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末(上)十二則暗殺風雲錄
cover
目錄

總目錄

〈上〉

導讀 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 林水福

櫻田門外事變

怪傑八郎

花屋町的襲擊

猿路口的血鬥

斬冷泉

祇園舞台

〈下〉

土佐夜雨

逃命小五郎

大難不死

彰義隊的算盤

火燒浪華城

最後的攘夷志士

後記

天皇.年號一覽表

試閱內容

怪傑八郎

1

有種叫「劍相」的占術,類似於手相、骨相,幕府末期時盛行於武士之間。長州高杉晉作第一眼看到土州脫藩田中顯助(後來的光顯,受封伯爵)的佩刀時,便忍不住讚嘆,甚至為此強納他為門下弟子。由於高杉提拔,顯助在武士當中,居然也小有名氣,說來還真是託這把刀的福氣呢,總之,武士在風起雲湧的時代裡,拋頭顱,灑熱血,任誰都會對自己佩刀的吉凶感到在意吧!

據說,諸藩志士裡,有怪傑之稱的出羽浪人清河八郎的寶刀出自相州,出鞘時會射出七道懾人的光芒。根據刀相的說法,這種刀乃屬上乘,名喚「七星刀」,只要放在薄暗的燈光下照射,刀身便會浮現點點繁星般的冷光,不多不少正好七顆。而且,傳說擁有此刀的人將可取得天下。

當然,百萬支中也才只出這麼一支。

這把刀的主人清河八郎,原非武士出身,他是羽前國(現在的山形縣)東田川郡清川村的大地主齋藤治兵衛的兒子,少年時即有「神童」之稱。十八歲時,立志遊走他鄉。

齋藤老家,也是村長的家,戰國時期,在地方上堪稱「豪門」,刀櫃裡就封藏有二、三十把已生鏽的刀劍。清河八郎離家時,在刀櫃裡隨手挑了一把,可是,父親治兵衛卻從另一套油鞘中,抽出已經生鏽的刀遞給清河,說道:

「這把刀上沒有落款,你拿去江戶找人家重新磨過,說不定是寶貝呢!」

「太麻煩了。」

雖然不情願,清河還是收下了。

清河到了江戶,先是在東條琴臺、佐藤一齋的門下研究學間,後來又跟隨安積良齋,最後師事昌平品黌,刀術方面則拜文武雙全的千葉周作為師,他是個出類拔萃的天才。幾年時間,尤其在刀術方面,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敏捷果斷,只要被清河擊中身體,就別想再喘氣」的評語,甚至傳到附近其他武館。安政元年二月,他很快便自立門戶,在神田三河町創立北辰一刀流的武館,同時也開課傳授學問。當時,在浪士之間,若想擁有自己的勢力,往往藉著開課授徒,召募食客為手段。

這年,清河正好二十五歲。因為老家有錢,所以,他對於穿著打扮也極其講究,平時外出,身邊總帶著幾名書生,前呼後擁,一副達官貴人的公子派頭。這般情景,馬上家喻戶曉。人們只要一提到三河街的清河,儼然是江戶尊攘志士中,雄踞一方的大人物呢!

也就是在這時候,先前提過的那把生鏽的刀,此刻正留在芝愛宕下的研芳處研磨。

當初,這把刀若沒有託人研磨,或許,清河的命運會截然不同也說不定。

研芳只瞧了一眼,便瞪大雙眼,問道:

「這是古備前的吧!」(編註:備前為地名,所製刀劍近全國半數,自平安時代至幕末,名家單出,有古偽前派、一文字派、長船派等。)

「看起來像是初代兼光時的寶刀。就是諸侯的寶庫裡,恐怕也找不出幾把。」(編註:兼光,鎌倉末期至南北朝備前長船派的刀匠。)

