荻島靜夫日記
cover
試閱內容

上海派遣軍伊東部隊

加納部隊宇野部隊本部

步兵上等兵 

【編按】淞滬會戰之強渡吳淞河(一九三七年八月)

一九三七年上海八一三之役開啟了淞滬之戰,鏖戰三個月,日軍投入三十萬,傷亡慘重。上海雖最終於十一月九日陷落,但此一戰役使日本與國際人士重估中國的戰力,打破日本三個月亡中國的神話。

荻島靜夫在中國大陸的第一場戰役即是本次之會戰。

昭和十二年(一九三七年)

八月二十三日

我領受了徵集入伍令。

八月二十五日

加入步兵第一師團(東京師團)。

九月十八日

一○一聯隊編成,從澀谷火車站開始出征。

九月二十五日

經閘北向朱家宅進軍。我部為第二線部隊,途中跑步行軍。

九月二十七日

我們在楊行鎮以東二公里處進入第一線擔任警戒任務。散兵坑的上空,流彈不斷飛來。

九月三十日

晚上,工兵冒死在吳淞河上架橋。

我們不知道何時會有怎樣的事情發生,只知道一定要越來越有拚死一戰的決心。

十月二日

部隊移動到濟家宅,在戰壕裡睡覺。

昨天,我託記者帶一封信給家裡。他走了嗎?

上面關於我們和第三大隊在今晚交替實施敵前強渡吳淞河的命令下達了嗎?

我們正在待命。

五點半鐘,我們向南山宅前進,漸漸進入了戰鬥第一線。

十月三日

昨天晚上,我們利用夜幕的掩護強渡吳淞河,但是沒有成功。

我們趁著黑夜才前進了一千米,就遭到了敵彈的襲擊,立即犧牲了三名戰友

今天一定要渡河,踏上戰鬥第一線,迫近敵人。

我們向南山宅前進。

十月四日 晴 南山宅

昨天午後七時開始行動。宇野部隊於晚上九時到達吳淞河對岸,子彈頻頻飛

來,當場擊中了兩三名士兵。

通過交通壕前進的第五、六兩個中隊的渡河進攻,遭到了敵人的阻擊。在敵方堡壘等堅固防禦陣地發射的自動火器十字交叉火力的襲擊下,有人相繼倒下。

雖然我們懊惱不已,仍然渡河不得,最終還是撤退了,犧牲了十幾名士兵。宇野部隊的目的何時才能達到啊!我們也有丟掉性命的一天嗎?

故鄉的母親、弟弟們啊,萬一哥哥沒有了,弟弟們要齊心一致地為母親養老送終啊!

這是哥哥拜託你們的最後願望,全靠你們努力了。這是在越來越近的第三次進攻前記下的。

十月五日 晴

下午三點四十分記:

上級再次決定今晚進行敵前渡河戰。

據說今晚的行動由伊藤部隊擔任總攻擊。

剛才因為遭到敵人迫擊砲的襲擊,第五中隊的一個分隊全部犧牲,我們第二大隊的死傷者也不斷增加。

十月六、七、八日 雨

我部終於在敵前強渡成功,但是傷亡不斷增加。

在那兩天,遭到敵人一次又一次地猛烈反擊的日軍變得疲憊了,戰況不利。

大隊長戰死,接著中隊長和小隊長相繼戰死,士兵也不斷戰死。

十月九日 雨

九日早晨,在敵軍的反攻中,加納部隊也遭到被全部殲滅的悲慘命運。

整個聯隊只剩下兩三百人了,死者的遺骸分散在泥濘的田野中。

看到身邊發生的一切,心中油然而生的只有等死的悲傷。

雖然自己在九日的上午還健康地活著,可是什麼時候是我的死期呢?如今在敵國的土地上被敵兵所欺凌,啊啊,真的是遺憾至極啊!

母親啊,阿正、阿新啊,再見!

母親在上,我不能像普通人那樣盡孝了,請先原諒我的不孝。可是現在我們連戰死的光榮也得不到,我將作為全軍覆沒部隊的一名軍人而蒙羞,想到這點很感荒唐,然而我們的經歷可以作為皇軍遭到打擊的例子供後人參考也是幸事。

阿正啊,維持好我們的家,哥哥在前方打擊敵人,家裡的事就全靠你們了。

阿新啊,你要找一份好工作,成為一個優秀的人啊。

故鄉的人們啊,靜夫我說不定就要死在倒楣的戰場上了。諸位喲,請注意,這就是命運,而命運是不可逆轉的!

