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王子(2)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再見玫瑰小隊

REAL LIFE||

鈴∼∼鈴鈴∼∼我伸手按掉吵個不停的鬧鐘,脫下頭上的睡夢遊戲機,有點良心不安的想,我是不是對自己的爸媽太殘忍啦?

哼!算了,是老爸對我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對他不義,而且我只是多扁了戰士老爸幾百拳而已,對老媽我可是很仁慈的一刀給她死呢!

我伸了伸懶腰,從床上爬起來,要去準備早餐,今天可是開學的第一天,要是遲到就不好了,我打算梳洗梳洗,然後去跟荷包蛋、吐司還有咖啡奮戰了。

剛拿著香噴噴的早餐盤出來,就看見我老弟懶洋洋的趴在桌前。

「吃什麼,姊?」

「特製活力有機蛋一顆、高級法國巴黎風味烤吐司,和有著香濃醇美奶香的土耳其咖啡。」

「喔……吐司夾蛋和咖啡牛奶喔!」

我那死老弟不客氣的抓過早餐盤,開始狼吞虎嚥。嗚∼∼那是我精心特製的早餐耶!你就不能吃的紳士點嗎?

「今天放學後得去買菜,爸媽要回來了。」我突然想起。

「妳怎麼知道?」我弟瞄了我一眼。

我心驚:「呃,他們打電話回來。」

「是嗎?他們什麼時候知道要打電話回來關心子女了?」我老弟一臉的不信。

「……吃你的吐司夾蛋啦,再吵今天沒晚飯吃!」我心虛的吼。

「好啦!每次都用食物來威脅我。」揚名一臉哀怨的唸叼。

「沒辦法,只有食物威脅得到你。」我聳聳肩,這點倒是顯示我們倆真的是姊弟。

在此先說明一下,我跟我那死老弟的孽緣匪淺,從小學同班、中學同班、高中同校(因為男女分班)、大學同校同班,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孽緣。

不過我深深的懷疑,大學會在同系的原因有可能是,我那懶得要命的老弟連志願卡都懶得自己想,所以偷拿我的志願卡去抄還不承認!總之,我就是跟我老弟在同一所大學的同一班就對了。

順帶一提,大學離我家非常近,所以我們住家裡,搭公車上學。

「快點啦,姊,公車要跑了啦!」揚名火大的吼。

「好啦!」我奮力的拔腿就跑,心中是咕咕唸,死揚名!你以為我的敏捷和腿長跟第二生命裡一樣高喔。

我和我老弟終於在上課鐘響後一分鐘踏進教室,氣喘吁吁的發現講台上已經有老師站著啦!我趕忙向老師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不要緊,快找個位子坐下吧。」老師溫柔低沉的嗓音傳入我耳裡,我聽得舒服之餘,卻覺得奇怪……這個聲音好熟悉啊?

我心中響起了警鐘,有點不情願,我緩緩地抬頭看去,好帥的一張臉……居!我呆愣當場,眼睛瞪得都快凸出來了,我是不是還在玩遊戲啊?

「姊?你要看帥哥,也等坐好了再慢慢看。」我老弟欠扁的聲音迴盪在教室,引得我們的同學都大笑起來。

我只得恍惚的走到我習慣的座位。左右各是我最好的朋友古雲非(公的,但性格三八異常,所以我和晶一向把他當母的看。)和綠晶(可愛的女孩子)。

「他是誰?」我指著講台上熟悉的臉質問雲和晶。

「好像是新來的教授。」晶一臉癡迷的看著「新來的教授」。

「太年輕了吧!」我懷疑的看著「居」,說有三十歲也太勉強了,頂多二十五、六吧!才比學生大個幾歲就能當教授?

「聽說他是個天才,智商有兩百,十五歲就上大學,十八歲就畢業,二十二歲修完博士就又出國進修,二十五歲又拿到另外一個博士學位,回國後二十六歲就被各大學爭相聘請當教授。」雲滿臉的妒忌。

……那他可能不是居吧!居的腦袋到底有沒有裝東西這點,我一直都很懷疑。不過,長得也太像了吧,跟第二生命裡一模一樣,連美化都沒有。

「長得像居」的教授微笑著開口:「各位同學,我是你們新來的文學史教授,閔居文,你們也可以直接叫我居,我和同學們的年齡其實差不多,所以希望可以和你們像朋友一樣相處。」

