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H斷掌事件(全新封面版)
cover
試閱內容

暗黑系GOTH

1

暑假已經過了約二十天。返校日那一天,我看見了久違的森野。

朝會還沒開始。她到了以後,穿過教室裡嘈雜的人群,走到我的位子旁。

我們從來沒有互相問候的習慣。森野來到我面前,從口袋裡掏出一本筆記本放到我桌上,那本子看起來很陌生。

那是一本手掌般大小的筆記本,封面是茶色的合成皮,一看便知道是文具店會賣的那種常見類型。

「這是我撿到的。」她說道。

「這不是我的。」

「我知道不是你的。」

不知為何,她拿出筆記本後顯得有些興奮。

我拿起放在桌上的筆記本,合成皮製成的封面摸起來十分光滑。

我隨意翻開一看,前半部分寫滿了蠅頭小字,後半部分則是一片空白。

「你從頭讀讀看!」

我依她所說,開始讀起那些不知是誰寫的文字。文章裡換行的字句很多,倒像是一些羅列的條目。

五月十日

在車站附近認識了一個叫楠田光惠的女孩。

年齡是十六歲。

一跟她搭訕,她就上了車。

就這樣一直把她帶到了T山。

女孩一邊眺望窗外,一邊說她母親現在熱中於報紙的投稿欄。

把車停在T山的山頂附近。

從行李箱中拿出藏著刀和釘子的提包。女孩看見了,笑著問我那是什麼。

……

文章到這裡還沒結束。

我對「楠田光惠」這名字有點印象。

三個月前,有一家人到T山去郊遊,那是一個小男孩和父母組成的三口之家。由於連日工作的勞累,父親一到山頂就躺下休息,儘管小男孩想叫醒父親和自己一起玩,但始終未能如願。

中午過後,小男孩獨自跑去樹林裡散步。

正當母親發現自己的孩子不見了的時候,一聲慘叫從樹林深處傳來。

夫婦二人衝進林中找到了小男孩,只見他微微抬起頭,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好像在注視著什麼似的。

父親和母親順著兒子的視線望去,才發現那裡的樹幹上布滿了黑紅色的污漬,而且,上面還有一些古怪的小東西被釘子固定在與視線成水平的地方。再往四周一看,周圍的樹幹上也有用釘子掛起來的東西。

這些東西是屬於楠田光惠的。她的身體在密林中被人解剖了!眼球、舌頭、耳朵、大拇指、肝臟……所有的部分都被釘子固定在樹幹上。

其中一棵樹上,從上到下依次釘著左腳的拇趾、上嘴唇、鼻子和胃;而在另一棵樹上,她的其他器官被刻意地排列起來,如聖誕樹上的裝飾品一樣。

這樁兇案震驚了全國。

森野拿來的筆記本上,清楚地記錄了犯人殺害楠田光惠後,從哪個部位開始肢解屍體,並將其釘到樹上,以及在這過程中使用了哪類型的釘子等等。這些不帶任何情感的描寫,篇幅足足有好幾頁。

我曾經從電視、雜誌和網路上看過不少有關這個案件的報導,所以十分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不過筆記本裡的記述對我來說卻是陌生的,如此詳盡的細節從未在任何一家媒體上出現過。

「依我看來,這本筆記本是殘殺楠田光惠的兇手掉的。」

楠田光惠是鄰縣的高中生。最後一個見到她的人是她的朋友,兩人是在車站前的大廈分手的。如今,這件異乎尋常的殺人案在全國鬧得沸沸揚揚,而楠田光惠正是「第一名」受害者。

除此以外,還發生了另一件犯罪手法類似的案件,極有可能是同一個殺人犯的連續作案。

「第二名受害者的情況也寫在裡面啊!」

六月二十一日

跟一個抱著購物袋、站在路邊等車的女孩搭訕。

女孩說她叫中西香澄。

我提議開車送她回家。

當車駛向H山的時候,她發現不是回家的方向,便開始吵嚷起來。

停下車來,用釘錘砸了她,她終於安靜下來了。

把她扔到H山深處的一間小屋裡。

……

一個月前,專科生中西香澄的名字傳遍了全國,各家新聞、報紙紛紛大肆報導,而我是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知道出現了第二名受害者。