請照看我的親人們。

由於幾天連續下雨,友軍在惡劣的環境下益發苦戰惡鬥。

這裡記錄下戰鬥的情況:

決一死戰的敵前渡河戰在第三次戰鬥中取得成功。第一、二大隊面對敵軍的反擊,一次又一次地進行了反擊。陣亡的人不斷增加。

散兵坑道被連日的雨弄得面目全非而且灌進了水,因為官兵整天都浸泡在雨水中,病患不斷出現,都是些鬧肚子疼的。

大隊長、中隊長和小隊長及以下的幹部大部分都戰死或負傷了,兵力減為原有的一半,整個聯隊的精神面貌委靡不振,完全失去了日本軍隊原有的風采。

不久,至十一日,聯隊長也戰死了,聯隊基本上全部被殲滅了。

步兵第三師團的第一大隊趕來增援,可是在敵軍的襲擊中死傷大半。

因為下雨,飛機連續兩三天不能進行空襲。砲兵呢,因為彈藥泡在水中,想開砲也無能為力。

步兵第三師團的應援部隊也被敵人整得很慘,他們的武器弄得滿是稀泥,一槍也打不出去,看來只有等死。

我第一次和隊長一起渡河,隊長戰死,無可奈何,只得把他的遺體放在敵人的面前兩天兩夜,自己暫且退到後方。

作為一名在第一線奮戰的軍人,我早已有了必死的決心,我是把自己的錢財拜託了德君才出發上前線的。可是迄今為止,我還算走運,沒有被敵人的槍彈擊中,這只能說是託神明的福,是祈求神護佑的結果。可是對於我的戰友,我真的是愛莫能助。看到日益升高的死人之山,我只有一灑悲傷之淚。

傷兵也得不到很好的治療。可惜啊,我們似乎只有戰死此地了。糧食的補給也斷絕了。哦哦,我們的處境一言以蔽之:悲慘。渡船不夠用,工兵也幾乎全軍覆沒了。

可是,從十日開始,天氣漸漸轉晴。師團參謀笠原中佐成了我們的聯隊長。

糧食的補給也漸漸地接上了。軍隊的志氣也漸漸向上。隨著我軍空襲和砲擊加強,軍隊的實力逐漸發揮出來。

十二日那天,我們四名士兵抱著必死的信念挖掘出了隊長的遺骸,昨天晚上

就火化了。

今天早上我們收殮了骨灰,將其放置在大行李部。

十月十三日上午九時記此。

十月十四日 晴

前天晚上,我和副官一起去吳淞河邊清點渡河關鍵戰中的死傷者,與內田伍長一起在大梱包中間睡了一夜。

十月十五日 晴 

因為本部只剩下四、五個人,心裡感到淒涼。下午,在總部門口遭到了敵軍迫擊砲的襲擊。我當時就在距被擊中處六尺遠的地方,因為我處的位置正好是一個淺的地階,進入壕溝方便,上天保佑,撿回了一條性命。不然的話,一分鐘之間陰陽殊途,不是當場死亡也難免重傷。

安野少尉、結城上等兵負了傷。

十月十六日 晴

昨晚很冷,感冒了,頭都抬不起來,也不能去看病,什麼東西也沒有吃,睡了一天,動都沒有動一下。如此說來,有時還是自己的藥起作用。

在交通壕裡,睡在地上,我對第一線的辛苦有了體會。本部的人員也哭著很想回到河的另一邊,可是上級不准,還說,如果有敢擅自渡河者,一律射殺!在第一線的人員無論說什麼也是人啊,可是我們卻沒有升官,實在是太不幸了。編入中隊的人,比起我來,左翼的人也按部就班地當上了伍長。可我偏偏在上月二十五日分組時進了本部,不管怎樣說,進本部的定員也有二十五人,憑什麼說我是合適的人選呢?分派到中隊的只有兩三個人,都升了官,可是他們以後的經歷是不幸的:非死即傷。

迄今為止,我沒有受傷,健康著哩。託諸位的福,什麼官都不要當,只希望能健康地回來。本部的下士官,二名戰死,二名負傷,只有一名沒事。我不知道,如果我自己也當上了伍長,現在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目前,第二大隊是被搞得最慘的,生病的人占了百分之四十。本部的狀況最為嚴重:戰死五人,負傷五人,患病三人,論比例,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倖存。