「你是說,武士就不配戴這把刀嗎?」

「不!不!您誤會了。」

「說話小心點!」

這就是清河的脾氣,凡事都採高姿態。在他眼裡,世間的男人不過都是一群笨蛋罷了。

將劍留在磨刀坊,一晃已兩個月。再去拿時,刀脫胎換骨似地煥然一新。

「哇!」

褪去劍鞘,清河將劍直立豎起,刀身染著搶眼的斑點,零亂地分布著,一股森冷的寒氣浮蕩在刀鋒。劍長約二尺四寸,可彎度很大,一彈指會發出響徹雲霄般的清音。

——好傢伙——

清河凝視著自個兒的刀,半天說不出話來。研芳兩手捧著刀說道:

「我活到這把年紀,總算見識到一把好刀。上頭浮著的七顆星,您可知道象徵什麼來著?」

「咦?」

仔細一數,果然是浮現著七顆星。

「是什麼?」

清河問道。

「在刀相學的說法,這就是七星刀。」

「你也會看刀相?」

「哦!不!在您面前可不敢當。前些時候,松平主稅介先生路經本店,一眼便瞧出這把正是刀相學上傳說的七星刀。以前總以為不過是傳說罷了,卻萬萬沒想到會有幸親眼目睹。臨走時他還說,若是這劍的主人肯賞光,隨時歡迎到他府上一遊呢!您意下如何?」

「不必了!」

回到住所,清河急忙翻出有關刀相的書籍,上面記載:七星刀曾為聖德太子所佩,擁有的人將來一定可以君臨天下,或成為一代霸主。

——我能成為將軍嗎——

清河認真想著。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器量遠在千萬人之上。更何況,從去年美國的水師提督培里,挾著四艘戰艦的威力,脅迫幕府打開門戶以來,幕闊的狼狽狀,與在野甚囂塵上的攘夷論,在在都顯露出亂世即將來臨的跡象。

——雖非元龜、天正的戰國時代,不敢冀望擁有天下。總之,是我一展雄心大志之時——

可是,只憑小小武館的教練身分,就算大時代真的來臨,也無從發揮啊!只有藉助權門的力量了。

清河毫不猶豫動身前往藥研?的松平屋。

說到松平主稅介的家系,在德川家的支系中,是受到特別待遇的。他是三代將軍家光時,因涉嫌謀叛而被肅清的駿河大納言家唯一的後嗣。由於與將軍家的連枝關係,世世代代也領糧三百石,但卻是有祿無職,永遠沒有參與朝政的機會。

這一代主人主稅介先生是柳剛流高手,幕臣男谷精一郎會讚賞他身手不凡。因此,不論是從血緣上或本領上來說,清河不免對這位主稅介先生懷著一分特殊的期待——期待他的反叛。

畢竟,他是曾經威脅過將軍家光地位的謀叛人的子孫。

可惜,見了面後,他的期待落空。主稅介雖然身材魁梧,卻是位溫文爾雅的貴公子,對清河的興趣,還不如對那把刀來得專注。幾乎有半個時辰,他都在玩賞那柄寶刀:

「今天,真是一飽眼福哪!」

在他的臉上,流露出茶人寧靜、安祥的神情。原來,主稅介也不過如此罷了。日後,清河仍照常出入這棟宅第,也結識了一些經常在這屋子裡走動的幕臣。

包括日後稱「鐵舟」的山岡鐵太郎、「泥舟」的伊勢守高橋精一以及松岡萬等人,都是擅長於武術。後來在清河對抗幕府的工作上他們都曾鼎力相助。

這把七星刀果然將它的主人扶上權門之階。

商品簡介

江戶幕府無視先祖「鎖國」之令,竟意圖與重兵進逼的歐美列強交往,滿腔熱血的志士怒而倒幕,以暗殺為血腥的時代揭幕。對幕末的日本而言,櫻田門外的暗殺事件確實發揮了促進歷史躍進的作用;暗殺自此變得面貌複雜,既可如史詩般崇高受人謳歌,亦可能是攫取功名利祿的不入流手段而已。