她躺在H山的小屋裡。這幢房子閒置已久,屋主是誰已無從知曉。整間屋子大概長三公尺、寬三公尺,牆壁和地面均由木板拼合而成,屋頂嚴重漏水,屋內滿是雨水滲透的痕跡,空氣中更彌漫著一股霉味。

H山的山麓住著一個老人。一天清晨,老人上山採摘野菜,發現以前一直緊閉的小屋大門打開了,他覺得奇怪,於是決定去探個究竟,可是剛靠近,一股惡臭便撲鼻而來。

老人站在門口朝屋裡張望,完全看不清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中西香澄被排列在小屋內的地板上。和第一名受害者一樣,她的身體已經被切割了,每塊肢體相隔十公分左右整齊地鋪開,屍塊在地板上形成了十乘十的點陣──也就是說,她的身體被分割成了一百個小塊。

筆記本中記載了這一次解剖時的情景。

兩樁案件都沒有目擊證人,殺害她們的犯人仍然逍遙法外。

媒體把這兩件慘案稱為連環殺人奇案,至今仍議論紛紛。

「我很喜歡看有關這個案件的報導呢!」

「為什麼?」

「因為案件很奇特啊!」森野淡淡地說。

其實我也是出於同樣的心理而非常關心這案件的報導,因此,我明白森野想表達的意思。

殺人、碎屍,世上真的有人這麼做,而且真的有人成了犧牲品。

我和森野對這種陰暗的事情特別感興趣,還喜歡蒐集一些悲慘、恐怖,聽後讓人魂不附體的奇聞軼事。

儘管沒有直接說出口,我倆卻能憑著一種默契,彼此感覺到對方皆擁有這不可思議的癖好。

或許,一般人不禁會對這種事情皺起眉頭,但我倆的感覺的確異於常人。因此,當我們談論世界各地的刑具、執行死刑的種種方法時,總是把交談的聲音壓得很低。

我合上筆記本,抬頭一看,森野正望著窗外。我知道,此刻她一定在想像中西香澄的各個部位被排列在地板上的情景。

「這本筆記本是在哪裡撿到的?」

聽我這麼一問,她就娓娓道來拾獲筆記本的經過。

昨天傍晚,森野坐在一家她經常光顧的咖啡館裡。這家咖啡館的老闆沉默寡言,店內光線昏暗,環境幽靜。

她一邊喝著老闆為她煮的咖啡,一邊翻看《世界殘酷物語》。

忽然,她聽到了雨聲,往窗外一看,原來下起了暴雨。

森野看到一些正準備離開的客人們回到座位。或許他們想在咖啡館裡多坐一會兒,等暴雨停止後才離開。

這時,除了她以外,咖啡館內共有五個客人。

森野站起來往洗手間去,走了幾步,覺得腳底的感覺怪怪的,往下一看,原來她不小心踩到黑色木地板上一本不知是誰掉落的筆記本。於是,她撿起筆記本,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絲毫沒有尋找失主歸還筆記本的意思。

從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顧客的人數沒變,他們正在窗前觀賞雨中的景致。

只要看看外出歸來的老闆的衣服,就可知道外面暴雨的厲害程度。才一會兒工夫,他全身都濕透了。

森野又重新開始看書,彷彿已把筆記本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暴雨停後,外面又是陽光燦爛。

有幾個客人已經離開座位,消失在窗外的人流之中。

夏日的陽光很快就把路面曬乾了。

森野是在回家之後才想起口袋裡的筆記本,在家裡開始閱讀本子裡的內容。

「我去了兩趟洗手間。第一次去的時候,地上還沒有筆記本。後來下起了暴雨,店內的顧客人數也沒有變化。當我第二次去洗手間的時候,筆記本出現在地上了,犯人那時應該就在咖啡館裡。犯人一定是住在附近的人!」

說著,她在胸前緊握拳頭。

兩具屍體的發現地點,距離我們住的鎮只有兩、三個小時的車程,當然不能否定犯人就住在這個鎮上的可能性。

可是,這件事感覺似乎不大真實。

這個案件,今後也許會一直流傳下去。雖然至今尚未破案,但我覺得這事件的詭譎程度絕對符合所謂的奇人異事。現在全國對這一案件議論紛紛,連小學生也非常關心各種後續的報導,整個案情已經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了 。