我撲倒在桌子上,說他不是居,誰相信啊!居是我的教授?天啊,我不相信……

「晶,幫我問他……閔教授是不是有在玩第二生命?」我鼓起勇氣,想要確認一下我的運氣是不是真的那麼差。

晶疑惑的看著我:「妳怎麼不自己問?」

「呃,我、我害羞嘛!」我打哈哈。

「……」晶和雲都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我,我滿臉的尷尬。

「不知道妳在搞什麼鬼……算了,我來幫妳問吧!反正我也有玩第二生命。」雲嘀咕著,隨後舉手發問:「閔教授,我可以問你非課堂上的問題嗎?」

閔教授無所謂的微微笑:「可以。」

「請問你有玩第二生命嗎?」

閔教授愣了一下,然後興致高昂的回答:「當然有,我最近還在參加冒險隊大會,已經打贏決賽的第一場比賽了。」

全班五分之四的學生驚呼。「真的嗎?」「好厲害啊!」「是什麼隊啊?」

班上的氣氛馬上熱絡了起來,閔教授也脫下教授的拘謹,很高興的回答著大家的問題:「我是吟遊詩人,魔族的。」「我是非常隊的隊員。」

「非常隊?很有名的怪隊伍耶,聽說主力戰士王子很強又很帥!」雲大聲嚷嚷。

閔教授……居很高興的說:「是呀,王子真的很強喔,而且非常的俊美。」

「不會吧?比教授還帥嗎?」綠晶驚呼。

「比我好看多了。」居一臉嚴肅的說。

「天呀,藍妳聽見了嗎?妳不是有在玩第二生命!妳有沒有看過王子啊?」

原本僵硬的我被晶的一陣狂搖給搖清醒了

「算是有吧!」確認了事實,我有氣無力的回她。

「喔……那藍妳一定也在遊戲裡看過閔教授!所以才要我們問的吧!」雲洪亮的聲音把居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天啊,居在看我了,我東閃我西躲,順便用一隻手遮臉,邊含糊的回答:「沒有啦,我去看過冒險隊大會,所以遠遠的看見過啦。」

這時,一道不滿的聲音傳來:「王子?哼!」風揚名一臉的不屑。

「你對王子有什麼不滿嗎?」居的臉冷了下來,班上的氣氛也跟著冷凝。

揚名狂傲不羈的偏著頭回答:「跟他有點過節而已。」

我緊張的看著我老弟和居之間的火爆氣氛,但居卻好像愣住了。他的眼神複雜的讓我猜不透,過了好一會兒的冷凝後……

「站起來。」居用嚴肅的語氣道。

全班都緊張的倒吸了一口氣,我也緊張的看著我老弟,生怕他上課第一天就得罪了教授,而揚名先是臉一繃,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雖然他聽話的站起來,但是那眼神卻是不屈服的眼神。

居先是吃驚,之後卻帶著半信半疑的眼神看著風揚名,脫口而出:「王子?」

揚名不解的看著教授。

「……」我瞪大了雙眼,現在是什麼情況?

居似乎發現自己有點失態,他冷靜下來,微微笑著:「你坐下吧!現在我們先點個名,讓我認識認識大家。」

我懷著滿腹的疑問,坐立難安的時候,下課鐘終於響了,而居也走出了教室,我整個人癱軟在桌上,心中擔心這個學期到底是要怎麼過啊?

還有居剛剛對著我弟喊王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居把我弟當作是我了嗎?有可能……糟糕,我突然想起,居是個gay,要是他把我弟當作是我的話,那……天啊!我渾身發冷。

「藍、藍,閔教授說如果我有玩第二生命的話,他可以帶我去看非常隊的隊員耶,我好想看王子喔!」晶一臉的渴望:「所以我打算去玩了,妳帶我練功好不好?」

「……」我滴下一滴冷汗。

「藍,妳跟我說妳的名字,我上去密妳,我們兩個一起帶晶吧!然後一起去看王子,我想問他要怎麼樣才可以那麼強。」雲也是一臉的渴望。

「我……」該怎麼辦?我想哭……

「怎麼啦?是不是等級太低了,不敢說啊?」雲哈哈笑著。

「對、對啦,我沒怎麼練功,不能帶晶啦,你帶她就好了。」我趕忙說道。

「那有什麼關係?那就叫雲一起帶我們練功啊!」晶不解的說。

「我……呃,我老公會帶我練啦!」我硬是擠出了個藉口。

「喔∼∼想過兩人世界喔,妳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晶和雲挖苦著我。

「我……」嗚∼∼欲哭無淚啊。

保健室中……

居一腳踏進保健室,倚在牆邊看著高大的醫師正忙著把醫療器材擺好,過了好一會,他才開口說道:「我看見一個好像王子的學生。」

醫師的身影愣住,轉過身來:「這麼巧?王子也在這?」

「我不確定是不是他,長相不是那麼的像,但是姿態神情卻幾乎一樣。」居眉頭深鎖。

「問問他?」

「嗯,本來想問的,可是他好像不認識我的樣子,不知道是故意裝的,還是他真的不是王子。」居抬頭看著眼前的醫師:「狼哥,我到底該不該問呢?」

「這個嘛!」狼哥,李天狼,粗獷的臉上露出為難:「你的長相根本就和遊戲裡一模一樣,如果他真的是王子,那他應該就認得你,只是故意裝作不認識你……不如今晚到遊戲裡問個仔細。」

「嗯,也好。」居沉思著。

我全身無力的回到家,正好看見我爸媽一臉不爽的坐在客廳。

「爸媽,你們回來啦。」我小心翼翼的打著招呼。

「小藍||」突然,老媽抱住我泣不成聲。

我嚇得手足無措,趕緊轉頭問老爸:「老爸,到底怎麼了?」

「還不是那個王子。」我老爸義憤填膺的說:「好不容易打到決賽了,居然第一場就敗了,不甘心啊!」

「……」又跟男的我有關了喔,我滿頭冷汗。

「可惡的王子,我討厭他。」老媽抬起頭來恨恨的說。

「誰說討厭王子的?」揚名正好踏入家門:「我也很討厭他,他搶我美眉又害我被教授罰站,我跟他誓不兩立,哼!」

「沒錯,誓不兩立!」我老爸老媽異口同聲地說。

「……」我哭∼∼項羽!我終於明白你的處境了││四面楚歌啊!