我感謝諸位的祝福,每天晚上我都要對神祈禱。

高橋上等兵終於過河來了。

十月十七日 晴

今天上午,我的心情很好,但到了下午,也許是昨晚冷得受不了的緣故,肚子疼痛得緊,這病在前線是難以治好的。

晚上十點鐘左右,我作為兼職戰地火葬場的工作人員和傳令兵等人一起返回。

半夜裡,我們到達大行李部,大家都進了帳篷,睡在硬土上。

這是多麼令人羡慕的事情啊,步兵是沒有這種待遇的。對步兵來說,從聯隊長到特種兵的生活是奢侈的。就現役軍人而論,過得最好的是砲兵、騎兵和輜重兵,最辛苦的是步兵和工兵。

我感到,當步兵的確很難。

十月十八日 晴

拿著寫有平假名讀音的花名冊去火葬場的是大約五十名悲哀的火葬工作者。

前十天死的人這次一併火化。我們拿著名單對死者進行了辨認。

昨天知道高月的市川君戰死了,又聽說清水君負了傷。九月裡,我軍的傷亡似乎很大。

肚子痛得受不了,一個晚上都在苦苦支撐,共跑了十趟廁所。好不容易才想起要弄一些湯來喝。只要待在河岸的這一邊,這是可以辦得到的。真是有幸,我成了一名火葬場的焚屍人。聽說糠信君也在此岸待了兩三天。仔細想來,自己成了一個有特殊任務的士兵,與第一線的士兵不同,可以在此岸住兩三天了吧。我希望過不了幾天,身體可以康復,然後再過河去奮戰。

十月十九日 晴

今晨拂曉時分,聯隊好像開始向前移動了。槍砲聲頻繁,我們居住的地方也不斷有彈丸飛來。第二中隊的一名士兵頭部中彈,當即死亡。

風聞部隊在大踏步地向前推進。

聽說上等兵高橋昨夜戰死了,什麼話也沒有留下。他曾是我很親密的親友,可是如今安在哉?倘我有幸生還日本,希望能順便回一次家。

今天,聯隊各部分的聯絡不通暢,也沒有來火葬的。

十月二十日 晴

昨晚,夢見故鄉,還夢見唱了一場戲,真是太高興了。

在這兒我想寫下眼前這片土地的狀況:這裡的農產品是大米和棉花。舉目遠望,廣袤無邊的平原土地深厚肥沃,好像沒有施肥的樣子,村莊如星星點點。道路不好,交通不便,即使是在上海郊區也是如此。房屋是低矮的平房,頂上蓋著瓦,是像能住人的臨時木板房那樣的房子。屋裡沒有地板,都是一間屋子,裡面有一個像是木床的東西。家具雖然和各家的情況都不配合,但有就算不錯了。屋子裡黯淡無光。

十月二十二日 晴

今天去了兵營裡的零售店,價格之高令人吃驚,幾乎是市價的一倍。

即使是這樣,還是什麼都想吃,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自己會有什麼樣的命運

。而且,在面對吳淞河的前線,供應的狀況非常嚴峻,吃的是罐裝的冷食、冷湯。睡覺就是在戰壕裡和衣而眠,夜裡機關槍胡亂掃射,想睡也睡不成,只有祈求神的保佑,天亮了才鬆一口氣:昨夜自己的生命保住了。

準確地說吳淞河是三條河,到現在為止,這次渡河戰鬥中已經死傷了好幾百名戰士,步兵第一師團迄今已有兩千數百人的死傷。這是一個靠死人堆起的山來確保的陣地,日軍是用死人堆積的山來挽救戰敗的命運的。

我作為火葬的焚屍人是極其單純的。

晚上,戰友的火葬通宵進行。

十月二十三日 晴

今天渡河去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去過的前線本部。河上的橋已經漸漸地架起來了,即便如此,我們的奮勇戰鬥也是一座拚死的橋。

本部補充了兩名下士官,說到底是自己的官運不通,沒有我的份,與自己同年的兵都升成了伍長,無奈人在本部就不成。可是,話又說回來,只要能平安無事地回日本就比什麼都強。不過,平安無事的凱旋之日是哪一天喲?!