很難想像這個犯人就住在我們附近。

「這本筆記本可能是根據媒體的報導,再加上自己的想像編造出來的吧!」

「你不妨繼續讀下去。」

森野說話的神情就像在推銷某種商品似的。

八月五日

將一個叫水口奈奈美的女孩叫上了車。

在S山附近的蕎麥麵館認識的。

S山南邊的樹林裡有一座神社。

領著女孩進了樹林。

……

在密林深處,筆記本的主人將刀捅進了這個叫水口奈奈美的女孩的腹部。

根據筆記本裡的記述,她的身體被肢解了。筆記本詳細記述了她雙眼被挖出時的情景,以及她子宮的顏色。

之後,水口奈奈美就被遺棄在樹林深處。

「你以前聽過水口奈奈美這個名字嗎?」

森野問道。我搖了搖頭。

目前還沒有關於發現水口奈奈美屍體的報導。

2

我和森野是升上二年級後,被編進同一班才認識的。起初,我很驚訝世上竟有人能和我一樣,過著與他人老死不相往來的生活。不管是下課時間,還是走過走廊的時候,她都與別人保持一定的距離。總之,她屬於不合群的學生。

班上只有森野和我會作出這樣的舉動。儘管如此,我卻不會像她那樣,總以一種冷冷的目光注視同學間的喧囂和打鬧。相反地,我不但會對別人的話作出回應,而且為了使人際關係更圓滑,甚至還會說上一、兩個笑話。我做了一些使自己能過普通生活的最基本的事情。

不過,這一切都是表面工夫,而那些投向同學們的微笑也多是違心的。

這一點在我們剛開始交談的時候,就已經被森野看穿了。

「能教教我怎樣才能做出你這種表情嗎?」五月底某一天放學後,森野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我面前,毫無表情地說道。

從此以後,我們就不時攀談起來。

森野只穿黑色的衣服,由修長的直髮至足底的鞋尖,她整個人被包裹在一片昏暗的黑色中,可是,她的膚色卻是我所見過最雪白的,她的雙手就像用瓷器做成。森野的左眼下方有一顆小黑痣,這顆痣有如小丑臉上的圖案一樣,賦予她一種魔幻般的氣質。

雖然與一般人相比,森野的表情變化少得可憐,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譬如,她會津津有味地翻看那些介紹殺人魔在俄羅斯殺死五十二名婦女和兒童的書,這時的她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臉上完全沒有身處同學們的吵嚷聲中所顯露的那種不堪忍耐、痛苦難當的表情。一看到這樣的書,她的眼睛就閃閃發光!

只有和森野閒聊的時候,我才會撕掉自己臉上的偽裝。要是換了別人一定會覺得奇怪,為何我說話時臉上毫無表情,連半點微笑也沒有。然而,跟她說話的時候,這些就變得無關痛癢了。

也許森野是出於同樣的理由,閒暇時,把我視為聊天的夥伴。

我倆都不愛惹人注目,因而總是極力避開同學們的喧嘩,把自己隱藏在教室的一角,過著悄無聲息的生活。

不久,學校放暑假了。後來,我便看到了那本筆記本。

返校日隔天,我們在車站會合後,轉乘駛向S山山麓的電車。

這是我第一次在校外和森野見面,也是第一次看見她穿便服而不是學校制服的樣子。她依舊選擇了色調暗沉的衣服,而我從她的眼神中發現,自己竟然也穿著一片深沉顏色。

車廂內非常安靜,絲毫沒有擁擠的感覺。我倆各自看書,並沒有交談,她在看一本關於虐待兒童的書,而我讀的則是由某個著名少年犯的家人所寫的。

下車後,我們走到車站附近一處破舊的香煙攤,詢問那裡的老婆婆,S山一帶共有多少家蕎麥麵館。老婆婆說蕎麥麵館只有一家,而且離這裡不遠。之後,森野發表了似乎很切中要害的見解。

「香煙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而香煙販賣機又奪去了那位老婆婆的生計。」

看她的樣子,好像並不指望能從我口中得到什麼巧妙的回答,所以我沒有理會她。

我們朝蕎麥麵館的方向走去,腳下的道路慢慢變成了上山的斜坡,並順著綿延的山勢向遠處彎曲地延伸開來。

蕎麥麵館位於S山山麓的一條小吃街上。這裡並不熱鬧,沒有多少車,也看不到多少人,感覺有些冷清。雖然蕎麥麵館的停車場裡連一輛車也沒有,但店門口仍然掛著一塊「營業中」的牌子,於是我們走了進去。

