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革命:愛,在荒野流動
cover
目錄

序:傾聽來自荒野的聲音

第一篇 閒話人生的醇味 

人不痴狂枉少年

而今何事最相宜

別時容易

到舊金山戴朵花

勇於做自己

秋天的感懷

看電影,回想那段看海的軍旅生活

預知死亡紀事

睡不著覺的祕探

餅乾盒裡的相片

東張西望顛倒夢想

第二篇 在荒野,革命也可以溫柔

生命的輕與重

字辭的隨想

那我把你給勾起來

消費時代的選擇

周公恐懼流言日

誰信任你?你信任誰?

臺灣有可能再度偉大嗎?

世界太新,必須用手去指

我不敢做個熱愛大自然的人

向母親姬亞懺悔

秋天裏的閱讀──豐收繁榮之後的崩壞?

確定與不確定的

如何在「烏合之眾」中進行有效的討論

來吧,趕一場熱鬧的集──相遇在荒野

一滴水要如何永不乾涸?

為什麼吃漢堡會破壞熱帶雨林?

有樹,就還有希望

兵馬俑與消波塊

留給後代最珍貴的遺產──請保留公園綠地

愛她,就不要傷害她

第三篇 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讓我們相遇

一生玩不夠的樂活族──遲玉堃

三頭六臂的女人──劉月梅

大地的女兒──葉美青

小蟻小蜂們的孩子王──李元瑞

化身自然解說員的孤鷹──游永滄

水生植物,就像他的孩子──邱錦和

打包全家去旅行──涂淑愛

我所認識的調查局探員──張念陽

玩美生活夢想不熄火──陳慈佈

拯救珊瑚的海龍──羅力

為黑枕藍鶲跳大熊舞──熊帆生

海金沙的美麗人生──呂姮儒

特殊教育的專業社工──高永興

疼惜所有的孩子--張鳳梅

馬太鞍濕地裡的超級解說員──吳永斌

從王爺的子弟,到社區的守護神──謝水樹

從狗屎巷到胭脂巷──黃淑娟

船長的第三隻眼睛──周李禎祥

自然與和諧的新人生──童中白、周子玉

補習班名師變身荒野遊俠──陳明慧

綠色啟蒙運動,在北京萌芽──梁從誡

與海洋真情相遇的追夢人生──范欽慧

熱愛山地部落的男人──王世綸

減法美學──蔡永和

灌溉綠色童年的農夫──呂銅城、張瀞芳

試閱內容

〈第1部 閒話人生的醇味〉

人不痴狂枉少年

前自己刻了一個閒章──人不痴枉少年。步入中年之後不敢再用,怕別人說:「這人老了,一直在提當年勇」。其實不是啊,我心底想的不只是人不痴狂枉少年,而是人不痴狂枉中年啊!

───────────────────────────

前一陣子,曾經回到母校對著即將成為醫師的學弟學妹們演講,也回想起自己當年的學生生活。

那是一九七○年代,我喜歡把它稱為理想正在燃燒的年代。物質當然缺乏,見識或許不足,視野也非常局限,但是胸中卻滿溢著改善社會的熱情。嗯,那是一個想到未來眼睛會發光的年代。

在那樣的氛圍之下,每天除了參加社團活動,就是關在房間裏K雜書。我幾乎什麼書都讀,歷史、哲學、藝術……往往到學校不是去上課,而是要找同學準備辦活動;教科書則是考前二星期才會翻開來。

或許是自己長得太一板正經,從學生時代參與的社團或活動都是「仰之彌高」的理想性活動,比如說山地醫療、口腔衛生推廣服務隊、系學會,或者是創辦童軍團、當班代、當社長……理應是又嚴肅又有理想的「有為青年」,但非常遺憾,大家都不知道,我很喜歡開玩笑的。那幾年學校有幾件「公案」至今未破,就是因為沒有人相信是我主使的。

