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變13秒
cover
試閱內容

站在前面負責說明的男人叫做松山。他看起來非常緊張,天氣明明不熱,但打從一開始,他的太陽穴就泛著汗水的光澤。

「這張照片,是利用X光天文衛星成功觀測到的黑洞。正確說來其實並不是黑洞本身,應該說是四周空間受到黑洞影響後的模樣。」松山開始說明,他的聲音略帶顫抖。他接下來的敘述,超乎大月的想像。與其說是意外,不如說他過去壓根不曾想過這種事。

說明完畢後,松山呼出一口大氣。

「以上就是P-13現象的概要,此現象的發生機率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五,這是電腦運算出來的答案。美國與英國,還有中國,都做了相同的計算,最後做出的結論都一樣。」

大月托腮,低聲沉吟。「那麼,結果到底會怎樣?如果發生那種現象,世界會有什麼變化?會導致事故或災害嗎?」

「我們的結論是,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變化。這就跟我們無法預知未來一樣。」

「這樣豈不是無從擬定對策嗎?我又沒有要你預知未來。我只是叫你假設一下可能發生的情況。」

「不,問題是,我們只知道可能會發生某種變化,但在邏輯數學上,要加以推斷是不可能的。比方說,」松山舔唇。「假設這個現象使得總理坐的位置移動十公尺,到那面牆附近的話。」

「然後我就會撞牆嗎?」

「不,牆壁也同樣會移動十公尺。同樣的,我們也在移動。一切都會同時移動,所以就結果而言誰也無法掌握變化。」

「你是說整個地球都一起移動嗎?」

「也許該說是整個宇宙。」

看著一本正經的松山,大月開始懷疑這些傢伙究竟是在說真的還是開玩笑了。畢竟,這番話實在太脫離現實了。

「不僅是空間,在時間上也會有同樣情形。假設總理的手錶慢了十三秒好了。如果別的鐘錶也都慢了十三秒,不僅如此,如果所有現象都慢了十三秒發生的話,想必誰也無法指出總理的手錶慢了。」

「我不太懂。」大月側首不解。「到頭來,你是說並不會發生任何改變嗎?」

「不是不會發生,是我們無法掌握。」

大月抓抓頭,轉向田上。「召集全體閣員。找個適當的名義,別讓媒體記者起疑。」

閣員們在三天後召開的臨時內閣會議上的反應和大月預料的相同。在場全員幾乎是一臉茫然地聽完說明。

大月環視閣員,笑著說道:「老實說,我也不太懂。所以,只要知道最近將會發生這麼一個現象就夠了。」

「可是總理,話雖如此,屆時社會上還是避免不了混亂。」說這句話的是國土交通大臣。

大月表情一沉,環視在座全體。

「如果公開宣布,肯定會造成恐慌,也可預見會有人趁機犯罪。我認為,此事應該一切保密。事實上,昨晚我已跟美國方面談過了。對方也持同樣意見。我們一致認為,縱使要公開,也得等一切現象結束之後。」

閣員之間並無驚訝表情。不只是這種問題,封鎖某些情報不讓國民得知,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他們的腦中浮現的,是另一件事。

「可是,做得到嗎?」如此咕噥的是防衛大臣。

「所以,我希望做得徹底一點。」大月斷然表明:「P-13現象發生期間,為了避免重大案件或重大意外發生,請各位盡量提高警覺。」大月說完,把目光轉向國土交通大臣。「尤其是安西先生的部門特別重要。還有,警察廳和防衛省,恐怕也有必要擬定特別方案。」

兩部會的首長一起抬頭。從大月的座位上就看得到防衛大臣的臉在抽搐。大月看了,不禁一笑。

「請你別看得那麼嚴重,只不過是短短十三秒啊。其間,世界只要靜止不動就行了。」

「呃,麻煩您再說一次。是幾時來著?」文部科學大臣一邊扶正老花眼鏡一邊問。

「日本時間,三月十三日下午一點十三分十三秒。」大月看著備忘錄說。「接下來那十三秒,對地球來說將是決定命運的時間。」

久我誠哉的視線,不斷在三個螢幕之間擺盪。雖是三月,車中卻如梅雨季節般悶熱。他很想開冷氣,卻又無法在引擎空轉的狀態下一直把車停在路邊。這輛車現在偽裝成宅急便的貨車了。

