人還是希望匿名,所以我希望妳盡可能讓他那麼做。他翻遍日記,找出了可以寫的東西,其中有某人死亡的事,也有不太想讓世人知道的事,當然,都是人畜無害的內容,請放心。只是他還是希望,可以讓他匿名。

我隨信附上的是他拿給我的原稿,也許能刊登在四月號上。妳看過後再作決定,如果不行,只要寄回來給我就行了,我想妳應該不會寄回來,但我還是要說,不必覺得對我不好意思,妳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還有,稿費先放在妳那裡,有一天我會去拿,原稿也都會透過我寄送。

佐竹信寬

第三封信

佐竹信寬學長:

已經拜讀來信與原稿,我願意接受學長所說的條件。原稿的截稿日是每月一日,下次五月分的原稿,請在四月一日前郵寄給我。我附上了十二個信封,上面都寫了本公司位於港區的地址,請轉交給作者。

我現在充滿了好奇心,但是我會壓抑住,期待在這一年結束時,可以見到學長和這位夢幻作者。

最後,請代我問候匿名作者。

若竹七海

一月

匿名作家之連載短篇小說

新年偵探

有的男人可以用眼神讓人閉嘴,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讓電話鈴聲停止。

我從舒服得像袋鼠口袋的棉被裡,露出眼睛直瞪著電話。現在是三更半夜,而且是草木都已入眠的半夜兩點。竟然在這種時刻,而且還是大過年的假期中打來,實在太沒常識了。

數到第十二響,我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從棉被爬出來,拿起聽筒。

「Emptiomania,」電話那頭的聲音說:「你知道Emptiomania嗎?」

「我哪知道。」

我愣了一下,這麼回答後,電話那頭傳來嘻嘻笑聲。

「就是購物強迫症,一種精神疾病,被非買東西不可的強迫意識綁住,不顧後果拚命刷卡買東西。」

直到這時候,我才認出電話那頭是誰,就是我的朋友坊野章吾。他服務於某家大型企業,是個年輕能幹的業務員,每天都非常忙碌,忙到自稱是比十津川警官還要忙的男人。這三年來,我幾乎沒有機會見到他。

「你相信嗎?我居然會得精神疾病。」坊野吸口氣,笑了起來。

我又披上棉袍,點燃暖爐,打開燈,直眨著眼睛問:「你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在我主觀中什麼事也沒發生,只是早上醒來就會看到房間裡堆滿了我從來沒看過的東西。每個月都被借貸公司拿走一堆存款,隔壁鄰居也問我,每天都提那麼多大袋子回來,是不是中了獎券。」坊野哭笑不得地說:「我實在不相信我會得什麼精神疾病、健忘症,我既沒有壓力,也沒有欲求不滿,小時候也沒有因為父母造成心靈創傷。我很正常,完全沒有問題。」

我聽到坊野在電話那頭摩擦火柴棒的聲音。

「拜託你,」坊野嗓音嘶啞地說:「我完全沒有購物時的記憶,拜託你幫我作確認。」

「確認?」

「就是跟蹤我,確認我到底是不是有購物強迫症。」

如果是冷酷無情的偵探,腳邊就會有踩扁的菸屁股散落一地,但很不巧,我沒有抽菸的習慣。我看看手錶確認時間後,開始閱讀我為了提振委靡的精神特地帶來的小說,寫的是精明能幹的偵探。

坊野住在鋼筋水泥建築的四層樓單身公寓,可能是新年大家都不在,幾乎感覺不到人的氣息,公寓四周也沒有可以用來打發時間的景物。

在這種狀態下,再怎麼喜歡看書也不可能集中精神。我不知道打了第幾個呵欠,心想如果十分鐘後坊野再不出現,我就衝進他家,要他請我吃麻糬鍋。

這時候,從公寓某處傳來關門的喀噠聲。我闔上書,看到一個穿格子短外套、臉上蒙著駱駝毛圍巾、戴著墨鏡,帽簷壓低到蓋住耳朵的男人從樓梯走下來。男人連打了幾個噴嚏,壓住帽子快步往前走。我把書塞進外套口袋,緊追在後。

三年不見的坊野背影,不知道為什麼顯得有些緊張、僵硬,要不是他事先告訴我外套的樣子,我說不定認不出來他就是坊野。

我所認識的坊野,是個理大平頭、老是揹著運動背包的人。養樂多燕子隊的三大強打者前一天的打擊率,他統統可以背出來。喜歡用味噌煮麻糬鍋,冰箱裡隨時都有麻糬。討厭吃鹽漬鮭魚子,最喜歡吃錦蛋,過年時常常跑來我家品嘗我姊姊做的錦蛋。