當年,每逢年過節,我總會來個惡作劇,調劑調劑醫學院沉悶的氣氛。頭些年是小規模的,後來就以全校為對象,愈玩愈大。比如說,由於註冊當天是學校人最多的時候,冬天時我就會在註冊前一天找好一群同學,大家寫好各式各樣好玩的春聯,半夜穿好黑衣黑褲運動鞋,然後在學校各處張貼(比如說在教官宿舍門楣貼上「六畜興旺」……等等),貼的時候我們都用疊羅漢,貼到讓人撕不到的高處。

夏天呢,不適合貼春聯,就改吹保險套。早幾天從醫院的家庭計劃服務單位找來許多打保險套,然後像吹汽球般吹得很大(真的可以吹得很大,你現在就可以試試看),還特地去買鮮乳加在裡面;然後一樣用疊羅漢的方式,綁在大家一定看得到,但是又扯不到的高處。

據說當年教官們在低年級班上詢問了很久,卻不知是誰做的。他們怎麼可能知道,主謀其實是早就和自己及老師、主任們平起平坐的實習醫生們呢?後來,那幾個「大汽球」一直被解剖學教授保護著不拆下來,放了好多年。

以前自己刻了一個閒章──人不痴枉少年。步入中年之後不敢再用,怕別人說:「這人老了,一直在提當年勇」。其實不是啊,我心底想的不只是人不痴狂枉少年,而是人不痴狂枉中年啊!

《菜根譚》【*1】裡有段話:「君子閒時要有吃緊的心思,忙處要有悠閒的趣味。」用輕鬆自在的心情過日子,懂得所謂「戲而不謔」,開玩笑而不傷人,同時隨時提醒自己調適生活上的壓力,這些大概是在都市叢林裡重要的求生之道了!

【*1】【編按:明代洪自誠著,是人生智慧格言,有前集和後集,前集有225項,後集有134項,共收錄359則格言。】

三十年的朋友

人生的幸福,很多時候是在於一些看起來沒有什麼意義的事情,比如和多年不見的老朋友碰面聊天,比如和小朋友在山間步道散步。年輕時,以為偉大的東西,往往在追求到之後,覺得不過爾爾;反而是當年我們認為不值一顧的小事情,會回過來日日夜夜啃蝕我們的心。

這星期,連續接到二位高中時代老朋友的電話。

羅綸有是我高一時的同班同學,去年秋天他回臺灣,依例抽空與我碰面時,感慨地提到:「我們已經認識三十年整。」與羅綸有這三十年來幾乎都沒有間斷過聯繫,雖然我們只同班一年,高二他讀社會組,我讀丙組(理工醫學類),但是因為編輯刊物,以及在高三時進入畢聯會一起編畢業紀念冊,經常請公假一起翹課出去看電影。因此,畢業後一直維持著信件往返,即使他到國外工作,每次回國也會碰個面。

至於林成龍則是高中社團認識,我們一起代表童軍團到日本訪問,雖然都讀醫,但是不同班。記得高三下學期有一段時間,他常到班上找我一起吃午飯,到後來我乾脆帶兩個便當一起吃(他從高雄到台北讀書,沒有便當可以吃)。記得林成龍學業成績非常好,畢業時三年總成績是建中前幾名;後來,除了醫學臨床工作外,他也往學術發展,是英國牛津大學的博士,目前在全世界排名前幾名的醫學院擔任系主任。這次回國是應政府之邀,針對臺灣的生物科技發展連續作了四場演講。在每天演講開會及正式飯局緊湊匆忙的行程中,之所以一定要在回英國的前一天與我碰面聊聊,是因為他最近收到三張白帖之後,大受刺激,覺得無論如何一定要與老朋友見面。

雖然羅綸有與林成龍二人並不認識,但是我還是一起約在家裡碰面。到便利超商買了便當,微波熱一下,就坐在陽台看著鳳凰颱風來臨前漂亮的夕陽,一邊吃著晚餐。

羅綸有剛辭掉摩根史坦利銀行【*2】中國分行董事長的職務,打算回臺灣定居。他的大兒子已經上高中,將來要到哪裡讀書都隨其選擇;他掛心的是目前才十歲的雙胞胎女兒,因為出生之後二、三歲就離開臺灣,雖然中文會講會看,但是思想言行以及文化習慣已經逐漸像西方人。羅綸有說:「實在不甘心養個美國人!」於是打算搬回臺灣,讓孩子建立文化的根源。

