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能沒有你?
cover
試閱內容

1

這年夏天……

初次的戀情永遠是最後一次。

──塔哈爾‧班‧哲倫,法國作家

加州,舊金山

一九九五年夏

珂碧兒二十歲。

她是美國人,是柏克萊大學三年級的學生。

這年夏天,她經常穿一條淺色牛仔褲、白襯衫,和一件合身夾克。她的一頭柔順長髮,和一雙綴著金蔥的碧綠眼睛,讓她看起來很像法國攝影師培列(Jean-Marie Périer)一九六○年代替馮絲華‧哈蒂拍攝的一系列照片。這年夏天,她大部分的時間都窩在學校圖書館,或去加州街的消防隊分局擔任志工。

這年夏天,她將經歷她第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情。

馬汀二十一歲。

他是法國人,最近剛從索邦大學拿到法學文憑。

這年夏天,他自己一個人去了美國一趟,想藉此更精進英文,也更深入認識這個國家。由於口袋裡一毛錢也沒有,他四處打零工,每星期工作超過七十小時:餐廳服務員、冰淇淋販售員、園藝工人……

這年夏天,半長不短的一頭黑髮讓他看起來很像剛出道的艾爾‧帕西諾。

這年夏天,他將經歷他最後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情。

柏克萊大學的自助餐廳

「嘿,珂碧兒,有妳的信!」

坐在桌前看書的珂碧兒抬起頭。

「什麼?」

「有一封妳的信啦,美女!」餐廳老闆凱利多說著,一面把一個奶油色信封放在她的茶杯旁邊。

珂碧兒皺起眉頭。

「誰給我的?」

「是那個法國小伙子馬汀要給妳的。他工作結束了,但今天早上特別拿這封信過來。」

珂碧兒困惑地看著信封,把它收進口袋,離開了餐廳。

偌大的綠油油校園裡,矗立著那座著名的鐘樓,校園內彌漫著濃濃仲夏氣氛。珂碧兒沿著小路和小徑,終於在某處百年大樹的樹蔭下找到空閒的公共長椅。

於是,在這個別無他人的清幽地方,她忐忑又好奇地拆開信封。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六日

親愛的珂碧兒

只想告訴妳,明天我就要回法國了。

只想告訴妳,我來加州的這段時間,再也沒有什麼比得上和妳一起待在學校餐廳裡,聊書、聊電影、聊音樂、無所不聊的那些時光。

只想告訴妳,有好幾次,我都寧可自己是個虛構人物。因為在小說或電影裡,男主角能比較自在地讓女主角明白他有多麼喜歡她、多麼喜歡和她說話,還有讓她知道,他看著她時,心中總有種特殊的感受。參雜了關愛、痛苦和深刻的感覺,是一種絕無僅有的默契,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密感。是一種他從來不曾感受過的珍貴難得的東西。是一種他想都沒想過會存在的東西。

只想告訴妳,某天下午,我們在校園裡遇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跑去躲在圖書館門廊下的那次,我感覺到──我想妳也是──一股悸動和吸引力,那一刻,我們都動心了。那天,我知道我們差點相吻。我沒跨越那一步,因為妳告訴過我,妳有個男朋友,他正在歐洲度假,妳並不想背叛他,而且我也不希望讓妳覺得我是個「跟別人沒兩樣」、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粗俗傢伙。

然而我卻知道,如果我們接吻了,管它是晴天或雨天,我一定會帶著一顆滿足的心離開,因為這表示我在妳心裡還是有一小角位子的。我知道這個吻將會陪著我到任何地方,而且陪伴我很久,就像個可以在寂寞時拿出來取暖的永恆回憶。但話說回來,有人說最美的戀情總是那些來不及經歷的戀情。那麼或許沒能得到的吻,其實也是最深刻的……

只想告訴妳,每當我看著妳,都會想到電影的每秒二十四格畫面。妳的前二十三個畫面都光亮煥發,第二十四個畫面卻悲傷至極,和妳身上的光芒恰成強烈對比。就像個下意識的畫面,像個強光照射下才看得到的裂縫:這個小瑕疵卻比任何優點或成就都更能代表妳。有好幾次,我都不禁想妳為何這麼悲傷,好幾次,我都希望妳會告訴我,但妳從來沒開口說過。