聽說第一、三兩個大隊都後撤了,目前只有第二大隊在小宅一線堅守陣地。

這是無條件可講的,命令之下,只有行動。只有神靈才知道所有的事情。

拜託《讀賣新聞》的記者給家裡帶一封信回去。

十月二十四日 晴

下午,遇見恩方的山下伍長和小川的高木上等兵等人,才聽說在附近的村莊有戰死的人。一聞此語,我只有淚流。

我一定要努力地完成火葬焚屍人的任務。

十月二十五日

繼續昨天的工作,依然擔任火葬焚屍人。

第二大隊占領了曹家宅。

十月二十八日 晴

從二十五日開始總退卻的敵軍竟然不知道退到何處為止,一退到底。我軍則是追擊再追擊。

大場鎮被我軍攻陷的同時,江灣鎮的敵人也全面潰敗。我們從遠處望去,只見我軍轟炸再轟炸,皇軍的威力完全發揮了出來。我不由得有了戰爭已近終局之感。我也將平安無事地凱旋了吧?

十月二十九日 晴

天氣難得地持續晴好。遠方傳來轟炸和砲擊的聲響,舉目眺望半個月前激戰的戰場,感慨萬端,沈默無語。

十月三十日 小雨

從昨天到今天,我在小宅和曹家宅裡檢視了二百多具屍體。

請想像一下,這裡曾經發生過何等程度的激戰!

我感覺到,這場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雖然沒有看報,對天下大勢不了解,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今年以內我們就可以平安無事地凱旋了。

十月三十一日 小雨

昨天從糧食供應站領回了米、糖等物,卻沒有發下其他的東西,如果部隊安於此狀就太可悲了,雖然發的只是米,也太多了。

因為下雨,今天的火葬工作暫停。我整理了迄今為止的火葬資料,結果表明:

一共有三百七十九具屍體進行了火化。而且,遭遇不幸的也有很多認識的戰友,其中有第二大隊本部的小野伍長、井上等。

商品簡介

這是一本令人震驚的日軍侵華戰場實錄,掃蕩、屠殺、慰安婦、化學戰、毒氣訓練等等,戰爭的殘酷、無情與大量的死亡,過去被報導傳說的,在這本日記中被紀錄著,被証實著。例如1939年4月3日的日記寫著:「隊長帶領著我們,拿著刀把數名俘虜兵作為試刀的對象,一個個殺掉。」

這是二戰時期,一個日本兵在中國大陸戰場的作戰日記,於1950年由一位中國學者王襄收藏,半個多世紀 來他的後代一直完好的保存著,2004年初夏,輾轉落到樊建川先生手裡,作為一位專業的收藏家,樊建川一眼即看出這批東西是真品,而且千金難求,曠世難逢。經過現代文物鑑定專家,前中國革命博物館館長 沈慶林、副館長萬岡、前中國軍事博物館副館長阮家新先生鑑定後,目前收藏在四川建川博物館,並於最 近將之公諸於世,大陸方面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取得簡體字全球版權,台灣由立緒文化公司取得繁體字全球 版權。

27歲的日本人荻島靜夫於1937年8月23日,應召入伍。他進入中國大陸的第一場戰役即是於當月13日開始 的淞滬會戰。由於上海是國際商業重地,中國部署重兵強力護衛,鏖戰三個月,雙方死傷慘重,震動國際 ,打破了日本三個月亡中國的神話。

荻島靜夫是在在1940年一月退伍回到日本。在這近3年的中國戰場裡,先後參加了幾個重要的大戰役,其 中淞滬會戰、南昌會戰都面對了華軍非常強硬的抵抗,他的日記屢屢出現「支那軍拼死令人恐懼」的字眼 。根據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榮維木先生的資料,荻島所屬的部隊從入侵中國時的5000人變成了300人 ,在退伍回國前,僅他本人就先後焚燒了1000多具日軍屍體。近3年戰場的經歷細節,殺戮、滅絕、屍體 、慰安婦、俘虜、廢墟,都被荻島靜夫記入七小本共約20萬字的日記以及他拍攝的208張照片中。這七本日記,分成八個部份,他將第六與第八部份寫在一個本子上。而在這段戰爭期間荻島也曾經提供照片給日 本讀賣新聞刊登。

本書截取了約十三萬字,照片一百餘張,刪除的文字主要是一些重覆的內容,刪除的照片,則是一些已模糊及重覆的部份。閱讀年輕的荻島,初上戰場即面對這場硬戰,每天看到身邊的人倒下,每天與死亡交會。

今年正是二戰70週年,荻島靜夫的日記猶如戰場啟示錄,提醒著我們,只要要上了戰場,都不會有贏家。

荻島靜夫日記
荻島靜夫日記
作者:荻島靜夫
譯者:袁定基等
出版社: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5-09-01
ISBN:9867416309
定價:320元
特價:88折  282
其他版本:二手書 5 折, 1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