其實,林成龍也正面臨孩子認同的十字路口,正徬徨於是否要放棄在英國的研究教學與臨床工作,應香港中文大學【*3】的邀請擔任醫學院院長,回到華人的社會。

當然,生命的抉擇有許多考慮的因素,除了個人的理想之外,還得顧及家人或其他生涯的條件,不是旁人可以置喙的。不過,我當然是希望他回來臺灣,也正如林成龍自己說的:「看看是不是可以幫臺灣實實在在地做一點事!」

除了這些嚴肅的話題之外,老友碰面,最舒服地除了可以風花雪月、百無禁忌隨便亂開玩笑之外,也難免回憶起過往年少輕狂的歲月,彼此唏噓一番。

平常置身於同事、客戶或社會賢達之間,不免需要戴上面具,一副人模人樣、正經八百的樣子,其實是很累的。只有在老朋友見面時,可以很自在的現出彼此的原形。

隔天星期日,正是鳳凰來襲當天,和另外一群認識近二十年的朋友碰面,這是荒野保護協會成立之前,我所主辦的民生健士會裡的老夥伴。

當晚是劉倫凱(當年我們稱小凱,現在已變成老凱或凱老了吧!)五十歲生日,大夥兒起鬨說,民生健士會就改名「夏瓣生健士會」(下半生健士會)重新出發。嗯,我也打算在七夕情人情當天,重新設一個專屬夏瓣生健士會的部落格,號召老伙伴們,開始好好經營自己的下半生。至於為什麼要挑情人節,做為開張的黃道吉日呢?因為我們要好好善待自己、傾聽自己、做自己最親密的情人吧!

【*2】【編按:一家成立於美國紐約的國際金融服務公司,提供包括證券、資產管理、企業合併重組和信用卡等多種金融服務。】

【*3】【編按:簡稱中大,成立於1963年10月10日,是香港第二所大學,亦是受政府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並可頒授學位的高等教育院校之一。起初由新亞書院(1949年成立)、崇基學院(1951年成立)、及聯合書院(1956年成立)組成,現計畫於2012年擴充至九個書院,是香港唯一仿效牛劍實行書院聯邦制的大學。】

〈第2部 在荒野,革命也可以很溫柔〉

來吧,趕一場熱鬧的集──相遇在荒野

想起來,這大半輩子無非也是這樣一場閒情,一場起鬨,朋友們一吆喝,一湊手,再難的事也敢去動一動!

荒野這一場好熱鬧的集,錯過不得的啊!

張愛玲【*1】曾這麼美麗的描述:「於千萬人之中,遇到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也沒有別的話語,惟有輕輕問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遇者,不期而會也!

生命是一場大的遇合。

印度人一向認為凡是兩河交會點一定是聖地。

每當不同的觀念、不同的生命態度觸動我時,我總會驚起肅立,恭恭敬敬的領受這種心神領會。

我想,思想的交會也是神聖的!

很珍惜在荒野中與每個夥伴的相遇。

來吧,一起來荒野吧!

小時候看古人曲水流觴,踏花歸去,看那狂放醉酒,肝膽相照,兩肋插刀,看那末央歌書中,眾多真摰情意在流動著……當年總是遺憾,那個時代好可惜沒有趕上!可是繼而一想,呵,我們也有我們的。

想起來,這大半輩子無非也是這樣一場閒情,一場起鬨,朋友們一吆喝,一湊手,再難的事也敢去動一動!

荒野這一場好熱鬧的集,錯過不得的啊!