久我凝視映出三樓窗口的那個螢幕。他知道那些人的房間在三樓,但是房間窗子終日窗簾緊閉。螢幕映現的是走廊上的窗子。

不久那條走廊出現一名男子。接著又有一人走來,二人開始站著交談。

久我拿起麥克風:「我是久我。敵人出來了,不過現在還不能行動,等他們上車之際再包圍。」

久我取出手機,聆聽報時。他取下手錶,調整指針。出任務對時間時,他習慣連秒都對。

他正要將手機放回口袋時,手機響了。什麼時候不響,偏偏在這種緊要關頭──。

「有什麼事嗎?現在,我們正要動手逮捕那批強盜殺人犯。」

「我就是知道,才趕緊打電話給你的。老實說,剛才我被刑事部長找去,接獲一個奇怪的指令。一點至一點二十分之間,盡量不要有動作。」

「啊?」久我不禁愕然張口。「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說得更正確點,我接到的指令是,今天十三點整至十三點二十分之間,盡量不要讓警察同仁從事危險任務。」

「從一點到一點二十分……?為什麼在那二十分鐘之內不能行動?」

「我也不太清楚。說不定,和那個恐怖行動預告事件有關。」

「預防恐怖行動和逮捕強盜殺人犯要怎麼扯上關係?」

「所以就跟你說我也不清楚啊。總之在那二十分鐘之間,好像要盡量避免危險行動。就算真有必要採取行動,也務必要避開一點十三分前後,命令是這樣說的。」

「一點十三分會發生什麼事嗎?」

「不知道。詳情好像要等改天再說明。」

「可是,我這邊不動起來不行呀。犯人馬上就要從巢穴出來了。如果放過這次機會,下次不知幾時才能逮捕他們。」

「我也不是叫你別逮捕犯人。只是,如果有辦法緩個幾分鐘的話,希望你考慮一下。當然,逮捕犯人是第一優先。事後如果造成什麼問題,我會負起責任。」

「知道了。」久我掛斷電話,忍不住暗自納悶。從搜查一課課長的語氣聽起來,這事背後好像有相當大的政治力量在運作。不過話說回來,只要在一點十三分前後避免採取行動,到底是為什麼?

久我的眼睛瞥向監視後門的螢幕。「喂,那傢伙在做什麼?」

「會是誰呢?好像不是我們的人。」

久我嘆氣:「那是轄區分局的巡查。在這件的案子裡,他應該是負責初步偵查的人員。你去找個人把他帶過來。」

上野用無線電和應該守在後門口附近的幹員連絡。不久,從監視器畫面可以看到,躲藏的年輕男子被久我的部下帶走了。

「他大概只是想在哥哥面前好好表現一下吧。」上野替男子說好話。

貨車的車門拉開了,裡面有二名男子。其中一個是大哥誠哉,久我冬樹光看背影就知道。

「找我幹嘛?」冬樹用不情願的聲音說。

「我當然沒有要找你幹嘛。我只是不希望你妨礙我們工作。」

「我什麼時候妨礙到你們了?我只不過是在後門監視。」

「那樣就叫做妨礙。接下來的事交給專門人員就行了。如果隨便插手可能會受傷喔。」

「我當然──」知道──冬樹這下半句還沒說出口就被誠哉抬手制止。他順勢拿起無線對講機。

「那些人走出三樓房間了,總共五人。全體就定位,我現在也過去。」車子引擎發動了,誠哉在拉上車門前看著弟弟的臉,表情像是要教誨他。

「你給我待在這裡。絕對不准動。」

目送車子駛離後,冬樹拔腿就跑。他跑向可以清楚看見大樓正面玄關的地方。三名男子正要走出來。其中二人拎著大型旅行袋,另一名光頭男子兩手空空,但是小心翼翼地以銳利視線掃視四周。

不對勁,冬樹暗想。剛才誠哉明明通知部下,離開房間的有五人。還有二人到哪去了?

他回到大樓後方。躲在建築物後面窺探情況。放眼望去,不見埋伏的探員。也許所有的人都繞到正面玄關去了。

後門口走出一名男子。他走近停在路旁的敞篷車。一邊做出提防四周的動作一邊上車。

那一瞬間,某樣東西自他的外套縫隙間露了出來。

是手槍──冬樹感到全身血液沸騰了。他衝上馬路,擋在正要駛離的車子前方。「我是警察。熄掉引擎,舉起雙手。」

就在冬樹正欲掏出手銬之際,側腹傳來一陣劇痛。他不由得彎下身子。是電擊棒──閃過這個念頭時,車子已發動引擎。

別想逃──冬樹撲向車子尾部。

「還有十秒。」負責人乾澀的聲音響起。

大月凝視大型螢幕。他雖然看不懂上面的圖表,但起碼知道斜下方出現的數字正在倒數。那個數字,正以009、008、007的方式不斷變換。

敞篷車在賓士旁邊停下。三名男子正要鑽進賓士時,光頭男子從副駕駛座鑽了出來。久我也知道他手上有槍,冬樹看來已虛脫無力了。

久我朝麥克風高叫:「圍捕!圍捕!」

接著他從車中衝出,把手伸進外套的暗袋裡。

駕駛敞篷車的男子看到這一幕,再次踩油門。車子急速前進,但冬樹不肯鬆手。

埋伏在四周的探員一同現身。光頭男子露出狼狽的表情,扣下手槍扳機。

久我隨即受到全身衝擊,仰身往後翻倒。

聽到槍聲而回頭的冬樹,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倒臥的誠哉,胸口染成一片血紅。哥哥中槍了。