只想告訴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別讓自己被憂鬱的心情汙染了。只想告訴妳,別被第二十四個畫面打敗了。別太常讓心中的惡魔占上風,而要多留位子給天使。

只想告訴妳,我也覺得妳好棒,就像個溫暖的太陽。但這種話,每天都有人跟妳說五十遍以上,所以我終究仍是個跟別人沒兩樣的傢伙……

最後,只想告訴妳,我永遠不會忘記妳。

馬汀

珂碧兒抬起頭,她心情激動,沒想到會收到這樣的一封信。

才看了開頭幾行字,她就知道這封信很特別。過去這段時間的事,她當然知情,但她不曾從這種角度去看待。她張望四周,生怕臉上的表情洩漏了心情。她感到淚水即將奪眶而出,於是步出校園,搭地鐵去舊金山市區。她原本計畫要在圖書館多唸點書,現在她知道自己沒那個心情了。

她坐在座位上,心情擺盪在馬汀的信所帶來的震撼和痛苦的喜悅之間。並不是每天都會有人對她寄予如此的關注,也不是每天都會有人對她的性格乃至於任何的細節如此觀察入微。

大家都以為她是個堅強又親切的人,但其實她既脆弱,又有點迷失在小女人的矛盾裡。連很多認識她好多年的人也不知道她內心有這樣的煎熬,他卻在短短幾星期內看透了她、看懂了她。

這年夏天,加州沿岸熱翻了,儘管舊金山以往四季如春,也無法倖免於這波熱浪。車廂裡的乘客都顯得無精打采,彷彿被夏季的酷熱擊昏了。但珂碧兒和他們不一樣。她突然間搖身一變,成了古代中世紀的女主角,墜入一個如詩如幻的年代。在這個年代,世上首度出現了雋永的愛情。克勤‧德‧托瓦剛剛派信使送情書來,深切地表達了他對她的摯情……

她反覆閱讀他的信,感到喜悅又憂傷。

不,馬汀‧波蒙,你不是個和別人沒兩樣的傢伙……

她反覆閱讀他的信,感到既幸福、絕望又猶豫不決。

太猶豫不決了,以至於她忘記在該下車的那一站下車。她多坐了一站,只好在大熱天徒步走路回家。

好個女主角呀,真是的!

隔天

早上九點

舊金山機場

天空飄著雨。

馬汀還沒睡飽,他打了個哈欠,手裡緊抓著巴士上的欄杆,欄杆有點鬆脫,車子轉彎時,欄杆也跟著搖晃。馬汀穿了一件仿皮外套、一條破洞的牛仔褲、一雙舊球鞋,和一件有搖滾團體圖樣的T恤。

這年夏天,每個年輕人身上多少都有幾分超脫合唱團主唱寇特‧柯本的影子。

在他腦海裡,來美國這兩個月的生活回憶歷歷在目。他大開眼界,心胸也敞開了。加州和巴黎郊區的艾夫利區實在是天差地別。兩個月前,他原本打算去考警職,如儀式般走了美國這麼一遭後,一切都不一樣了。這個郊區的小伙子更自信了,因為他看到美國這個地方儘管生活和其他地方一樣辛苦,人們卻總懷抱著希望,並時時想著實現夢想。

而他的夢想呢,就是寫故事。一切能觸動別人的故事、一些平凡之人成就不凡之事的故事。因為現實生活無法滿足他,因為他生活中處處充滿小說般的情節。從年紀很小的時候,他最喜歡的一些故事主角就常陪伴他度過低潮,撫慰他的失落和悲傷。他們孕育了他的想像力,讓他的情感更細膩,也讓他從一個較可接受的角度重新看待人生。

從市中心包威爾地鐵站發車的接駁車,在舊金山國際機場門口讓旅客魚貫下車。馬汀從擁擠的人潮中,好不容易取走他在行李架上的吉他。他全身如騾子般大包小包的,最後一個從巴士下車,他摸索口袋掏出機票,然後抬頭四處張望,努力在都會迷宮裡找到正確的方向。

他並未立刻看到她。

她把車子並排停在一旁,沒熄火。

是珂碧兒。

她被雨淋得溼透了。她會冷。她有點發抖。

他/她互相認出了彼此。他/她奔向對方。

他們心情澎湃地緊緊相擁,就像第一次擁抱、心中仍深信不已時的那樣。

她笑了,故意逗他:

「怎樣呀,馬汀‧波蒙,你真的認為,沒能得到的吻才是最深刻的嗎?」

於是他們相吻。

他們的嘴互相尋覓,他們的呼吸融合為一,他們溼透的髮絲交纏在一起。他的手在她頸子後面,她的手在他臉頰上。他們迫不及待互說了幾句笨拙的情話。

她央求他:「再留久一點!」

再留久一點!