ON LINE

晚上,我才剛剛連線上第二生命,就遇到了小龍女。

「王子,你臉色蠻難看的喔?」小龍女擔心的看著坐立難安的我。

「居來了嗎?」我有點答非所問,拚命左右張望,心裡是忐忑不安。

「還沒……你什麼時候對他這麼牽腸掛肚了啊?」小龍女滿臉的曖昧。

「別消遣我了啦,小龍女!妳要救救我啊。」我撲進小龍女懷抱大聲哀嚎。

小龍女嚇了一大跳,連忙問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於是我就哭訴著我今天的悲慘遭遇,先是遇到居,然後居竟然把我弟當作是我,我弟又遷怒於我,最後連我爸媽都跟我誓不兩立,天啊!今天是我最不幸的一天了。

「呃……」還真可憐,世界這麼大,王子偏偏就可以遇到居,真是孽緣!

小龍女為王子默哀三秒鐘完後,開始覺得這事還真……有趣!

可惜,埋首在小龍女懷中的王子沒看見,唯恐天下不亂的小龍女已經露出狐狸尾巴了。

「王子,其實你也不用那麼擔心嘛,也不必急著否認,我怕居可能會不相信,反正我們遲早會遇到風無情,到時候居自然就知道他錯啦。」

不過在遇見風無情之前,嘿嘿!就有好戲看了,小龍女奸笑中……

看到小龍女的表情,我皺眉:「是這樣嗎?」

小龍女連忙狂點頭。

「那……好吧!」我雖然有點猶豫,不過,唉!既來之則安之,不然我還能夠怎麼做呢?

小龍女突然指著我後面說道:「居來了。」

我渾身僵硬住,但是該來的躲不過,我抱著死定的心情緩緩的轉身,映入眼簾的卻是熟悉的、嘻皮笑臉的居。

我扯開面部肌肉,有點尷尬的笑了笑:「早啊,居。」

「早啊,王子殿下今天還是這麼美麗尊貴。」說完,居照往例的作了個歐洲貴族問好的手勢。

「是呀,哈哈哈。」我乾笑著。

已經雙手護住頭部,做好被打準備的居卻愣住了,他抬起頭來疑惑的望著我,原本掛在臉上的嘻笑消失了,沒腦袋的居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智商兩百的居,他深深的看著我,似乎在思索什麼事。我忍不住緊張的吞了吞口水。

「王子,你還在唸書嗎?」居狀似不經意的問起。

「啊?對啊!」我的心猛跳了一下,內心卻在哀嚎著:慘了啦!他起疑心啦!

他更加深深的看著我:「念XXX大學?」終於,他問出了我念的大學名稱。

緊張到極點,我物極必反的只滴下一滴冷汗,繼續厚著臉皮回答:「不是。」

「喔。」居沉思著,眼裡很明白寫著懷疑兩個字。

我臉色發白的看向小龍女,後者則是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沒問題?世界上還有比這個更有問題的情況嗎?

幸好居突然轉移了話題:「對了,我在學校裡遇到了狼哥,他是學校保健室的醫師呢!」

聞言,我的眼睛暴凸出來。什麼!阿狼大哥也在我的學校?天啊,難道這段孽緣還會繼續下去嗎?老天爺∼∼你回答我啊!

在我怨懟老天的同時,小龍女手裡拿著賽程表,在一旁猶豫不決著,可惜我現在一點也沒興趣聽下一場的隊伍,反正不管是誰,我都要把我的怒氣發洩在他們的身上。我惡毒的想。

在阿狼大哥洪亮的聲音響起後,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從陰暗的角落爬回來聆聽。

「我們這次的對手是熟人喔,是玫瑰小隊。」

什麼?又一個沉重的打擊,我繼續縮回我陰暗的角落,自怨自哀著命運對我的不公,不能發洩也就算了,還要遇見以為我是G的玫瑰小隊,嗚嗚嗚!

「這場比賽對居可能不是很好。」羽憐大嫂同情的看著居。

「是呀,可憐的居。」小龍女也以看死人的眼神看著居。

居和我都是滿臉的不解,和居有什麼關係呢?不是我才可憐嗎?

「聽說啊,玫瑰和晴天組了個王子的後援會,號召了許多美眉,她們的會名好像是,拯救超俊美王子脫離同性戀居里亞斯特斯魔掌並重新了解美眉的美好的援助會。」小龍女一口氣念完那援助會的名稱,還差點因為沒有換氣而窒息。

什麼怪名稱的後援會?我則是愣愣地聽著,我居然有後援會?我的老天,我的麻煩還不夠多嗎?