在衝擊與絕望造成的思緒混亂中,他將憎恨的雙眼轉向前方。擠出渾身力氣,試圖爬上座椅。

這時駕車的男子一手繼續握著方向盤,另一手持槍瞄準。他的嘴角浮現冷酷的笑容。

冬樹看到他的手指勾上手槍扳機了。

槍口噴出火花。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穿越了某種東西。頭顱到胴體、雙腿,逐一貫穿某種看不見的薄膜。同時,他也感覺到某種東西貫穿了全身。那個東西甚至連每一個細胞都一一穿越。

下一瞬間,冬樹霍然回神。他依然攀附在車子尾部,車子依舊在奔馳。

不過他看到前方時,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方才開車的男子不見了。就在他打算設法爬到駕駛座之際,車子撞上了某種東西。但車子沒停,最後撞上路邊護欄,終於停止下來了。

冬樹離開車子,繞到車前。車子的保險桿與護欄之間,夾著一輛壞掉的摩托車。為何摩托車會倒在馬路中央呢──。

但這種疑問只能算是枝微末節。冬樹聽到猛烈的爆炸聲,轉身向後,眼前展現的情景令他愕然。

所有的車子都失控了,四處發生衝撞。一輛車猛然橫越人行道,撞上剛才還載著他的那輛敞篷車,駕駛座上空無一人。一陣汽油味飄來,他慌忙跑開。數秒後,車子發出爆炸聲,隨即被大火包圍。

冬樹逃進附近的建築物,進去之後才發現那是百貨公司。店內明亮潔淨,但是有個怪異到了極點的地方,那就是建築物內沒有半個人影。

他繼續往上走。每層樓都是同樣的狀況:空無一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焦慮造成的冷汗流遍冬樹全身。他取出手機,試著打電話給每個認識的人。可是,沒有人接起電話。最後他開始輸入簡訊了,內容如下:

「是誰都行。總之看到這個的人請和我連絡。久我冬樹」

按下全部傳送後,他開始搭電扶梯下樓。他期待有人會回覆簡訊,但抵達一樓,走出百貨公司後,依然沒收到任何回音。

外面的狀況比之前更加惡化了。

冬樹束手無策,只能呆立原地。一切的一切都令他莫名其妙,所有的人都從世上消失了。冬樹放聲吶喊。那是野獸般的吼叫。縱使他想壓住這衝動,嘴巴也違反他的意志,大大張開,讓聲音自喉頭深處不斷冒出。當他吼完後,一陣劇烈的暈眩襲來。他當場蹲下,抱住腦袋。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實世界──。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冬樹死了嗎?其他的人都跑到那裡去呢?這跟P-13現象有關嗎?東野圭吾最新震撼人心之作《異變13秒》,八月三十日將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

商品簡介

世界改變,善惡也跟著改變。殺人變成一件善事?救人變成一種負擔?崩壞的東京,正上演著人類的終極劇碼!東野圭吾「人性劇場」最高傑作!不到最後一秒無法放手!3月13日13點13分13秒到26秒,這命運的13秒之間,即將出現無法想像的殘酷世界……根據專家的緊急報告,黑洞的巨大能量波將襲擊地球,造成名為「P-13現象」的異變,但卻無法預測這個現象究竟會為世界帶來什麼改變。於是日本政府只好頒布一道命令:「三月十三日下午十三點十三分前後,所有公務人員應避免從事危險任務。」然而,就在十三日十三點十三分的十三秒,一對警察兄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Keigo Higashino1958年生於日本大阪市,大阪府立大學工學部電氣工學科畢業。曾在汽車零件供應商擔任工程師,1985年以處女作《放學後》獲得第31屆「江戶川亂步賞」後,隨即辭職,專心寫作。1999年以《秘密》一書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2006年又以《嫌疑犯X的獻身》榮獲第134屆「直木賞」,成為史上第一位囊括日本文壇三大獎項的推理作家。早期作品以校園青春推理為主,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獲得「寫實派本格」的美名。後期則逐漸突破典型本格,而能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

譯者簡介

劉子倩

政大社會系畢業,日本筑波大學社會學碩士,現為專職譯者。

異變13秒
パラドックス13
作者:東野圭吾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0-08-30
ISBN:9573327082
定價:320元
特價:88折  282
其他版本:二手書 31 折, 10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