司馬遼太郎聲稱厭惡暗殺手段,卻以此為主題,花費一年時間,寫就十二則短篇小說。「歷史有時是靠鮮血染成的。雖然人們並不期待如此,可是暗殺者、被暗殺者的屍骸卻同樣是歷史的寶貴遺產。」──司馬遼太郎便是由此觀點,重新審視幕末的暗殺事件,將焦點集中在人物本身與事件的關係,由小見大,描繪出狂瀾奔騰的幕末時代。

作者簡介

司馬遼太郎

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中譯作品有《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等。

譯者簡介

孫智齡

一九六三年生,日本東洋大學文學碩士。職業家庭主婦,業餘從事日文小說翻譯。譯作有《幕末》《陽暉樓》《平家物語》(一、二冊)《花食》《東京爬樹偵探》《光球貓》(皆遠流)等。

作者自序

後記

雖然嘴巴裡一直唸著:「討厭暗殺這種行為。」

可是,這一年下來,也寫完了數百張稿紙。

暗殺者的定義是:沒有任何暗示或警告,突然出手襲擊對方,或是使用詭計置人於死。這樣的人,可說是最卑劣、下流了。

雖然我認為「為了天下人的利益,不得不死」的觀念,在客觀的角度上來看全無根據,但這可能是我這種生逢太平盛世的讀書人,才會有的囈語吧!

有時候,歷史還是靠鮮血染成的。

所以,即使我們不願意,暗殺者與被暗殺的人,都仍是歷史的寶貴遺產。

我希望能從這個立場重新審視幕末的暗殺事件,並嘗試以小說的形式,將它記錄下來。

為什麼說是「小說的形式」呢 ? 因為幕末的暗殺事件,原是迫於當時政治形勢的一種政治現象。所以,書中的主題,再怎麼說都是政治思想本身,而若要寫歷史,自然就得對政治情勢和政治思想有所交代不可,這麼一來,它可能要占去本書大半的篇幅。

若是對歷史不感興趣的讀者,這可要比過時的政治新聞版還要枯燥無味呢!

因此我盡量避免從歷史角度去探討問題,而將重心擺在人物本身以及事件的關係上。既然不是在寫歷史,對於眾說紛紜的事件,筆者也就大膽放手,採用自以為與事實較為接近的說法,加以改寫成小說。

雖然暗殺是歷史畸形的產物,可是,我們卻也可以從它感受到當時「歷史」的沸點究竟有多高。俄國革命黨計畫暗殺俄皇亞歷山大二世時,在整個過程中計畫曾更改了十一次,直到成功,總共長達十五年之久。對於他們的執拗,恐怕是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人很難想像的吧!

在這本小說中,並未收錄以殺人著名的岡田以藏和河上彥齋,對於這兩位幕末時期典型的暗殺者,井上友一郎氏、海音寺潮五郎氏以及今東光氏都有詳細精彩的作品問世,我就不再多此一舉了。

寫完這本書時,不禁對暗殺者究竟能為歷史帶來多少貢獻,感到懷疑。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不過,「櫻田門外之變」卻是個例外,它的確發揮了讓歷史向前躍進的作用。這可能也是世界史上難得一見的例外吧!

之後,受其影響而盛行於幕末時期對佐幕人士、開國主義者的暗殺行為,都只能列為二流,而暗殺者的素質,也日趨低下。櫻田門外的暗殺者則懷有崇高的史詩精神,從容赴義的情懷。

可是,隨著二流、三流的衍生,暗殺無形中已經職業化,成了獲取功名、利祿的一種手段而已。

暗殺是絕不受肯定的行為。然而,由於這群暗殺者的存在,使得幕末史上增添一分幽暗中的華麗,卻是不可否認的。

昭和三十八年十一月

名人導讀

導讀

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

林水福

1

《幕末》原題為《幕末暗殺史》,從昭和三十八年一月起至十二月止於《ALL讀物》上連載。單行本《幕末》是由〈櫻田門外事變〉及〈怪傑八郎〉、〈花屋町的襲擊〉、〈猿路口的血鬥〉、〈斬冷泉〉、〈祇園舞台〉、〈土佐夜雨〉、〈逃命小五郎〉、〈大難不死〉、〈彰義隊的算盤〉、〈火燒浪華城〉、〈最後的攘夷志士〉十二篇讀立的短篇小說組合而成的。