【*1】【編按:本名張煐,一九二○年生於上海。二十歲時便以一系列小說令文壇為之驚豔。她的作品主要以上海、南京和香港為故事場景,在荒涼的氛圍中鋪張男女的感情糾葛以及時代的繁華和傾頹。有人說張愛玲是當代的曹雪芹,文學評論權威夏志清教授更將她的作品與魯迅、茅盾等大師等量齊觀,而日後許多作家都不諱言受到「張派」文風的深刻影響。】

因緣的開始 一場剛開始,正在發生的故事……

「思源埡口的風呼嘯著,圍繞著簇簇跳動營火的他們,心愈來愈熱。一群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既醉心於臺灣的美,也痛心於環境的破壞。

他們熾烈地討論:怎麼可以讓臺灣交到子孫手上時,仍保有流水深深、禽鳥弄波的清澈,回復鷹隼盤旋、雁鴨繽紛的藍天?怎樣可以凝聚這一團熾熱的火,匯集眾人的力量,自己關心自己的環境?

那一夜,他們決心要成立一個以保護自然生態、推廣自然教育為宗旨的荒野保護協會……」

以上這段文字,是鄭一青夥伴在1998年五月天下雜誌所做的專訪中寫的。

1994年四月八日,雖然時序已屬春天,但是在思源埡口的氣溫入夜後已降至攝氏三、四度左右。一群三十多歲,來自社會各行各業的朋友,和正當壯年的徐仁修【*2】,一位著名的生態攝影家、作家,在廢棄的軍營裡的一場營火邊對談,開始了荒野保護協會籌備的序幕。

之後,這群人展開了漫長的荒野行腳,從宜蘭、雙連埤,一直到最南邊的墾丁鵝鑾鼻,在一次又一次的探查中,荒野的理念與組織逐漸成形,在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台北五級的大地震中誕生了荒野保護協會。

整個因緣的開始,是由來自香港的任麗嫦夥伴,推薦徐仁修老師加入由我主辦的民生健士會(可以算是讀書會,但更像溫馨的大家庭聚會),在一九九四年元月例行的民生健士會室內演講中,徐老師主講了臺灣自然生態之美,引起了這群人的關注,大家被臺灣美麗的大自然所感動,而發心願努力保護它。

也因此,從一開始,「荒野」就是一般民眾對居住環境的問題,所自發匯聚的行動力量;直到現在,仍在成長演化中的荒野,不斷上演著一幕又一幕動人的故事。

這個「說不完的故事」,正等待著你我一起共同參與。

【*2】【*編按:知名作家、自然生態攝影家。出身新竹縣芎林鄉,客家人。曾派駐尼加拉瓜擔任農業技術顧問,一九七四年開始在菲律賓、西爪哇、東馬來西亞、沙巴、美國西南部、泰北、寮國與緬甸等地攝影旅行。一九八四年曾任牛頓雜誌的攝影師。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在臺灣成立了荒野保護協會,以籌款購買荒地保留其生態和物種為宗旨。其文章富含人文與土地的思考,配以攝影和真實的蠻荒經歷,獲得了不少文學獎項,如吳三連報導文學獎、吳魯芹散文獎等。】

〈第2部 在荒野,革命也可以很溫柔〉

消費時代的選擇

我們常常很感慨:「現在的孩子們在用水泥糊好的窯中烤蕃薯,在網室中看見蝴蝶及螢火蟲,在水泥運動場中騎自行車……我們是否可以讓他們重享在田間釣青蛙、捉泥鰍的歡樂,以及收成後田裡烤蕃薯的香味,在鄉間田梗騎腳踏車的自在?」

曾經,我們以為,新科技的使用,會帶來更多的閒暇、更豐盛的物質,使我們更快樂、更幸福。可是事實上,結果是每個人卻工作時間愈來愈長,壓力愈來愈高,對未來愈來愈焦慮。

這是因為我們處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消費時代。這種叢林法則的競爭,抵銷了科技進步帶給個人的好處。比如說,企業在競爭下,想盡辦法減少成本、提高生產;可是即使企業成功存活了,企業追求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在同樣條件下擁有更好的生產力,達成更高的獲利目標;因此員工在創造企業成長後,並不會獲得減少工作或更高薪資的獎勵。就這樣必須成長、再成長,同時每個工作者也被鼓勵不斷地消費。由於企業在大量生產下的商品,必須被消費掉,因此透過無所不在且無所不用極的廣告與行銷,來刺激消費。

