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不性,有關係──有趣的性博物誌
cover
試閱內容

蘭花色誘

為了吸引異性,眾生物得想盡辦法,可說是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美妙的歌聲、艷麗的外表、強壯的體型、甚至傲人的財富,這些都已經是動物界司空見慣的手段了,不足為奇。而缺乏這些條件的生物也會裝扮成不同角色,猥猥瑣瑣,取得繁衍的機會。

在求偶的舞台上,「植物」無疑是矜持得多的演員。我們很難想像植物要如何打扮得妖嬌美麗,吸引異性的青睞。而且異性就算被吸引了,又能如何?

◆蘭花打扮妖艷可以增加交配機會嗎◆

對一隻沒有經驗的雄蜂來說,極目之所及大概專為鎖定蜂之公主而尋尋覓覓吧?想像一隻初出茅廬的雄蜂,在曠野孤獨飛行;這隻青澀、性致勃勃、充滿行動力的飛行動物,突然間眼睛一亮,哇!多麼香、多麼魅惑的身影啊!牠奮力往前直衝,然後曲曲折折逼近,觸及她的體毛,騎上去,啊∼為了這一刻,就算是冒著生命危險也在所不惜。可是,感覺不太對勁?怎麼嘗試,就是沒辦法交尾。唉呀,搞錯了,這不是公主,是一朵蘭花。

原來是綠色蜘蛛蘭▲(圖1-4)。花朵在春天綻放,這時候蜂公主還沒離巢尋覓配偶,雄蜂卻早已經不安於室了。攜帶花粉能力很強的雄地蜂,在遇到真正的、成熟的雌地蜂之前,很可能被一種蜘蛛蘭的花朵所魅惑,於是就在一陣迷惘中成了授粉的媒介;先是沾得滿頭滿臉的花粉,過一會兒,這些花粉又會傳給牠下一個誤認的對象。

雄蜂一般是不工作的,交配是生存唯一的目的;而這種蘭花不會分泌蜜汁,它報以雄蜂的,是點燃如火的熱情,和迷惘。於是經過一場爾虞我詐的假性交,動物沒有損失,植物也因此以性的氣味和外表促成了交配的使命。這齣戲碼當然是天擇,但不是性擇,因為花吸引的不是異性的花,而是沒有經驗的蜂。

利用性的氣味吸引蜂來傳遞花粉,和利用花蜜來交換蜂的勞力,有什麼不一樣的效果嗎?最主要的差異在於許多花朵都有花蜜,一隻搜集花蜜的昆蟲可能穿梭在不同種類的花朵之間,往往沒辦法正確地帶著花粉到另一株同種植物上,就這麼白白浪費身上的花粉。性的氣味就不一樣了,會利用母蜂氣味的植物不多,發春的雄蜂在追逐雌蜂氣味的過程中,珍貴的花粉可以正確送達同樣會模仿雌蜂、同種的蘭花。蘭花省下製造花蜜的精力來製造吸引雄蜂的強力春藥,完成更精確更不浪費的交配。

研究植物的科學家發現,蘭花是植物界中少見以欺騙為手段達到交配目的的物種。在總數三萬多種的蘭花植物中,高達三分之一不會回報營養豐富的花蜜給幫助授粉的昆蟲,其中約一萬種蘭花會以外形仿冒其他能供應花蜜的花朵,來引誘昆蟲。另外有四百種蘭花,就如早春的蜘蛛蘭一般,模擬雌性昆蟲的外表和費洛蒙,對雄性昆蟲散放性的誘惑。

◆強力春藥費洛蒙◆

幾年前,瑞士生物學者謝斯特(Florian Schiestl)設法找出假冒雌性昆蟲的蘭花如此具備吸引力的原因。花朵的樣子和細細的絨毛儘管很像雌蜂沒錯,但是能吸引雄蜂大老遠飛來的,肯定是氣味。只是一株植物可以製造上百種有氣味的化學物質,其中有些用來驅逐獵食者,有些用來抑制細菌生長,真正用來吸引授粉雄蜂的,不知道是哪一種。

謝斯特相信,雄蜂的觸角是最主要的感應器,因為觸角上佈滿了數以百計的受體,一旦接受到化學物質刺激後,會分類和傳遞電訊到大腦,在大腦裡轉變成意義。謝斯特從雄蜂著陸的蘭花唇瓣萃取物質,然後利用色層分析法純化各個物質。他取下雄蜂的觸角,讓觸角跟蘭花的化學物質成分接觸,如果某一個成分可以結合到觸角上的受體,便可測量到觸角釋放的微小電流。