他此時還不知道,這是他這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再也沒有任何東西,比這年夏天早晨珂碧兒雨中那對閃爍的碧綠眼眸更清澈、更明亮或更濃烈了。

還有她央求他的聲音:再留久一點!

舊金山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七日

額外付了一百美元後,馬汀延後了出境的日期。這筆錢將讓他度過一生中最重要的十天。

他們彼此相愛。

在柏克萊街道上仍保有一絲波希米亞氣息的書店裡。

在徠德路上的電影院裡,「遠離賭城」這部片子他們從頭到尾沒看到多少,因為太忙著相擁相吻。

在一家小餐館,面前矗立著一客巨無霸夏威夷鳳梨漢堡,和一瓶索諾瑪葡萄酒。

他們彼此相愛。

他們無視他人,如孩童般嬉鬧,緊緊手牽著手在沙灘上奔跑。

他們彼此相愛。

在學校宿舍裡,他用吉他即興為她演奏了一個全新版的賈克‧布哈爾的〈一千拍的華爾滋〉。她也為他起舞,先是平緩慵懶,隨即越來越快,原地旋轉,展開雙臂,手心朝上,宛如土耳其的旋轉舞。

他拋開吉他,上前環抱她。他們化為單一一個陀螺,最後癱倒在地,繼續……

……彼此相愛。

他們輕飄飄飛了起來。

他們是神,是天使,他們與世隔絕。

他們四周的世界逐漸縮小,只剩下一個劇場舞台那麼大,他們是台上唯一的演員。

他們彼此相愛。

這份愛在他們血液裡流著。

他們無時無刻不沉醉其中。

是瞬間,也是永恆。

同時,恐懼又無所不在。

恐懼離開對方。

恐懼自己缺氧。

既明確又模糊。

既是雷電又是毀滅。

是最美麗的春天,又是最劇烈的暴風雨。

然而,他們彼此相愛。

她愛他。

在午夜時分。

在她的車上。她把車停在騷亂的田德隆區的一處停車場。車上的音響播放著幫派饒舌歌和超脫合唱團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

這是兇險的癮頭,彼此的身軀在往來車燈間起伏擺動,不時還要擔心會遭不良分子滋擾或被巡邏警察盤查。

這次,可不再是「純純的愛」或「輕聲細語的愛」了。這次是「狂野放縱的愛」,與其給予,更想奪取。這一夜,在兩人之間,是吸毒般的縱欲、解離和迷幻。她堅持要讓他看到她的這一面,看到浪漫形象後面較為粗糙的一面:亦即她的瑕疵、她的第二十四個畫面。她想看看他是否會繼續跟著她,還是會半途拋下她。

這一夜,她不再是他的小女朋友,而是他的危險情人。

因為深夜屬於情人

因為深夜屬於我們。

他愛她。

非常溫柔。

在清晨的沙灘上。

她在他外套上睡著了。他把頭放在她肚子上。

兩個年輕戀人包裹在溫暖的徐風中,在加州天空下的粉紅色光芒裡。

他們的身體正在休憩,兩顆心緊緊相依偎,一旁沙地上的小音響則播放著一首老式情歌。

一九九五年九月八日

早上九點

舊金山機場

夢醒時刻。

他們就站在機場大廳中央,周圍淨是人潮和喧囂。

這段看似不受時間控制的感情,終究又被拉回現實生活。

所以感覺很唐突。所以心很痛。

馬汀凝視珂碧兒的雙眼。今天早上,她眼中的金蔥光芒消失了。他們無言以對。所以,只能緊緊相擁,用力抓住彼此,希望能從對方身上找到自己所欠缺的力量。在這方面,珂碧兒比他強。這段幸福的日子,她知道是自己的非分之福,而他卻以為可以永遠持續下去。