坊野快步走下通往地下鐵的樓梯,我小跑步跟在後面。坊野在一百二十圓專用的售票機前排隊,我躲在肥胖的歐巴桑後面,繞到比較空的售票機,按下按鍵購買車票。我通過剪票口時,坊野還茫然地排在隊伍後面。

他踩著夢遊似的腳步搭上進站的電車,緩緩向裡面走,握住吊環,兩腳併攏站直,除了偶爾把快掉下來的墨鏡扶上去外,幾乎沒有其他動作,好像傾聽著地下鐵在黑暗中奔馳的聲音。

不久後,電車滑入日本橋站,我和坊野隨著全身厚衣的人潮從電車下來。

這幾年來,大型百貨公司都在大年初三前就開了,因為有這樣的需求。如果店沒開的話,人們應該會在家閒晃,享受半年來難得的休假,連購物狂都不會特地來搭電車。

坊野在入口處買了福袋,再搭手扶梯上二樓,步伐蹣跚地逛著婦人服飾,然後買了一件色調很像把卡士達醬撒在夏天柏油路上的毛衣,在三樓買了有品牌的領巾,在四樓買了長衛生褲,在文具賣場買了著色畫本、恐龍紙模型,和麵包超人面具,接著去兒童服飾賣場,買了縫有熊寶寶圖案的可愛圍兜兜。

百貨公司人擠人,又悶又熱,因為冬熱夏冷,被稱為舒適的都市空間。

我脫掉剛用冬季獎金買的二手皮外套,解下圍巾再綁回腰上。一面用手帕擦汗,一面盯著坊野,他倚靠在龍形巨大填充裝飾品上,別說是外套了,連圍巾都沒脫下來。一臉專注的他,把可以換穿衣服的兔子娃娃翻過來,看著娃娃的兩腿之間。那樣子不像購物狂,倒像個可能引來百貨公司人員注意的變態。

坊野請店員把娃娃包起來,走到小黑板前,在寫著「樣本」的黑板上,用有色粉筆塗鴉惡作劇。突然,像指甲抓過般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聲音響遍賣場,那種頻率就跟動物學家華特森所說的「人猿祖先發出的警報」一樣,包括我在內,所有在場的人都寒毛豎立。

製造聲音的坊野,似乎也被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到,啪嘰折斷了粉筆。我追著快步離去的坊野,想起國中班上的事。吵到屋頂快被掀掉的自習時間,像天使飄過般忽然安靜下來,然後,不知道誰先傻笑起來。被稱為「淘氣鬼」的坊野,在自習時間更是調皮搗蛋,他把橘子放進瓦斯爐上的洗臉盆裡煮過,再扔到黑板上,結果被衝進教室的體育老師打了一頓。

坊野到地下的食品賣場繞了一圈,又搭上了手扶梯。這次一口氣搭到最頂樓,因為手上提著十多個百貨公司的紙袋很占空間,所以非常引人注目。

紙袋幾乎撞到所有與坊野擦身而過的人,坊野進入美食廣場,放好堆積如山的紙袋,先去買餐券。我也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排隊買餐券,突然覺得肚子很餓,就點了漢堡套餐。

美食廣場很多人,坊野占據的桌子是靠窗的四人座。我選一個離他不遠的地方坐下來。服務生端來濕淋淋的水杯,精神奕奕地複誦我的點餐,撕走了一半的餐券。

坊野吃的是咖哩飯,我斜眼看著他,看到最後又送來了法式布丁冰淇淋。我不禁竊笑,在美食廣場點法式布丁冰淇淋,會暴露年紀啊!