「犯人就是在這裡遇到水口奈奈美的吧?」

森野環視了店內一圈,好像來到某處名勝古蹟一樣。

「目前只能說,他們有可能在這裡相遇,而我們正是為了確認這一點才來這裡的。」

我認真地看著筆記本,沒理會她。

筆記本上的字跡是用藍色原子筆寫成的。

本子裡所記載的內容並不僅是三個女孩被害的經過,除此以外,還有好幾個山名,而且這些山名都被寫在筆記本的第一頁上,似乎是犯人在殺害那些女子前寫的。

山名的前面還有◎、○、△、×的符號。三名受害者遭遺棄的山名處都有「◎」這一符號,由此可推斷犯人在這裡所列的山名,應該是他認為適合棄屍的地方。

從筆記本中找不到任何顯示其主人身分的文字。

我們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把筆記本交給警方,反正即使我們袖手旁觀,犯人也會落網。

警方要是看到了這本筆記本,也許可以更快抓到犯人,而受害者的數目也可能會相對地減少。按理說,我們是有義務將筆記本交給警方的。

可是,很遺憾,我們是如爬蟲類般冷血的高中生。我們已經決定要保持沉默,不會承認自己撿到過什麼筆記本。

「要是出現了第四個受害者,那她一定是被我們所殺的。」

「我真受不了你!」

我和森野一邊吃著蕎麥麵,一邊談論起這些事情。然而,事實上她完全沒有「受不了」的表情,眼下最讓她感興趣的是蕎麥麵,所以她才敷衍一句罷了。

我們在蕎麥麵館打聽了神社的方向。

森野一面走,一面注視著筆記本,她不斷用指尖撫摸封面,凡是殺人魔可能觸及的地方,她都摸了一遍。從這樣的舉動來看,她對這個犯人充滿了敬畏之情。

我心裡其實也有一點這種感覺。我知道這是不應該的,毫無疑問,犯人應該受到懲罰,我們不應以一種崇拜革命者或藝術家般的目光來注視他們。

而且,我還知道有一些特殊的人常常很崇拜惡名昭彰的殺人犯。我知道,我們不能變成這樣子的人。

然而,我們兩人的心早已被筆記本主人犯下的種種罪行俘虜了。犯人在日常生活的某個瞬間,越過法律所規定的界限,恣意踐踏別人的人格和尊嚴,並將別人的身體破壞得面目全非。

這就像噩夢一樣,在不知不覺間牽制著我們。

要前往神社,必須從蕎麥麵館沿著一段長長的石階繼續爬上山頂。

我們兩人都對運動抱有一種莫名的厭惡,所以既不喜歡斜坡,也不喜歡台階。

當我們好不容易終於到達神社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累得快不行了。我們在神社的一塊石碑上坐下來喘口氣。種在神社內的樹木高大、繁茂,盛夏的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間照射下來。

我倆並排而坐,耳畔迴盪著從頭頂上空傳來的蟬鳴。森野的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不一會兒,她擦了擦汗水後站起來,開始尋找水口奈奈美的屍體。

「犯人和水口奈奈美曾經在這裡走過吧?」森野一邊與我並肩而行,一邊低聲說道。

我們從神社的盡頭朝樹林方向走去。

我們並不知道犯人當時是朝哪個方向、走了多遠,因此只能試探性地搜索。

不知不覺間,胡亂地找了一個小時。

「啊,可能是那一邊呢!」

森野說著,轉到另一個地方,不一會兒,就聽見她從遠處叫我的名字。

我朝著聲音的方向跑去,在崖下看見森野的背影,她僵直地站在那兒,雙臂無力地垂著。森野就站在她的旁邊,我也看到了。

水口奈奈美就在那裡。

在樹林與山崖間的一棵大樹的陰影下,在夏天微暗的光線之中,她一絲不掛地坐在那裡。

她腰部著地,背靠著粗大的樹幹,雙臂和雙腿無力地張開。

頸部以上什麼也沒有。

頭被放在剖開的肚子裡。

兩個眼球已經被割下,放在她緊握著的雙手裡。

空空的眼窩中塞滿了污泥,嘴裡也填塞著腐葉和泥土。

她背靠的樹幹上還纏繞著一些東西,那是本該在水口奈奈美腹中的內臟。

整個地面上殘留著發黑的血跡。

稍遠一點的地方散落著她的衣服。

我們呆呆地站在她的面前,靜靜地看著。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只是靜靜地看著這具屍體。

商品簡介

無數讀者引頸期待的夢幻經典名作,

台灣終於推出中文版!