於是,人們不斷工作來支付不斷增加的消費,而這些消費也反過來逼大家更賣力工作。人們在這無止境的循環中疲於奔命,逐漸喪失了感受生活的能力,也不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因此,失去了真實的快樂與幸福感。

我們其實可以練習不必再被消費廣告所制約。

我們其實可以讓自己過得簡單一點,專注在生活中最基本的東西,學習對物質抱持感恩惜福之心,就像弘一大師【*1】。我一直記得夏丏尊【*2】在描述法師吃飯時,好像可以吃出一粒一粒米飯的滋味。

是的,米飯,荒野這些年也嘗試呼籲民眾種自己吃的米。荒野保護協會【除了保護自然荒野,保護萬物眾生棲息之地外】,另一方面,我們也盼望人能【重新找回與自然相處之道】。在荒野自然教育中心,淡水基地的康莊,我們嚐試種植有機米。透過每個星期的工作假期,我們號召荒野的義工來這裡親自插秧、除草、收割、打穀。其中還有許多小朋友一起參與。

自然中心號召數百位夥伴們加入,成立了「穀東會」,但是我們的穀東不只是交錢贊助然後等著領白米,而是必須承諾能自己下田耕種,讓夥伴們帶著孩子體驗農村的傳統生活。對大人來說,這也是很棒的「工作假期」,尤其都市人太缺乏體力勞動,周末假日能到田裡面,踩著泥土滴下汗,反而可以獲得心靈上真正的休息。

我們常常很感慨:「現在的孩子們在用水泥糊好的窯中烤蕃薯,在網室中看見蝴蝶及螢火蟲,在水泥運動場中騎自行車……我們是否可以讓他們重享在田間釣青蛙、捉泥鰍的歡樂,以及收成後田裡烤蕃薯的香味,在鄉間田梗騎腳踏車的自在?」

我們希望與下一代分享祖先留下的美麗山水,因此我們不能不行動,不能不參與。

【*1】【*編按:原名李叔同,譜名文濤,幼名成蹊,學名廣侯,字息霜,別號漱筒;出家後法名演音,號弘一,晚號晚晴老人。生於天津河東,祖籍山西洪洞,明初遷到天津,因其生母本為浙江平湖農家女,故後來李叔同奉母南遷上海,每每自言浙江平湖人,以紀念其先母。精通繪畫、音樂、戲劇、書法、篆刻和詩詞,為現代中國著名藝術家、藝術教育家,中興佛教南山律宗,為著名的佛教僧侶。】

【*2】【*編按:本名夏鑄,字勉旃,號悶庵,浙江上虞人。幼在家塾讀書,能作八股文,考取生員。著有《平屋雜文》、《文章作法》、《現代世界文學大綱》、《閱讀與寫作》、《夏尊選集》、《夏尊文集》,譯有《愛的教育》、《近代日本小說集》。】

〈第3部 瞬間迸發的熱情,讓我們相遇〉

小蟻小蜂們的孩子王──李元瑞

「你能想像嗎?若干年後,當你知道某一位官員適時阻止了一件不當的山林開發案,使得成千上萬依附而生的動、植物、昆蟲能免於砍伐之浩劫,而得以存活……記者訪問時,他道出背後真正促使他做出如此重大決策的原動力,竟然是因為小時候參加過炫蜂團,在活動中受到影響所培養出來的情操!只要想到將來一定會有那麼一天,我現在的疲累,就化為欣慰與滿足了!」

年紀愈長,愈覺得生命中冥冥中會有特別的機緣存在,同時我們也不能太「齒」。

我與李元瑞非常有緣份。在讀醫學院時,我們向同一個房東租房子,兩人隔著一道薄薄的牆住了許多年。畢業後,他第一梯次七月入伍,抽到馬祖服役,臨上船前托我買星象盤,我到基隆送行,同時,自己順便也多買了一副,於是三個月後,我也搭著同艘般到馬祖南竿;更巧的是,在當年數萬人的駐軍中,我們居然又分發到同一個小單位。