「還有他們為了把居痛扁一頓,還展開一連串的特訓呢,晴天還運用財力買下了各類神器,大大增加了玫瑰小隊的實力。」羽憐大嫂皺眉嘆氣道。

終於……有人比我還倒楣了。我鬆了口氣,然後用痛惜的眼神看向居,可惜我上揚的嘴角透露出我的幸災樂禍。

居卻只是淡淡一笑:「為了王子,我什麼都可以忍受。」他含情脈脈的看著我,然後沒有例外的被我抓去痛毆。

這時,我根本懶得管他是我的教授……反正他現在以為我是風揚名,現實中的閔居文教授要報仇也不會找風藍,嘿!小龍女的提議果然不錯。

「趁著王子扁居的時候,我們來想想戰略吧!」阿狼大哥一臉嚴肅說:「大家對於神器有什麼對策沒有?」

「哼!我就不信我的黑刀比不上神器!」我邊打居邊伸出頭不屑的回答。

「我也覺得神器的問題還小,我就不信他們手上的神器能打得到我。」小龍女也冷冷的說:「錢可不是萬能的,他們有錢買神器也還得有能力用它。」

「小龍女,妳好像很不爽喔?」我暫時停下手,疑惑地問。

小龍女眉一豎,痛心疾首的喊:「當然不爽!你知道那個晴天花了多少錢去買神器嗎?現金一千萬啊∼∼一千萬居然就這樣被她花掉了,我要是有一千萬的話,才不會花在買神器上。怎麼說也得拿去買我上次看到的香奈兒最新款包包、最新款的秋裝、最新款的保養品、最新款的……」

妳也不比晴天好到哪裡去……眾人無奈的聽到小龍女口中一堆的最新款XXX。

阿狼大哥咳了兩聲,撇過還在最新款個不完的小龍女不管,逕自跟大家說明起來:「那就先別管神器的問題好了,玫瑰小隊的人員組成是兩名戰士、一名弓箭手、一名祭司、一名魔法師、一名盜賊。算是相當不錯的組合,不過看起來似乎不是我們的對手,不管如何,謹慎以對總是不會有錯的。」

非常隊的隊員都慎重地點了點頭……除了居。不過別怪他,昏倒在地板上的人是沒辦法點頭的嘛。

照往例,我帶頭走進比賽會場,映入我眼簾的果然是熟悉的玫瑰小隊,站在玫瑰小隊最前頭的是一臉哀怨看著我的玫瑰和晴天,我內心是滿滿的尷尬和不安,但是表面上還是一貫的冷漠表情。

「王子……」玫瑰略帶躊躇的叫我。

我揮手示意她停:「現在什麼都別說,比賽就是比賽,有什麼事等比完再說。」

聞言,玫瑰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她眼中的哀和怨又更深了……我有說錯話嗎?我惶惶然的疑惑。

「王子,你怎麼可以說這麼無情的話。」晴天滿懷不甘心:「你知道嗎?我們兩個每天為你牽腸掛肚,每場比賽都到場為你加油,甚至還為你組了後援會,這一切難道你都不感動嗎?」

我無情?我只是想先把公事處理完而已啊!我真的不懂女孩子在想什麼……糟糕!我是不是越來越脫離女孩,往男人發展了呀?我欲哭無淚的想。

「打吧!」不管如何,我還是冷冷的說。只有等打完了,我才能跟她們討論有關那個名字很難念的後援會的問題。

裁判熟悉的聲音響起:「開始。」

娃娃馬上召喚出骷髏,根據我的估計,我和骷髏擋下斷劍和小強應該綽綽有餘才是,我立刻決定要先對付斷劍,把小強交給骷髏去應付,上次在包廂中的會談讓我了解到,斷劍應該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能夠從金庸的武俠小說中得到招式靈感的傢伙肯定不簡單!

果然,一招蕩劍式馬上掃了過來,我立刻用黑刀擋住,哼!金庸系列我聽我老弟敘述得可熟了。刀劍相交,居然激起一陣金銀光輝、鏗鏘聲不斷,果然如我所預料的,斷劍果然是個狠角色,你來我往的劍招讓我熱血沸騰,一次短兵相接後,我倆暫時向後退開。

「斷劍,你果然很強。」我敬佩的看著斷劍。

「少廢話。」斷劍滿眼的仇恨卻令我心驚,怎麼回事?就算誤會我是GAY也不用這麼恨我吧?我也沒X姦過他啊?

「斷劍,比賽歸比賽,有必要真的那麼恨我嗎?」我邊擋住他的劍邊吼道。

「要不是你,我們玫瑰小隊也不會變成這樣。」斷劍反吼了回來。

「變成這樣?」哪樣?我愣住……

很不幸,在戰場上愣住絕對是不智之舉,我雖然擋住斷劍的劍,但是卻被他的左拳給揮中,我倒地,斷劍隨即壓在我身上,用劍抵住我的咽喉……

斷劍在我臉前咬牙切齒:「是你讓玫瑰和晴天都變了,玫瑰整天只會望著你的照片發呆哭泣,晴天拚命拋錢買神器、賄絡敵隊投降,就為了跟你在賽場上相遇。這個隊伍、這個隊伍!要不是我們不忍心拋下玫瑰和晴天,我們四個早就退隊了。」

這時,兩隊都停下手聽著斷劍的話,我更是呆呆的聽著斷劍的控訴,然後我轉頭看向小強、勒茍拉斯、和補血專用,他們的眼中也都是憤憤不平的怒視我,而玫瑰終於掩面哭泣,晴天則是不甘心的大喊:「喜歡不可以嗎?我就是喜歡王子,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放棄的,不管要用什麼手段、任何方法,花費無數的金錢和時間,我都不會放棄。」