天才乙一兼具黑色美學與純白情感的名作,迷人到令人心痛!

◇ 榮獲第3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

◇ 週刊文春2002年度10大推理小說!

◇ 探偵小說研究會2003年度10大本格推理小說!

◇ 「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2003年度10大推理小說第2名!

◇ 「YAHOO!Japan」讀者票選2002年度最佳推理小說第1名!

◇ 已改編成漫畫和電影,由本鄉奏多主演,DVD熱賣中(請洽各大影音商店及購物網)!好萊塢版電影正由20世紀福斯電影公司籌拍中!

藉著傷人,來表達自己對愛的渴望;

因為被傷,才感到自己確實存在。

也許我們每個人的心裡,

都棲息著這樣一頭虛弱的野獸……

誰知道呢?也許在嘈雜的人群裡、在教室的對角線上,我和森野夜便是受內心的野獸牽引著,向彼此靠近。

對人性所謂光明不屑一顧,直直探入光線照不到的黑暗角落──像我和森野這類人,有人稱為「GOTH」。當然,我們並不會實際去傷人或故意被傷,但對於與屍體有關的事件,特別是愈陰森、愈駭人聽聞、愈被形容為「變態」的事件,我們反而愈感興趣。尤其,森野身上似乎分泌了某種特別會吸引變態狂的荷爾蒙。也許就是因為她?一次又一次,我幸運地有了親臨犯罪現場,甚至比死者更迫近死亡的機會。

不可解的是,有時死亡令人傷痛,有時死亡反而是解脫;有時候,讓人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去所擁有的。望著森野那修長纖細、幾乎不像有血液流動的白皙雙手,使我想到第一次和她起了連結的那樁「斷掌」事件。如果那些突然被截斷、莫名與過往永別了的手掌會說話,它們究竟會對我說什麼呢?……

看似合群、其實如爬蟲般冷血的「我」,和擁有魔幻氣質的暗黑系美少女森野,純憑興趣刨挖人性的罪惡深淵,卻掘出了一頭頭渾身是傷、森然喘息的野獸……明明寫的是一個個「天生如此」的駭人怪物、一篇篇令人冷汗直流的驚悚故事,自乙一筆尖滲出的,卻是一滴滴直直蝕入靈魂的眼淚!

誰知道呢?如果那些斷掌會說話,它們恐怕會說:「乙一,你真是個要命的天才!」

作者簡介

乙一 OTSU ICHI

1978年10月21日生於日本福岡,血型A型,豐橋技術科學大學畢業。妻子是名導演押井守的愛女。

1996年,17歲的他以《夏天.煙火.我的屍體》獲得第6屆「JUMP小說.非小說大獎」出道,一舉成名,如今已是日本當代最重要的大眾小說家之一。他的寫作範圍極廣,橫跨懸疑、驚悚、推理、奇幻、純愛等,尤其擅寫短篇,超乎想像的情節、緊密俐落的節奏、冰冷凝滯的氣氛、出其不意的結局,加上多變的敘事手法和過人的組織能力,因而被譽為「天才乙一」。

2003年,他以《GOTH斷掌事件》榮獲第3屆「本格推理小說大賞」,並入選週刊文春、探偵小說研究會和「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10大推理小說,以及「YAHOO!Japan」讀者票選2002年度最佳推理小說第1名!本書更已被改編成同名漫畫,並於2008年拍成電影,由本鄉奏多、高梨臨主演。連好萊塢也計畫拍成英文版電影,目前正由20世紀福斯電影公司進行籌拍中。

他在2003同年出版的《ZOO》亦榮獲「YAHOO!Japan」讀者票選年度最佳推理小說第3名,以及週刊文春2003年度10大推理小說!而書中的5個短篇故事更分別由5位名導演拍成5段式電影,掀起了一股乙一旋風,也使他在文壇「驚悚大師」的地位更為穩固。