透過這種方法,謝斯特發現,蘭花用來引誘雄地蜂的神祕香水是由十四種成分所組成,這些成分常見於許多植物的蠟質表面,母的地蜂也是用同樣的配方吸引雄蜂的性趣。蜘蛛蘭利用這些化學物質組成各式配方,宛如香水師巧妙的戲法,其中讓雄性地蜂引發發性想像的配方,造就了更高的繁衍機會。於是在逐漸突變、修改的歷程中,蘭花的氣味終於有效地使雄蜂真假莫辨,讓雄蜂在不知不覺中成為蘭花授粉的媒介。

研究基地設於瑞士的地球植物研究所和謝斯特團隊,進一步利用澳洲的蘭花做研究,這次他們挑選一種鳥蘭,鳥蘭戲弄的對象是一種黃蜂。研究結果讓他們嚇一大跳,因為鳥蘭不僅利用植物原有的成分重新配製迷魂香水,還進一步製造一種完全不同的新成分,現在稱為鳥蘭酮,正是雌蜂製造費洛蒙的成分。研究所還發現,有一種蜂蘭的絕技更是令人驚嘆:這種蜂蘭模仿雌蜂的功力,竟然讓雄蜂在面對真正的雌蜂和蜂蘭的時候,棄雌蜂而選擇蜂蘭!

不過強力春藥也會讓黃蜂產生危機。在雄蜂心急如焚陷入蘭花擺下的費洛蒙迷魂陣之際,雌蜂在哪裡?牠可能就在這些蘭花下面!幾種花間黃蜂的雌蜂是不長翅膀的,甚至有種雌黃蜂乾脆就被取名為藍螞蟻▲(圖1-5),牠的外型跟雄蜂很不一樣,反而像是一隻螞蟻。有些品種的黃蜂,雄蜂有翅雌蜂無翅,長相很奇特,除非看到正在交配的一對,否則不一定有辦法認出牠們屬於同一個品種。生活在泥土裡的無翅雌蜂正釋放費洛蒙,一方面吸引雄蜂前來傳宗接代,一方面也需要雄蜂帶牠前往別的地方,因為這裡已經沒有食物來源了。但是雄蜂沉醉於上頭的迷魂陣,聞不到雌蜂的所在,因此雌蜂為了生存,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想辦法製造效果不一樣的費洛蒙。

商品簡介

除了人類有性事,其他動植物、甚至細菌也有「性」問題。

繁殖一定要有性嗎?那可不一定!

有沒有處女生殖這種事?有,而且例子不少。

有性生殖比無性生殖好嗎?同性戀是基因所造成的嗎?

性別意識是天生的,還是後天教養造成的?

就讓作者引領你窺看認識生命必讀、你想像不到的各種「性」知識!

剛剛步入性成熟階段的生物,或是人類的青少年男女,有時候會苦於性的慾火。這是生物界的自然現象:只要是有活躍性腺的動物,就會有情慾,不管是鳥、是魚、還是人。於是,我們不免要問,要繁衍,就一定要有性嗎?其實不然,有些生物,如線蟲可以自體受精;或是如一種巨蜥科摩多龍和雙髻鯊,國外就有多件處女生殖的案例!

在本書中,作者不討論人類性事,而介紹各種有趣的生物「性」知識。比如,蜜蜂的命運隨著性別差異有很大的不同,女王蜂瘋狂似的產卵、工蜂(都是雌蜂)終日操勞、雄蜂一生不是等著交配就是等死。而造成階級差異的,就是它們的性基因。更稀奇的例子還比比皆是,如蚜蟲,居然在還沒有出生之前,就已經「珠胎暗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還有,居然有一種紅鮭會因為溫度變動、影響鮭魚性腺發育,而產生雄魚變性的情況。

看完有趣的例子,作者也介紹了造成性別的性染色體X、Y基因、賀爾蒙與大腦的關係,以及基因是否可以決定性取向,如男性和女性的性取向?同性戀是否是基因所致?還有一個因意外而失去性器官的小男孩,成為「教養會改變性別意識」的實驗對象,從小被教養成女孩,以致他和雙胞胎哥哥從此人生大相逕庭的事件。

作者簡介

林正焜

台大醫學系畢業,前台大醫師,現為開業醫師,OneGene Biotech Inc.同仁。

科普著作有:《認識DNA》、《細胞種子》。

作者的前兩部著作,《認識DNA》一書介紹DNA,《細胞種子》介紹幹細胞,本書則以性為主軸,兼及簡介達爾文如何用開闊的心胸看待這個世界,也是這一系列的終曲。

作者期待透過這三本著作,讓喜愛科學的讀者能從書中得到一些閱讀的樂趣,同時體驗到文明浪潮撲身而來的震撼;更期盼有越來越多的人在聽到「是什麼」、「所以如何如何」的時候,要追究「為什麼」。

性不性,有關係──有趣的性博物誌
作者:林正焜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09-03-10
ISBN:9789866472169
定價:260元
特價:260
其他版本:二手書 17 折, 4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