小鎮醫生的心願

其實早在大學時,我們一起創辦了學校的童軍團,逢年過節也會一起吆喝些夥伴,在學校裡搞點不傷大雅的惡作劇。退伍後,我留在台北,他回到三芝老家開業,當個小鎮醫師。在鄉下開業時間被綁得很死,但是,他偶爾還是會出現在荒野保護協會舉辦的活動中。

直到三年前,我突然發現他似乎連續一年、每個星期,都到台北來參加各種不同種類的義工訓練與課程。在某一次荒野的理監事會議中,他向大家說明了他的著急:他在三芝開業十多年了,知道北海岸一帶還有許多地方沒有開發;他的病人中有很多都是當地的地主,他知道,那些年紀大的地主對土地有感情,或許不會賣掉來開發,但是下一代,或者下二代,若是沒有和自己的土地培養出感情,那麼很可能把土地賣了,拿了錢移民到其他地方了。

因此,他很急,希望在還來得及的時候,帶領當地的小朋友在大自然裡成長,讓那些未來的地主珍視自己的土地。

他的這個急切感與心願,深深感動了在座所有理監事與荒野各地分會長們。那年,荒野就在三芝成立了北海聯絡處,並且開始進行荒野親子團隊炫蜂團的籌備工作,除了帶領孩子重享大自然的美好與喜悅之外,也讓孩子的眼,成為守護環境的力量。

所有的孩子,都是我們的孩子

荒野的炫蜂團,是屬於小學三年級至五年級的長期團隊,小蟻團則收幼稚園大班至小學二年級的孩子。每一團有三十多個家庭,在十多個導引員義工的帶領下利用假日在大自然裡探索、學習,並與自然萬物做朋友。

有時候我還真佩服元瑞,年紀已經不小了,才要開始帶領一個這麼龐大的新團隊,除了規劃活動、執行活動,再加上每次活動都超過百人以上的規模,其中有多少意見要溝通?多少行政瑣事要處理?還有最要命的,還要當數十位精力充沛的小蟻、小蜂們的孩子王!

問元瑞累不累,有什麼感想?

他說:「你能想像嗎?若干年後,當你知道某一位官員適時阻止了一件不當的山林開發案,使得成千上萬依附而生的動、植物、昆蟲能免於砍伐之浩劫,而得以存活……記者訪問時,他道出背後真正促使他做出如此重大決策的原動力,竟然是因為小時候參加過炫蜂團,在活動中受到影響所培養出來的情操!只要想到將來一定會有那麼一天,我現在的疲累,就化為欣慰與滿足了!」

其實,不必等到幾十年後孩子長大,現在從一次次活動中,我們很清楚地可以看到孩子們的改變,甚至家長們也被大自然志工的熱情所感動而改變!

三十年的朋友

想想,與元瑞認識已經將近三十年了。

總覺得朋友是我們給自己最好的禮物。從小喜歡看武俠小說,也喜歡鹿橋的《未央歌》,對於書中來自四面八方的英雄好漢共譜的友情之曲深深嚮往。這些年我在荒野裡,的確也實現了小說中那種俠義之情的浪漫理想追求。

很久以前,歌手李佩菁【*1】曾唱過一首歌:「我願好友都能常常相聚首,對著明月山川相問候……」

若是有人問我這些年熙熙東奔西跑所為何來?我會這麼回答:「我想要一些三十年的朋友,在塵世間所有虛妄的追求都過去之後,我們能夠滿臉皺紋,怡然相對,喝一壺粗茶,一杯濁酒,談一些閒話,享受經過沉澱的人生醇味……」

【*1】【*編按:曾唱紅「我愛月亮」一曲,有月亮歌后之稱。】

商品簡介

 每個人身上都有太陽,只是要讓他發光

當我們想把臺灣交到子孫手上時,如何仍保有流水深深、禽鳥弄波的清澈,回復鷹隼盤旋、雁鴨繽紛的藍天?該如何凝聚這一團熾熱的火,匯集眾人的力量,自己關心自己的環境?