「也不管妳傷害了多少身邊關心妳的人嗎?」娃娃悲傷的看著晴天,後者則是一閃而過愧疚的神色。

我有點麻木的聽著,一向童稚的娃娃居然說出這般成熟的話,今天實在有太多令我吃驚的事,我的神經都驚訝到麻痺了。

「我不管。」晴天捂著耳朵大吼:「還有斷劍,你把你的劍移開,不准你傷害王子,不然、不然我就收回我給你的神器喔!」

此話一出,全世界都知道晴天做了一件最大的錯事,只見斷劍的臉先是漲得通紅,後來發白、發青,他一言不發,只是痛心的看著晴天,他移開抵在我喉嚨的劍,緩緩的站了起來,「鏗鏘」一聲將劍丟在地上,轉身就跳下賽場離開。

「斷劍。」晴天看著斷劍離去,心惶惶的大喊。

又是一聲沉重的重物落地,小強也丟下了大斧:「夠了,晴天,我不要妳的錢。」他隨後跳下賽場,跟著斷劍離去。

勒茍拉斯也冷冷地扔下弓,一言不發的離開。最後,補血專用深深嘆了口氣,放下魔杖,悲傷的看了晴天和玫瑰一眼後,再也不留戀的轉頭。

玫瑰望著離去的玫瑰小隊成員,臉上是痛苦掙扎的神情,最後,她向我走了過來:「王子,我會學會忘記你的。」說完,她突然抱著我吻了上來!

我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麻痺的想,太好了!又為我今天眾多驚人的事蹟增加一筆:把初吻送給一個美女。

「再見,王子。」玫瑰帶淚笑著,是一種終於解脫了的笑容,看著她瀟灑地轉身離去,雖然被奪走了初吻,不過我心裡還是為她祝福著,希望玫瑰下次能找到真正的白馬王子。

「玫瑰,連妳也要走了嗎?」晴天大喊著:「連妳也要離開我嗎?」

玫瑰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是的,我要走了,希望妳也能早點走出來,晴天。」然後又繼續往前走。

「我不要、我不要放棄,我不會放棄的,王子。」晴天淚眼對我大喊。然後捂著臉跑離賽場,娃娃不知為什麼也追了上去……

眼見我剛進入遊戲遇到的第一個隊伍就這麼分崩離析,我心裡有說不出的難受,更難過的是……是我的錯嗎?我不禁覺得,似乎是我害得玫瑰小隊變成這樣的?

「小龍女,我的欺騙是不是也傷害了很多身邊關心我的人?」我用的是隊伍頻道。

「呃……我看居被你傷害得還挺開心的。」小龍女滿不在意的說。

「小龍女……」我略帶責怪的語氣被小龍女給打斷。

「那不是你的問題,王子,相信我,這不是你的錯。」小龍女堅決的說。

「是嗎?」我有點不敢確定。

醜狼、羽憐和居則是對我倆的對話,顯得面面相覷,但是他們非常體諒的沒有在此時質問我任何事情!

「等等,晴天。」娃娃追得上氣不接下氣,還是沒能追上盜賊出身的晴天。

晴天猛地轉身:「妳要做什麼?要看我笑話嗎?」

「不是的。我只是……能理解晴天姊姊的想法而已。」娃娃怯怯的說。

「妳也喜歡王子。」晴天有點不信的問。

「不是的,只是娃娃家裡也很有錢……」

晴天有些愣住。「妳……看不太出來。」

「這不管啦,晴天姊姊,娃娃是要告訴妳,妳不可以這樣子,很多東西是錢買不回來的。」說完,娃娃的語氣一鬆:「娃娃也曾經以為反正用錢什麼都可以得到……可是,後來才知道,用錢什麼都得不到。」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歡王子,除了這麼做以外,我不知道我還可以用什麼方法來得到他。」晴天語氣悲涼。她又比不上玫瑰、小龍女的漂亮,而性格又那麼火爆,除了砸錢,她還有什麼可以贏過其他人?

娃娃堅決的說:「如果妳真的喜歡王子哥哥的話,就照娃娃的話去做。」

「怎麼做?」

「去跟玫瑰小隊的人道歉。」

聞言,晴天的臉馬上繃了起來,娃娃馬上又補充:「今天妳如果是和妳的隊友相處得很好,就算是通力合作而打敗我們隊,王子哥哥都不會怪妳的,說不定還會很敬佩妳、很喜歡妳呢!妳沒看見王子哥哥本來很佩服斷劍哥哥嗎?」

「嗯!」晴天想了想,咬咬牙答應,她也不想和玫瑰小隊的人就這麼分離。

「娃娃,妳真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呢!」晴天有點疑惑的看著娃娃:「妳到底是……」

娃娃神秘的笑了笑。

照往例,比賽結束就是補充能量的時候,非常隊一行人在飯館點了一大堆菜色……但是,大家無奈地看著唉聲嘆氣,連筷子都沒拿起來的我。

「想不到連吃都不能讓王子振作起來,真是破天荒頭一遭!」小龍女無奈地看向其他人,但是其他人也搖了搖頭,無計可施。

「唉……」我的心裡一直想著剛剛玫瑰小隊的事,心裡的罪惡感還真像糞坑裡的石頭壓在我心上,既臭又重,想當作沒感覺都不行。尤其是娃娃的那句話,一直迴盪在我耳邊,我是不是該對大家坦白呢?可是坦白了以後呢?要是大家不能接受怎麼辦?我拚命抓著頭皮,怎麼辦?怎麼辦啊?