然而,感到冷的人卻是她,於是他脫下仿皮外套,披在她肩上。起先她還不肯,一副我挺得住、一副才不痛呢的模樣,但他堅持要她披上,因為他可以清楚看到她在發抖。於是,她也把脖子上的南十字星座造型銀鍊解下,放在他手心。

最後一次廣播提醒登機,他們不得不分離。

他不知第幾次問她:

「那個在歐洲度假的男朋友,妳愛他嗎?」

但她也一如往常,伸出一指放在他唇上,然後低頭不語。

於是,兩人的身體分開了,他走向候機室,忍不住頻頻回頭望她。

九月九日

巴黎

戴高樂機場

經過兩次轉機和數度延誤後,愛爾蘭航空的班機於傍晚降落在戴高樂機場。舊金山那裡仍是夏天,但巴黎已是秋天的天氣,天空很黑,而且很髒。

馬汀仍有點渾渾噩噩,他因睡眠不足而雙眼紅腫,現在正在等行李。電視螢幕上,有個金髮波霸大喊「上帝給了我信仰」。他今天早上離開了柯林頓的美國,傍晚回到了席哈克的法國。他好討厭自己的國家,因為它不是珂碧兒的國家。

他取回行李和吉他,準備踏上回家的漫長旅程:先搭RER區域快鐵的B線到中央商場,轉D線往科貝艾松市的方向到艾夫利區,再轉搭公車去金字塔社區。他希望藉由音樂逃離這個世界,但他隨身聽的電池早就沒電了。他無所適從,迷失了方向,彷彿有人在他心中注入毒液。他意識到自己臉上垂掛著淚水,而且社區的那些小兔崽子一面盯著他看,一面嘲笑他。他試著恢復鎮定:在艾夫利區,在一輛前往金字塔社區的公車上,人絕不能流露出脆弱的一面。他撇過頭去,卻首度意識到今晚枕邊將不再有她陪伴。

於是,淚水又止不住地流。

半夜。

馬汀從外祖父母的國民住宅裡自己的小房間出來。

電梯故障了,只好徒步走九樓下來。信箱多半遭損毀破壞,樓梯間不時傳來吵架聲。這裡,一切都還是老樣子。

他花了半個鐘頭才找到一座沒被砸壞的公共電話亭,然後把一張五十單位的電話卡插進插孔,撥了一通越洋電話。

一萬兩千公里外的地方,在舊金山是中午十二點半。柏克萊校園餐廳裡的電話響了……

49、48、47……

他心情有些緊張,於是閉上眼睛,只說:

「珂碧兒,是我。我們中午的約會,我準時來赴約了。」

起先,她笑了,因為她很驚喜,也因為她很幸福,接著她卻忍不住一直掉眼淚,因為沒辦法在一起實在太痛苦了。

……38、37、36……

他告訴她:他好想她、好愛她,真不知道自己怎能沒有……

她則說自己多麼希望能馬上就能在他身邊,跟他同枕共眠、擁抱他、撫摸他、咬他、愛死他。

……25、24、23……

他聆聽她的聲音,一切又浮現眼前:她肌膚的觸感、海灘沙子的氣味、她頭髮被海風吹拂的模樣、她說的那些「愛你」……

……他的那些「愛妳」、他溫暖著她脖子的手、他凝視著她的目光、他們相擁時的激烈和溫柔。

……20、19、18……

他驚恐地盯著電話機的小液晶螢幕,沒想到電話卡的單位竟然消耗得這麼快。

……11、10、9……

他們陷入沉默,因為聲音都哽咽了。

他們只聽著自己狂亂的心跳,和隔著該死的電話線,彼此仍勉強交織在一起的呼吸。

……3、2、1、0……

在那個年頭,還沒有什麼網際網路、電子郵件、Skype,或即時通訊軟體。

在那個年頭,從法國寄出的情書要十天後才能抵達加州。

在那個年頭,當你寫下「我愛你」後,要再等三個星期才能收到回信。

而花三個星期等一句「我愛你」,對二十歲的年輕人而言未免太殘酷了。

於是漸漸地,珂碧兒來信的間隔越拉越長,終至不再來信。

然後不論是學校餐廳裡的電話,或她宿舍裡的電話,她也幾乎不接了,多半變成她的室友替她記下留言。

某一夜,馬汀再也受不了,他把話筒扯下來,砸碎了公共電話亭的玻璃。憤怒使他做出了他向來痛恨別人做的事。他變成了那種自己所厭惡的人:那種會破壞公物的人、那種睡覺前需要先灌完一手啤酒的人、那種一天到晚抽大麻菸且什麼也不管的人:不管人生、不管幸或不幸、不管昨天或明天。