假設你每天播出5個善意的種子,持續不斷,一年後,就算你播散的種子一百顆才有一顆發芽,是不是每週就會看到善意的回饋呈現在你面前?

從生活到工作、到公益、荒野……李偉文總是以「想起來,這大半輩子無非也是這樣一場閒情」、一場起鬨,朋友們一吆喝、一湊手,再難的事也敢去動一動!」這樣正面、積極及富行動力的熱情,來對待所碰到的每件小事、每個人,並樂於將在其中所獲得的快樂與思考,分享給更多的人們。

直到現在,仍在成長、演化中的李偉文和荒野保護協會,不斷上演一幕又一幕動人的故事。而這個「說不完的故事」、一生玩不夠的生活哲學,正等待著你我一起共同參與。

透過作者從事公益活動多年的經驗,反省台灣社會、文化、經濟、教育、環保…等重要議題,結合社會觀察與環境變遷,作者以一種溫柔的方式,慢慢地進行教育革命,如同在一片平靜的荒野下,許許多多的生命,為著生存而展開多彩多姿的膊鬥。

作者簡介

李偉文

身為牙醫師,他將開業的診所,變成擁有四、五千本藏書的社區圖書館,成為另類牙醫診所。他採行預約看診制,挪出一半的時間從事社會公益,成為多重身分的「自由人」。

他是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是一個擁有超級浪漫思維、超級正向思考的雙胞胎爸爸。他曾是公共電視董事、公共藝術委員、國家永續發展會委員、教育部環保小組顧問、行政院青輔會青年行動計畫諮詢委員、外交部NGO委員會諮詢委員……。

他的部落格人次已超過三百二十萬人次,近年來,平均每年有一百多場的演講邀約。他可以談非營利組織、樂活心靈、閱讀推廣、親子教養、自然生態、環境與永續發展,以及青年夢想家等主題。

他一生最希望擁有的兩樣禮物是「慈悲」與「智慧」。智慧靠閱讀獲得,慈悲靠從事公益、服務人群得就。超強行動力的他,用內涵與熱情感染老師、家長與許多年輕人。

他常說,當你遇見美好的事物時,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它分享給你四周的人;這樣,美好的事物才能夠在這個世界上自由自在地散播開來!

他更透過寫作傳達他在各方面的正面思考,計有《親子天下》、《康健雜誌》、《聯合報-元氣週報》、《7-11樂活誌》、《有機誌》等專欄。

談起種種「不合時宜」的怪習慣,李偉文自有一套「哲學」:「不戴表,可以讓自己不去煩惱過去,也不去擔心未來。不用行事曆,可以讓自已隨時都覺得自己很悠閒。」只要每天能有三、四小時的獨處看書時間,李偉文就可以不在乎白日的一切繁忙。

著作則有《我的野人朋友》、《你每天都在改變世界》、《與荒野同行》、《我在黃昏的日落前趕路》、《教養可以這麼浪漫》、《傾聽自己的鼓聲》,以及童書繪本《陪鍬形蟲回家》、《幫青蛙找新家》。

荒野保護協會:www.sow.org.tw/

名人推薦

【感動推薦】

國立暨南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教授 李家同

社會觀察家 南方朔

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董事長 白崇亮

荒野保護協會創會理事長 徐仁修

名作家 小野

中華綠色經濟發展協會共同創辦人 張成秀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創會理事長 蕭慧英

Cheers雜誌總編輯 盧智芳

有機誌總編輯 劉鳳招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主持人 燕子

IC之音樂活馨學分主持人 陳翠萍

溫柔革命:愛,在荒野流動
作者:李偉文
出版社:大好書屋
出版日期:2009-12-30
ISBN:9789862480540
定價:280元
特價:280
其他版本:二手書 39 折, 10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