「王子,你別自責了,畢竟喜歡你的女孩那麼多,你永遠也不能回應所有的人啊!」羽憐大嫂溫柔的聲音響起。

「可是……」問題是,我是女的啊,我騙了她們是事實……

「可是什麼?」羽憐大嫂溫柔的逼問著。

「呃……」我刷白了臉,難道真的要坦白嗎?就是今天了嗎?

「王子,你欺騙了大家什麼?」

「我……」坦白吧!我不想再欺騙大家了,我難過的想,正要開口:「是女……」

羽憐大嫂的話打斷了我。「你指的欺騙,我想大概是指你瞞了我們什麼事吧?王子,你別介意這種事,每個人在網路上總是跟現實的自己不一樣的,像我,在現實裡可不是這麼溫順的模樣呢!」邊說,大嫂還邊試圖做出橫眉豎目的模樣……

大嫂,我還是覺得妳「溫順」的陰影微笑法更可怕……

阿狼大哥也開口勸我:「是呀,王子。只要在遊戲裡你還是你,那就夠了,現實生活中,你到底是如何,那並不重要。」

「話也不是這麼說,要是他是十大通緝要犯怎麼辦?」小龍女故作驚恐的看著我。

妳、妳給我記住,死小龍女,誰是十大通緝要犯啊,妳自己倒是榮登十大惡劣要犯排行榜榜首。

「那是不可能的,尊貴的王子殿下絕對不可能是通緝犯的。」居無比堅決的看著我,其眼神彷彿在跟我說他絕對相信我……然後我就扁了他,為什麼?因為太久沒打,手癢!

「萬歲,王子哥哥開始打居哥哥了耶,太好了,看來王子哥哥終於復原了。」娃娃開心的看著某人毆打居中。

「嗯、嗯,能打就表示已經沒事了。」非常隊的隊員非常欣慰的點著頭。

呼∼∼打了好久、打得好爽,好像把心中的不痛快全部都用拳頭發洩出去了,我看著破破爛爛的居,感謝你的犧牲,我對他雙手合十拜了拜,安息吧!

也該是下線的時候了。

「再見啦,大家。」我看著大家都一一下線,我正打算也下線煮早餐,但是居突然抓住我的褲腳,他探起頭來,臉上依然是一樣的堅決。

「王子,對不起……」

「啊?」我滿頭霧水,這世界還有被打的人對施暴的人說對不起這種事喔。

「我以後不會再探聽你的事了。」居滿臉的溫柔……好令人心醉的表情,我的心突然蹦蹦跳起來。

「不管你是誰,我都不在意。」居深情的說出這句話。

是嗎?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對這句話很不滿,你是個G,我卻是女的,這樣你也不在意嗎?我冷冷的說:「如果現實的我跟遊戲的我差距非常大呢?」

「我相信現在的你就是真實的你,就像現在的我才是真實的我一樣。」居堅定地說:「其他外在條件都不重要,不管性別、外貌、或是現實中虛假的性格都是不重要的。」

我對居的話很好奇,那麼說……這個沒腦袋的居才是真正的居?

「所以現實中的閔教授是你虛假的性格囉?」

話一說出口,居愣住了……

我也愣掉了,這句話不是變相說明我真的認識居嗎?我變了臉色!逃不掉了,我嚴肅的看著居:「我不是風揚名。」

豁出去了,反正不要讓居再誤會我老弟就好,揚名你看我對你多好,嗚∼∼

居回過神來,只簡單回答了一句:「嗯,你不是風揚名,那……我也不是閔居文,是居里亞斯特斯喔!」他笑臉回答著我。

喂……我的天,別說跳到黃河都洗不清,我看我跳到漂白劑裡都沒有用了,老弟!我沒有故意要陷害你喔,我已經試圖澄清過了,這是天意,我沒辦法!

REAL LIFE

從我早上起來,煮早餐、趕公車、踏進教室,一直到居上完課,我都在想一件事……我到底要不要偷偷到保健室去看阿狼大哥啊?

理性來想,我最好是不要去,誰知道阿狼大哥會不會認出我呢?但是感性上來說,唉唷∼∼我好想看看阿狼大哥長什麼樣子喔……不可能真的像遊戲裡那樣吧!

(廢話,阿狼大哥也不是狼人。)

無奈之下,我只好拔了朵花……「去看、不去看、去看、不去看、去看……」

突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小姐,這邊的花不可以拔喔!」

「對不起、對不起。」我拚命向工友伯伯鞠躬道歉。

還是去看吧!我打定主意,轉身就往保健室走去,但是我突然想起,是不是該先受點傷再去?不然我要拿什麼藉口進保健室啊?可是受傷會痛,這又不像遊戲可以喝紅藥水療傷,真的受傷會痛好多天的,而且還會留下疤痕,嗚!我不要啦。可是這樣就看不到阿狼大哥了,怎麼辦呢?

「姊,妳在這幹嘛?」揚名突然從背後猛拍了我一下。

「啊∼∼嚇我一跳,豬頭揚名。」我正在苦惱耶。

「幹嘛這麼凶,是不是那個來啦?」揚名對我擠眉弄眼的。

那個?啊,對了,就是那個!有理由了。

我輕輕推開保健室的門,往裡面探了探頭,好像沒有人。

「有事嗎?小女孩。」一個粗獷的聲音突然從我背後響起。

我驚訝,猛地轉身,映入眼簾的是人類版的阿狼大哥!