他心情沮喪,開始後悔認識了愛情,因為如今,他不知道日子該怎麼再過下去。每天他都說服自己相信明天會更好,相信時間能治癒一切傷痛,但到了明天,他卻沉淪得更深。

有一天,馬汀卻開始相信只要全心全意投入,他一定能贏回珂碧兒的心。他從行動中找到了振作的力量。他回到大學唸書,還去艾夫利區的家樂福賣場當店員打工。晚上,他在一個停車場擔任管理員,存下賺到的每一分錢。

就是在這種時候,他該要有個哥哥、父親、母親、最好的朋友,或某人,適時提醒他千萬別「把心整個投入」。因為,這麼一來,很可能以後永遠都無法再愛了。

這時馬汀身邊偏偏沒有這樣的人能給他任何建議,他只能聆聽他那「一顆火熱而盲目的心」。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日

珂碧兒,我的愛,

請容我再這麼叫妳,儘管也許是最後一次了。

我不太願意再自欺欺人,我感覺妳正在離開我。

對我來說,相隔兩地只更鞏固了我的感情,而我希望,在妳心裡,妳偶爾仍會想起我。

珂碧兒,我就在這裡,和妳在一起。

我比任何時候都要更親近妳。

目前,我們就像各在河的兩岸、彼此只能打手勢的兩個人而已。有時候,這兩個人可以在某座橋上短暫相會,免於所有的狂風暴雨,但很快又得回到自己的岸邊,等待以後能有機會再相聚、再相守。因為每當我閉上眼睛,想像十年後的我們,我總會看到很多我並不覺得不切實際的幸福畫面:有陽光、小孩的笑聲,以及一對依然恩愛,而且眼神默契十足的夫妻。

我不想讓這機會溜走。

我就在這裡,珂碧兒,就在河的另一邊。

我等妳。

我們之間的這座橋也許狀況不太好,但它是座牢靠的橋,它的那些大木樁已經撐過無數風雨。

妳不太敢跨過來,我可以明白。

而且我知道妳大概永遠也不會跨過來。

給我一絲希望吧。

我不要求妳答應什麼,不要求妳回覆,不要求妳給我承諾。

我只要妳給個徵兆。

這個徵兆非常簡單。隨著這封信,妳會收到一個特別的耶誕禮物:是一張十二月二十四日飛紐約的機票。這天我將會在曼哈頓,在帝國大廈腳下的那個戴拉羅咖啡館等妳一整天。如果妳覺得我倆還有未來,就來找我吧……

愛妳,

馬汀

商品簡介

即使受過傷、流過淚,仍然還有再愛一回的勇氣!

療癒天王紀優‧穆索筆下的戀愛,總是那麼危險得教人心痛,夢幻得讓人著迷!

※法國平裝版蟬連8週冠軍!熱賣突破180萬冊!

※穆索作品總銷量已逾800萬冊!高踞法國五大最受歡迎的暢銷作家!

為什麼要分離?因為命運。

為什麼會重逢?因為命運。

事到如今,我依然聽得見當時心碎的聲音;

事到如今,我只想對你說:我怎能沒有你?

於是他終於明白……

不論時光、距離,都未曾減少他對她的愛;

不論悲傷、寂寞,都未曾忘卻兩顆心緊緊廝守的那一刻。

一切都從舊金山天空下一個夏日早晨的初吻開始,他是法國男孩馬汀,她是美國女孩珂碧兒,第一次悸動,第一次擁抱,第一次感受到熱戀的甜美,第一次以為全世界都堆滿了情人的笑容……