《幕末》是繼《新選組血豐錄》之後發表的,同時另有以土方歲三為主角的《劍,飛騰吧!》與描繪幕末風雲人物?本龍馬的《龍馬行》。在那一時期司馬遼太郎將焦點集中在幕府末期的變革。

《新選組血風錄》裡有濃厚的子母澤寬《新選組始末記》(子母澤於大正十二、三年深入調查新選組事蹟,遍訪繼新史學者尾佐竹猛、井野邊茂雄、藤井甚太郎等,多方取材始撰成)的影子,到了《劍,飛騰吧!》對新選組的理解、解釋,以及全貌的掌握逐漸有遼太郎個人特殊的味道。

《幕末》可說是上述大作撰寫時的「餘滴」吧!

雖說是「餘滴」卻相當清爽可口。

遼太郎為什麼寫這一部暗殺史?意圖何在?寫法如何?

在《幕末》單行本上,遼太郎說:

「儘管口中常唸『我討厭暗殺』。

可是,這一年來,寫了幾百張稿紙。

暗殺者的定義是「沒有任何暗示,也不發警告,突然襲擊,或者以使用詭計殺害他人者」是最卑劣的人!

這種觀念,可能是向我這樣生逢太平盛世,不必「為天下而死」的讀書人的夢囈吧!

歷史,有時需要靠鮮血寫成。

儘管我們不喜歡;暗殺者,與被凶手擊斃的屍骸都是我們歷史的遺產。

以這種眼光,重新審視發生在幕末的暗殺事件,且以小說方式撰寫。」

日本從萬延元年到慶應三年,短短的七、八年間,留下無數的暗殺記錄。政治上有大改變時,往往出現各種恐怖行動,法國大革命、俄國革命的過程中,也有類似的現象。

恐怖行動的政治改革所產生的直接作用意外地少。恐怖行動主義者無視於公家法律的存在,對社會、政治的矛盾,企圖以身體去修正、改變,因此,才有暗殺的行為產生。當然,暗殺者、被暗殺者,各有其理論;只是,也有其理論處理不了的問題。

司馬遼太郎在《幕末》,不從政治面切入,而是以暗殺者及其事件為中心,將焦點集中在暗殺者與被暗殺者身上,成功地刻畫出動亂期的人物造型。

2

如上述《幕末》由十二個短篇小說組成,以人物為重點;然而,它究竟有何特色?尤其是在暗殺者身上表現出什麼特殊的性格?

〈櫻田門外事變〉被暗殺的對象是井伊直弼。根據歷史記載,井伊生卒年是一八一五~六○,江戶幕府末期大老,因將軍繼位問題與水戶派對立,主張第十四將軍由紀州藩的慶福繼任;一八五六年私自與五國締約,為了鎮壓反對者掀起安政大獄,株連甚廣。後被水戶派暗殺。

〈櫻田門外事變〉執意暗殺井伊的有兩家人,即有村兄弟與日下部阿靜、松子母女。

有村家大哥俊齋在一次偶然機會認識了西鄉吉兵衛(隆盛)和大久保利通(一藏),三人結成莫逆之交,受薩摩藩前藩主齊杉的影響,立志現身「井伊斬奸」的工作。

日下部伊三次--薩摩藩最有名的尊王攘夷志士,曾出仕水戶藩,安政大獄時被捕死於獄中,

「井伊不亡,國家必垮」--這也可說是伊三次的遺言;未亡人阿靜及其女松子,靠這句話活下去,把弒夫之仇與為國(藩)除害兩者合而為一。半為籠絡,半為報答,阿靜把松子許配給有村三兄弟中的老三治左衛門,就在治左衛門出發暗殺井伊的前一天。