哇∼∼雖然不帥,但是很有型呢,該怎麼說呢,很像是武打漫畫裡指揮若定、聲若洪鐘的大哥級人物……好吧!我承認我的形容詞很爛。總之,就是很有威嚴的樣子啦。

阿狼大哥看著我搔了搔臉,又溫柔的問:「女同學,妳哪裡受傷了嗎?」我回過神來,結結巴巴的撒謊:「呃,我、我生理痛……」我作勢撫著肚子,眼角卻還在偷瞄阿狼大哥的長相。

哇∼∼阿狼大哥真的跟遊戲裡一樣高耶,我的脖子抬高看都抬到痠,我的一六五公分用來看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阿狼大哥,果然是很吃力的事情吶。

「喔,那妳趕快到那邊床上躺好,我現在去幫妳拿熱水袋。」

聞言,我乖乖在床上躺好,眼睛繼續跟著阿狼大哥轉,呵呵,阿狼大哥是不是被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啦?總覺得他的背影非常僵硬,想不到阿狼大哥這麼害羞!我竊笑著。

「來,把這個放在肚子上會比較好。」拿了熱水袋,阿狼大哥盡可能溫柔的說。

我感激的拿過熱水袋,阿狼大哥果然跟遊戲裡一樣溫柔,我真誠的說:「謝謝你,阿狼大哥。」

阿狼大哥和我雙雙愣掉,我覺得自己真是個白痴,天啊!難道我連一點點隱瞞事情的功力都沒有嗎?

「我們班上的閔居文教授跟大家說過您呢!聽說、聽說你們在遊戲裡是很好的夥伴啊?我也有看過你們比賽唷,所以我特地跑來看您的……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不是真的生理痛。」我乾笑著,保佑阿狼大哥相信這些話吧!

「喔,居跟你說的啊!」阿狼大哥回過神來,哈哈笑著:「嚇了我一跳,會叫我阿狼大哥的,向來就只有王子那小子,其他人都是叫我狼哥,不然就是狼。妳在遊戲裡是玩什麼職業?有沒有隊伍啊?」

「呃,玩魔法師,隊伍……有啊,不過沒你們那麼有名,阿狼大哥大概不知道吧!」我厚著臉皮繼續胡扯,嗚∼∼阿狼大哥,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喔,加油啊。」阿狼大哥伸手摸了摸我的頭,我像平常一樣傻笑著。

「在這個治療名冊上簽上名字和學號,雖然妳是裝的,不過還是填上去比較好。」

「好。」我接過名冊,填上自己的名字。

「好了,現在沒什麼人,妳可以躺到妳想走喔!」阿狼大哥對我笑著。

「哈哈,我要走了啦。」我從床上爬起,開玩笑,還躺?我晚飯都還沒煮,等等回去一定被家裡的三個人圍剿。

「再見啦,阿狼大哥。」

「再見。」阿狼大哥望著我推門出去。

李天狼拿起手中的名冊仔細端詳著……「風藍?風揚名?嗯……」

門再度被推開。「狼哥?剛剛那位好像是我的學生?她受傷了?」居擔心的問。

「沒有,她是來看我的,誰叫你把我的事到處講呢!」李天狼有點責怪的說。

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我?我有說過嗎?」

李天狼聞言,沉吟了半會兒:「風藍跟風揚名是什麼關係?」他問。

「雙胞胎姊弟,這和風藍有什麼關係?」居疑惑地問。

「沒什麼。」但是,他總覺得風藍的動作和王子很類似,他摸王子頭的時候,王子也總是那樣傻笑著,難道那只是因為她和風揚名是雙胞胎,而雙胞胎總是很相似?

「改天我會去看看風揚名。」

「呃……可是,我答應過王子,不再探聽他的事。」居有些為難的說。

「說得也是,如果王子不想說的話,那就算了。算了,順其自然吧!我也不去探聽了。」李天狼爽快的說。

這時,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渾然不知剛剛真相差點就曝光了,我正想著要燉排骨湯還是煮馬鈴薯湯的時候,玫瑰從我身邊走過去,我抬了抬眼,不知道要不要打招呼,可是她上次都說要忘記我了,不知道願不願意跟我做朋友……等一下!

我低頭把自己的衣襟拉開,有胸部啊!左看右看,是正常的住宅區。

那我是在現實生活裡,怎麼會看到玫瑰?

我凝神望去,玫瑰正站在公車站牌旁等公車,好奇怪的感覺……等一下!離玫瑰三步遠的那個男的好眼熟啊∼∼邪靈?天呀∼∼更糟糕的是,我好像也得要上那班公車的樣子。

佛祖啊、上帝呀、阿拉喔,我唸著南無阿彌陀佛,雙手比著十字,求求你們啊∼∼這一定是幻覺,是我在作夢也可以!嗚嗚嗚……

但是,現實還是殘酷的,我還是得上了公車跟他們並排站在一起……算了,反正他們應該、絕對不可能認出我的,我偷瞄著旁邊的兩大帥哥美女,玫瑰果然很漂亮,邪靈也很帥呢!真是養眼的兩個人,有沒有可能湊在一起算了……我暗自盤算著。