放下法式布丁冰淇淋的服務生正要拿起咖哩的盤子時,手跟坊野交叉相撞。就在下一個瞬間,響起劇烈聲響,咖哩的盤子彈落在地上,黃色液體四處飛濺。

服務生拚命道歉,坊野卻看都不看她一眼,服務生只好把什錦八寶醬菜扒進金屬盤裡,泫然欲泣地走開。我忘了他現在處於不正常狀態,差點想跟他斷絕朋友關係。

坊野兩口就吃完法式布丁冰淇淋,然後拿起紙袋站了起來。

「然後呢?」坊野的表情像被金桔卡住了喉嚨。

「就是這樣,你提得了多少就買了多少,買的東西就是我剛才說的那些,而且還把服務生惹哭了。然後你就搭地下鐵回家了,我一直看著你,直到公寓入口。」

接著,我在附近找到一家咖啡店,喝著熱紅茶,從那裡打電話叫坊野出來。

「我打電話給你時,你在做什麼?」我邊環視寬敞的店內邊問他。

「應該是在睡覺。」坊野攪拌著檸檬蘇打,顯得很疲憊。

「很多事都模模糊糊的,很像是睡著了,也很像是累得倒在床上。」

「我對精神病症不是很了解,但是總覺得哪裡不對。」我說:「根據字典描述,購物狂是被商業主義毒害所引發的一種現代疾病。由此來看,如果是怕趕不上流行,買一堆雜誌報導的商品,或是接二連三地買想要的東西還可以理解,過度使用信用卡,購買超過償還能力的商品而破產的例子也時有所聞。但是你不一樣,你好像專採購你不需要的東西。」

我把加點的大吉嶺紅茶倒入杯中,繼續說:「而且,所謂Emptiomania,應該是實際欲望的強烈呈現吧?」

「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坊野茫然地說。

「我的意思是,人都會想要什麼東西吧?但是通常在滿足欲望前,會因為種種條件而放棄。譬如,經濟上買不起,或是已經擁有類似的東西,這次就算了,或是想把這次的錢存起來,去買其他更好的東西。可能是失去那種煞車器的狀態,就叫做Empitonmania吧。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我看著坊野的臉說:「也就是說,要成為購物狂,就絕對少不了當事人的日常意識。然而,你的意識卻不存在,太奇怪了,你根本沒有逃避的必然性。」

「那麼,我到底在做什麼?」坊野用嘶啞的嗓音說:「如果我不是購物狂,那麼我到底是怎麼了?」

「變成購物狂是在開始失去意識之前嗎?」

「不,是在那之後,大約十一月底時漸漸覺得不太對勁。從聖誕節那天起,清醒過來時,就會看到滿屋子都是沒見過的東西。」

「聖誕節?那麼,你沒去看過醫生?」

看到我滿臉驚訝,坊野不高興地說:「如果去看過醫生,就不會找你來當偵探了。」

「那麼購物狂的想法是從哪來的?」

「山崎說的啊,他住我隔壁,跟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我們是好朋友,這件事我也跟他說了。他跟我一樣都很愛賭博,常常在一起賭馬、賭船,也曾經一起買股票、獎券。」

我把手伸進頭髮裡,來回抓撓著。

「那個人真行呢,居然知道購物狂這種名字。」

「他很博學,跟你一樣,跟我不一樣。」坊野微微一笑說。

「那山崎現在在哪?」

「他回老家了,昨天還擔心地打電話給我,我把請你跟蹤我的事也告訴他了,他的身高跟我差不多,但比我壯一點,性格跟你有點相似,你們兩個都很聰明。」

聽別人說這種話會覺得是諷刺,但出自坊野口中,聽起來就很自然。我皺起了眉頭。就在這時候,正要用大嘴巴的嘴角銜起檸檬蘇打吸管的坊野,忽然在嘴巴裡叫了一聲,欠身向前。

「怎麼了?」我尾隨坊野的視線,轉過頭去。

我們的座位後方是一片玻璃,面對商店街。

坊野抿嘴一笑說:「說人人到,是山崎,居然還不到初三就回來了。我們走吧,我把他介紹給你。」

我們各自喝完自己面前的飲料,站起來。

「是我看錯了嗎?」坊野抱著杯子和日本酒,坐在房間僅有的空地。

「他就算聽不到電鈴聲,也應該聽得到你在叫他啊,可能是回來了,但還沒回自己住處。」我難以置信地環視房間。

這個房間真的比想像中驚人,冰箱、電話、音響、錄影機和收音機等電器產品,重重疊疊堆在牆邊,床的四周都是填充娃娃、女兒節的小飾品、要有殺人的勇氣才敢穿上街的奇裝異服,而且是男生、女生的衣服夾雜在一起,還有百貨公司的袋子、裝著碗盤的箱子、紙尿布、玩具、小飾物和鞋類。我抱著膝,勉強坐在舖僅有的空間上,接過坊野遞給我的杯子。