把女兒嫁給毫無生還機會的男子,是犧牲,也是報答。

後來,治左衛門自殺,長兄俊齋娶松子為妻,是另一種「弟終兄及」,松子與治左衛門是否有夫妻之實,也就沒有人追問了。

薩摩藩計畫與水戶藩聯合暗殺井伊,事到臨頭,只剩下有村兄弟兩人,為了顧及薩摩藩的名譽,兄弟兩人抱著必死的決心;水戶藩感於兄弟倆的義氣,也就不計較薩摩藩的失信了。

可以說兩兄弟的義氣挽救了薩摩藩的面子。

義氣,這東西雖有封建、老舊的味道;然而,整個社會義氣蕩然時,也就減少幾分可愛與純真。

《幕末》描述的暗殺者、被暗殺者之間,流動的「義氣」與「武士道」精神,是日本國民的性格。

身為小說家,把歷史上的暗殺事件寫成小說,為了使故事更加精彩可讀,難免添油加醋,但司馬遼太郎仍未完全抹殺、歪曲歷史的真相。

例如對於〈大難不死〉中的聞多(明治維新後改名井上馨),在司馬筆下「聞多和俊輔對女人都沒有什麼品味可言;不過,俊輔多少有選擇,還算是正常人的心態。至於聞多卻是來者不拒,只要是女人就可以。對於女人不講求品味,對於人生志業也不會有所堅持。聞多與俊輔同屬尊王攘夷派,然而當兩人從橫濱出發,抵上海港,目睹全然西化的上海港時,聞多就說:「俊輔啊!雖然國內口口聲聲吵著要攘夷,我可放棄了。你看看這些軍艦,要是他們全攻了過來,也管不了什麼攘夷不攘夷的了。」

〈大難不死〉中的聞多,多次被刺,總是逃過一劫。司馬遼太郎對聞多的評語是:「這個男人或許當初在山讚井町的袖解橋下就該一命嗚呼也說不定。後來,他在維新政府伊藤博文的庇蔭下,歷任顯職,而以貪官污吏的巨魁之名遺臭後世。」

與《大辭林》對井上馨的說明:「一八三五~一九一五,政治家,長州人。通稱聞多。活躍於討幕運動,第一次伊藤內閣時以外相身份致力於條約改正。歷任農相、內相、藏相等。在財政界份量重。」

兩者比較,遼太郎藉小說針砭人物之意圖相當明顯。

又〈逃命小五郎〉中描述的是桂小五郎,毫無武士氣魄,遇難則逃,「一逃再逃,四處奔逃,最後,竟然成了為逃而逃」。無數的武士,棄屍荒野,桂卻存活下來,受到新政府以元勳之名禮遇。因此,遼太郎說:「所謂的元勳,不過是活下來的一群人。至於維新後,充當政治家的桂反而未能施展抱負,或許,能多次死裡逃生,正是桂真正的才能所在吧!」

司馬以「鳥瞰的方法」撰寫歷史小說,仔細蒐集史料,深入研讀,以自己直接的感覺不斷探尋歷史人物的「虛實」,這種態度與傑出的歷史學家相通。《幕末》所描述的各種人物造型,心理與行動,栩栩如生,此外,還可窺見司馬史家的史才、史識、史通!

〔導讀者簡介〕

林水福,一九五三年生,雲林縣人。日本國立東北大學文學博士,專研日本平安期文學及近現代文學。曾任日本梅光女學院大學助教授、東北大學客座研究員、輔大日文系主任。已發表學術論文數十篇於中日學術專刊;散文、評論散見各報章雜誌。譯著有《蒼狼--成吉思汗》、《沉默》、《母親》、《影子》、《醜聞》等十數本。

幕末(上)十二則暗殺風雲錄
幕末
作者:司馬遼太郎
譯者:孫智齡
出版社: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0-10-01
ISBN:9573267047
定價:250元
特價:79折  198
特價期間:2020-12-23 ~ 2021-02-05其他版本:二手書 52 折, 13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