除了驚悚懸疑的「黑乙一」式小說外,他另有屬於「白乙一」的作品,例如《失蹤HOLIDAY》、《只有你聽到CALLING YOU》、《寂寞的頻率》等短篇集,筆觸除了帶有濃濃的希望,還有令人感動的愛,細膩地撫觸年輕人的親情、友情和愛情世界,使受傷的心靈獲得溫柔的療癒,因此也廣受讀者的喜愛與好評。

名人推薦

現在談乙一,認識的人更多了,他的作品,不管是黑乙一或白乙一,拆解人格,衝擊人性則是一貫的特色,然後,傳說中的逸品──《GOTH斷掌事件》,千呼萬喚,終於等到了。六個短篇,看似獨立卻也前後呼應,緊扣第一人稱「我」和「森野」這對高校男女的異常心理與微妙互動,開展出驚悚戰慄的獵奇遊戲。冷靜與殘酷之間,有著變態心理的殺人快感,有著扭曲心靈的補完重建,這回化身暗黑系的乙一,正施展不同的魔法讓讀者體驗另一番不同的心痛感。

──小葉日本台

我認為這本書實在是無法推薦給所有人,或許只能告訴特別的你──想要一窺人性黑暗面的你。

獵奇。病態。禽獸。創傷。敗德。殘虐。

異常平靜的敘事,娓娓道出的那些曾是人類的存在化為肉塊與鮮血的過程,以及那群非人的「怪物」們在深淵之中的日常。

不用思考,只需要順著你自己「想知道」的慾望,就必定再也無法從這連串悽慘的魅惑移開視線。

將驚悚與推理小說元素融合再塑的乙一代表傑出短篇連作──凝視昏暗深淵的旁觀者,卻也總是屬於漆黑。

──林依俐

想要被故事統治的時候,乙一是個很好的選擇。總覺得乙一很難被簡單分類為黑或白,兩種乙一相互滲透,精準發揮說故事的誠意,每當闔上書頁才明白原來人性遠比想像複雜,或者透明。就算不需要結論式的體會,只偏取閱讀的愉悅,乙一也令人滿意。六則短篇集成的《GOTH斷掌事件》,我最偏愛〈土〉。讀著的時候,不知為何,會想起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裡的〈沉默〉,也許嵌藏在字行裡的恐懼與溫柔,都隸屬同一座暗黑系。

──孫梓評

雖然大家都說善跟惡中間有條灰色地帶,並不像黑白那樣涇渭分明,但是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對善惡有一個自我界定。只是因為那條線劃在哪裡是百人百樣,共識多的,線條密集些,看起來就黑;有同感的人少,空白處多,灰色就偏白了。

根據顏色深淺、基色的不同,據說至少可以調出256×256種不同的灰色。乙一這本書,正是這樣一本用各顏色排列重組而成的灰色故事集。蓄意殺人,是黑,過失殺人,是灰。但是知道哪裡有殺人犯,找到線索與真相卻知情不報,是白還是灰?

書中的兩位高中生主角,是乙一用來挑戰讀者判斷善惡界線的量尺。雖然書中多處有殺機殺意殺人,但是在看完書時,留給讀者的餘韻卻不是害怕恐怖,而是憐惜。因為,青春不該這麼沉重。

──張東君

《GOTH斷掌事件》是一本在角色塑造上較為獨特的短篇連作集,利用不帶情感的第一人稱敘事,強調出主角的個性所在。縱使在動漫畫作品中,這樣帶有黑暗氣息、以特殊神秘感贏得讀者及觀眾喜愛的角色並不算少見,但也的確較少成為故事主角。而在這本作品裡,乙一除了讓這類角色成為主角,更將其中的神秘感揭露開來,出乎意料地強調出某種異質化的面貌,使得本書雖然作為推理小說,卻也同時成為了一部純屬好奇、與正義毫無關聯的異色之作。

──劉韋廷

乙一寫出一種乾淨的殘虐,閱讀這本書的經驗愉快到讓人不安。在過程中你會忍不住自問,這部連篇小說集裡的「我」和森野夜,只是自以為很酷很陰鬱的普通青少年,還是對旁人造成威脅的病態怪物?無傷大雅的古怪興趣,跟即將脫韁的危險執迷之間,界線到底在哪裡?他們在哪一邊?「你」又在哪一邊?

──顏九笙

GOTH斷掌事件(全新封面版)
GOTH―リストカット事件
作者:乙一
譯者:陳可冉、秦剛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11-28
ISBN:957332704X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37 折, 1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