「真是夠驚人了。」

「你也知道,年底沒有收垃圾,而且說不定還可以賣點錢,只是沒有收據,恐怕沒辦法拿去退。」

「可是,今天你也都是刷卡啊,怎麼會沒有收據?」

坊野張大了眼睛,喃喃地說:「說得也是。」

我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一點都沒變。」

「國中時,我弄壞了實驗教室的燒杯,你居然以為是自己弄壞的,還去跟老師說對不起。」

我倚靠著床上的大牛填充娃娃。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坊野笑了起來。

我喝一大口酒說:「你絕對不可能有購物狂或健忘症之類的疾病,因為只有心思太過複雜的人,才會得這樣的精神疾病。」

「你還說得真白呢。」我想把腳伸直,正要挪開坊野脫下的外套時,突然發現一件事。「喂,坊野,這件外套……」

眼前突然地一片迷濛扭曲,杯子從手中滑落,房間裡堆積如山的物品,就像透過魚眼鏡頭觀看般,不斷向自己逼近。

「你怎麼了?喂,你怎麼了?」

在坊野逐漸微弱的叫聲中,我看到坊野的粉紅色指甲,在我眼前左右緩緩搖晃,然後愈搖愈快、愈搖愈遠、愈來愈朦朧……

商品簡介

◆「日常之謎」代表作家中的阿嘉莎.克莉絲蒂!寫盡日常中細微的古怪,道出生活中暗藏的驚奇!

◆ 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

◆ 推理評論家心戒、張東君、曲辰驚豔推薦!

◆ 謎人俱樂部開催中!(詳情請見書內說明)

你有沒有仔細看?仔細聽?

千萬別放過日常生活中任何一個小細節,

因為那都可能埋藏著驚人的惡意……

OL若竹七海莫名奇妙被派任為公司刊物的總編,主管還特別要求必須刊登小說來增加可看性。學生時期是推理小說迷的她,只好寫信向大學學長求助。沒想到學長引薦了另外一個朋友,對方願意以自己周遭生活為題,每個月寫一篇推理小說,唯一的要求是──作者必須匿名。

於是,若竹七海每個月都收到一篇以「我」為主角的小說:瀧澤告訴我,他晚上都會夢到一個哀怨的女人跟他說話,沒過多久,瀧澤居然離奇死亡;坊野最近常常突然昏迷,醒來之後發現家裡多了好多平常不會買的東西,為了找出真相,他請我來跟蹤自己;芳野學姊發現男朋友的弟弟寫給朋友的留言:別讓哥哥活著……

一年過去了,當若竹七海手上握著第十二篇小說,感到自己的心情已經從期待逐漸轉成恐懼。因為她發現,這些推理小說居然愈寫愈深、愈寫愈奇,愈寫,愈像「真的」……

若竹針對既有的材料進行「意想不到的詮釋」,

(也就是各位讀者能夠看到的全書內容,線索都擺在你面前囉,

真正的本格迷會為之熱血沸騰吧!)

整本書因此有了奇妙的翻轉。

大部分的「日常推理」就算點出人心有兇險的一面,

都還是有個溫馨取向的安定結尾,

誰想得到這本以「日常之謎」貫串的小說,

竟然會出現一個隱藏著不安的懸疑結局?這實在太特別啦!

不管你對日常推理是喜歡、討厭還是無感,都應該試試看——

保證讓你對日常推理的潛力與發展性,有完全不同於過去的看法!─顏九笙─

作者簡介

若竹七海Wakatake Nanami

1963年生於東京,立教大學文學部史學科畢業。1991年以《我的日常推理》嶄露頭角,立即榮登「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更被推理大師逢坂剛譽為才女,成為備受矚目的文壇新星!

1992年,若竹七海又以《閉鎖的夏天》入圍第38屆「江戶川亂步賞」,之後更於2001年以《惡意的兔子》入選第126屆「直木賞」,並於2002年入圍第55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

若竹七海是「日常之謎」的代表作家之一,「日常之謎」就是從日常生活中的謎團所發展出來的推理小說,親切的情節、輕鬆的文字,讓人讀來妙趣橫生,因此在本格派、社會派當道的日本推理文壇,能夠自成一格。若竹不同於另一位「日常之謎」新秀米澤穗信作品中有如輕小說般的青春氣息,往往以獨特的冷靜筆調,描寫生活中左鄰右舍所發生的各種神祕事件,包括謀殺和犯罪,更深刻描寫出人性的黑暗,讓人讀後仍覺得餘韻不絕。而這種有別於「冷硬派推理」的「舒逸推理」(Cozy Mystery)風格,也奠定了若竹七海在「日常之謎」推理作家中的特殊地位。

除了「日常之謎」的推理作品,若竹七海的寫作題材十分多變,也包括了青春推理、歷史推理和恐怖小說,並曾嘗試劇本、旅行散文和文藝評論。其他作品有《古書店的屍體》、《到死都改不了》、《木蘭花殺人事件》、《貓島大宅的騷動》、《火天風神》等。