卻還有,第一次的心碎。馬汀幾乎要忘記自己曾經這麼接近幸福,他怎麼也沒想到那段刻骨銘心的初戀竟會成為日後痛苦的根源,他痛恨珂碧兒,後悔認識愛情。在後來的日子裡,他成為一名藝術警察,志在追緝「名畫大盜」亞奇,彷彿只要逮到他,就能確認自己超凡的本領,彷彿只要刻意遺忘,就能徹底遠離那段痛徹心扉的戀情。

馬汀推測,亞奇在竊取梵谷的自畫像後,將親赴舊金山偷取象徵愛與純潔的「天堂的鑰匙」。而透過各方資料所拼湊出來的亞奇竟然如斯熟悉:專情而悲傷,孤獨而膽怯,最重要的是,亞奇和他一樣,深深愛著一個自己不能愛的人。他不是神出鬼沒的天才大盜,他是一個與自己如此相似的癡情男子!

追捕亞奇或許是馬汀天生的宿命,因為那不僅是一場追緝,更是馬汀面對恐懼、追尋真愛的契機。他將重回舊金山,在甜蜜初戀的場景,在珂碧兒存在的地方。然而這重逢脫離了太久,這重逢很危險,這一次,馬汀真能說出這些年來不斷迴響耳畔的話嗎?我怎能沒有你……

作者簡介

【最溫柔的法式療癒天王】紀優‧穆索 Guillaume Musso

一九七四年出生於法國南部的安堤布。十歲愛上閱讀,從此決定要成為小說家。十九歲時到美國生活數月,立刻愛上紐約。期間在冰淇淋店打工,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在回法國的路上,他的腦袋裡已經裝滿無數的寫作靈感。他在尼斯大學取得經濟學位後,繼續攻讀環保科學。他曾擔任高中老師,教授經濟學與社會科學,目前則專心從事寫作。

二○○四年,穆索出版了第一本小說《然後呢…》,即以新人之姿在法國書市締造了一百五十萬冊的驚人銷量!然而穆索的成功不僅於此,繼而推出的《救救我!》、《你會在嗎?》、《因為我愛你》、《我回來尋覓你》、《我怎能沒有你?》、《紙女孩》,本本均贏得法國讀者的衷心喜愛,屢屢空降暢銷排行榜的冠軍寶座。二○○七年,穆索榮登法國十大暢銷作家之列,二○○八年更晉升法國暢銷作家的前五名,出版的四本書同時佔據法國口袋版年度暢銷榜的前二十五強!二○○九年他又再度蟬聯法國五大暢銷作家之一,受歡迎的程度,無人能出其右!

穆索的作品總是洋溢著一貫的療癒特質,故事背景則常設於他喜愛的紐約,創造了其獨特的融合了懸疑與溫暖的現代風格。作品至今已被翻譯成二十六種語言,總銷量高達八百萬冊以上,除《然後呢…》已被改編拍成電影「今生,緣未了」外,《你會在嗎?》、《因為我愛你》亦已受到電影公司的青睞,即將躍上大銀幕。

譯者簡介

梁若瑜

東吳大學心理系畢業。以翻譯為職,以文字為樂。譯有《然後呢…》、《你會在嗎?》、《因為我愛你》、《我回來尋覓你》、《做你自己》、《找死專賣店》、《機械心》、《如今妳的世界永遠是黑夜》、《艾可說故事》、《那隻見過上帝的狗》、《韃靼荒漠》、《管他的,就去做吧!》、《綠色企業力》、《被切除的人生》、《某夜,月未升…》等。

批評指教請來信:escadore@gmail.com。

媒體推薦

比以往更讓人無法招架的新作,一本真正的寶物,你會發現你很難不貪婪地閱讀下去!──Ici Paris雜誌

令人屏息的懸疑小說,加上浪漫的情節,驚人的出色作品,充滿創造性!──費加洛文學報

在穆索的新作裡,愛的力量是全書的重心,出色地混合了奇幻與懸疑的元素!──每日電視週刊

令人興奮的小說,介於浪漫、懸疑與奇幻之間!──地鐵報

紀優‧穆索很有技巧地,藉由愛帶領我們探索懸疑與神秘!──北方之聲日報

我怎能沒有你?
Que serais-je sans toi?
作者:紀優‧穆索(Guillaume Musso)
譯者:梁若瑜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02-08
ISBN:9789573327691
定價:299元
特價:88折  263
其他版本:二手書 17 折, 5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