譯者簡介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名人推薦

「非典型」日常推理

「推理評論家」顏九笙

近年來台灣陸續引進各種以「日常推理」為號召的小說,像是北村薰、米澤穗信、光原百合、近藤史惠等人的作品。按照一般印象,日常推理「通常」不涉及真正的犯罪,內容多半清新溫厚,愛好者樂此不疲,但我卻一直覺得不對胃口。這種結果是必然的(日常推理的本質不適合我?)還是偶然的(我只是剛好不愛某些作品的背景/人物/氣氛,換個作者還是有機會)?為了辨明此事,我做了一番小小的考察。

首先我想先確定,「不涉及犯罪事件」就是日常推理的必備條件嗎?(而我這種讀者對日常推理的不滿足,難道就是因為「少了真正的犯罪」嗎?)讀過《空中飛馬》的人應該記得,其中一篇牽涉到「遺棄」,其他故事中也不乏「只差一步就該報警」的事件,前面被我拿來舉例的幾位作家,偶爾也會以犯罪事件作為恬淡故事的高潮,所以用「有沒有犯罪」來做區隔,顯然不完全中的。那麼,比較理想的區隔方式是什麼呢?

曲辰在「匠千曉系列」的導讀裡說:「日常推理強調的是一種『日常生活』的氛圍,將目光投射到我們每天都經歷的日常事情,將或有不解之處膨大變形成舞台上的焦點,然後靠著個人的經驗與才智來推敲出真相。」不論是《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裡三個人拚命想另一個人怎麼泡熱可可(卻偏偏不走過去問),還是《解體諸因》裡高中老師邊開車邊破解分屍案,都適用這個定義。曲辰還這般形容「匠千曉系列」主角群的解謎態度:「所謂的解開謎團比較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不解開也不會帶來任何困擾(可能帶給讀者的困擾比較大)。」——說來也巧,奧希茲女男爵的《角落裡的老人》把看報紙破案當成日常消遣,他即使知道真相,也沒興趣告訴警方,可是平常卻不會有人把《角落裡的老人》當成日常推理——不過近藤史惠的日常推理作品《老人與長椅》,確實和《角落裡的老人》有所呼應。

這麼東拉西扯的,「日常」與「非日常」推理之間的界線好像又糊掉了——不,也許這中間本來就有彼此重疊的模糊地帶。這樣說來,我對過去讀過的「日常推理」欠興趣,果然也不是什麼本質上的不合吧?合乎我胃口的日常推理,必定存在於某處——而在閱讀若竹七海這本《我的日常推理》時,我找到了。

這部作品的開頭,乍看也相當「清新」:在建設公司裡編輯內部刊物的若竹七海,寫信央求學長佐竹替刊物寫短篇推理小說。佐竹自己沒答應,卻介紹了一位匿名作家給若竹。這位匿名作家「不擅長無中生有」,卻可以針對自己或他人的體驗做出「意想不到的詮釋」。於是,脫胎自日常生活的十二篇小說按月寄來了,而且內容意外地多樣化,幽默恐怖愛情親情無所不包,甚至還夾帶兩篇「鬼故事」——這也反映了作者本人多方面的才華,若竹七海後來的作品不但有本格推理、冷硬派和歷史推理,也有恐怖小說和災難小說——連敘述方式都偶有轉換,不致流於公式化(某一回很像是劇本,以連綿不絕的活潑對話,生動傳達電話往來的內容)。隨著時光流逝,若竹對於匿名作家的身分也愈來愈好奇,終於在一年連載結束以後,見到了那位神祕的作者……

然後呢?

不,接下來發生的並不是心靈之交的感人相會,而是若竹針對既有的材料(也就是各位讀者能夠看到的全書內容,線索都擺在你面前囉,真正的本格迷會為之熱血沸騰吧!)進行「意想不到的詮釋」;匿名作家也有了意料之外的回應——整本書的意義因此有了奇妙的翻轉,害我剛看完結尾的那天晚上,緊張到差點睡不著!大部分的「日常推理」就算點出人心有兇險的一面,都還是有個溫馨取向的安定結尾,誰想得到這本以「日常之謎」貫串的小說,竟然會出現一個隱藏著不安的懸疑結局?這實在太特別啦。不管你對日常推理是喜歡、討厭還是無感,都應該試試看——保證讓你對日常推理的潛力與發展性,有完全不同於過去的看法。

我的日常推理
ぼくのミステリに日常
作者:若竹七海
譯者:涂愫芸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03-21
ISBN:9789573327752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53 折, 1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