過了許多站,這兩大帥哥美女好像還是沒有下車的意願,而我家那邊是最終站了,真糟糕,他們不會恰巧住在我家隔壁吧?不可能啊,我家隔壁住的明明就是我媽媽的姊姊的老公的叔叔一家人啊?況且,要是有邪靈這麼帥的帥哥在遠親裡,我老媽早就拉著我去相親,把這養眼的俊男娶回家……是嫁給他,然後帶回家給我老媽保養眼睛了。

胡亂猜測時,玫瑰早了一站下車,我鬆了口氣,可以少擔心一個人了。

最後,我家終於到了,我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帥哥邪靈最後一眼,就下了車。

咦,背後好像有人!我滴著冷汗回頭,邪靈對我淡淡一笑……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雖然心裡是一陣發慌,我還是硬撐著對邪靈笑了笑,然後轉身準備逃亡。

「等一下。」邪靈突然開口叫住我。

我衡量了一下情況,以我的身高、腿長以及體力和耐力,怎麼樣都不可能跑贏邪靈的,算了!認命的再度轉身面對著他:「有事嗎?」

「小藍,妳是小藍吧。」出乎意料,邪靈居然一臉熱絡的模樣。

他認識我?還知道我的名字?我大吃一驚。

「妳忘記我了,我是卓靈斌,卓哥哥,記得嗎?」

卓哥哥?小時候住在我家隔壁,後來搬走的卓哥哥?我張著嘴不可思議的看著邪靈,不會吧?這麼巧?邪靈是卓哥哥?

「你真的是卓哥哥?」

「是啊!妳想起來啦。我剛剛還不敢肯定妳是小藍。真巧,我正擔心我會忘記去妳家的路。」邪靈……呃,卓哥哥一臉微笑的看著我。

吃過了晚飯,我拿著剛泡好的茶走進客廳,我老弟和卓哥哥聊得正愉快呢,根據卓哥哥剛剛的說法,他是因為在他唸的XXX大學(就是我的大學啦!想不到他在我的大學唸研究所)不經意的看過我,所以特地跑來這邊看看,是不是真的是我。

我靜靜的坐了下來,耳朵卻豎得直直偷聽,正好聽到他們聊到第二生命……

「沒想到揚名就是風無情,那我們不就一直都在同一個小隊裡?」卓哥哥一臉不可思議。我也突然想起,對吼,我老弟跟卓哥哥不都是暗黑邪皇隊的?

「原來卓大哥就是邪靈大哥,我居然都沒發現。」我老弟也是一臉驚訝。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你連打從同一個娘胎出來的姊姊都發現不了了,更何況是快八年沒見的卓哥哥,我在一旁暗暗吐我弟的槽。

「那明皇不就是卓明斌?」我老弟突然叫出:「他跟小時候不太一樣呢,脾氣好像暴躁不少喔。」

什麼!明皇就是卓弟弟?不會吧,卓弟弟以前是那麼可愛又溫和,總是跟在我後面叫姐姐……怎麼可能是那個暴力加不男不女的變態明皇。不要破壞我美好的卓弟弟形象啊,我哭。

卓靈斌無奈的笑著:「那小子正在反叛期吧!」說完,卓哥哥突然轉向我:「小藍也有在玩嗎?」

我猶豫了一下子:「呃……有。」

「她還在裡面當人妖呢!」我老弟語不驚人死不休,居然把我的秘密講出來了,我死命瞪著他,內心無比悔恨。天呀∼∼我當初為什麼要把事情告訴這個風家最強的廣播電台啊!

「人妖?第二生命應該是不能這麼做的?」卓哥哥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我那嘴巴比長江三峽還寬的死老弟,馬上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卓哥哥,從頭到尾我都低垂著頭,希望卓哥哥會忘記我的長相,或者……忘記王子的長相也行。

「原來是這樣。」卓哥哥一臉笑容的看著緊張兮兮的我:「不要緊,我不會說出去的。」

可是,我不是怕你說出去,我是怕你認出我來。

卓靈斌看了看掛鐘,起身說道:「時候晚了,我也該走了,晚上還有場比賽要比呢。第二生命見啊,揚名。」我老弟朝卓哥哥比個OK的手勢。

「我送你到門口,卓哥哥。」我很盡責的跟著走了出去。

到了門口,卓哥哥停了下來,一臉微笑:「小藍,希望有一天,能跟妳在第二生命見面啊!」

「嗯。」我們已經見過了呀!

聞言,卓哥哥又是滿臉笑意。我突然覺得這笑容很礙眼,卓哥哥你別再增加我的壓力了吧!

「聽說你們班上的教授是非常隊的居?」

「嗯。」為什麼又扯到居啊,這樣我會緊張的,你知不知道啦?

「我對非常隊倒是很有興趣,改天我去你們系上旁聽好了,你們教授看到我一定會很驚訝的。」

是呀、是呀!他要是看到你跟我老弟很熟的話,說不定還會以為你要搶他心愛的人呢!我壞心眼的想到那個畫面……好像還挺有趣的?

一想到可能發生的有趣畫面,我就忘了自己的危機,我滿臉陪笑的說:「好啊、好啊,來之前說一聲,我一定叫我弟佔個好位子給你。」

「喔?我倒是比較想坐在妳旁邊。」卓哥哥說完,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揮手再見,走人了,只留下愣在原地的我。

揚名在旁邊猛吹了一下口哨:「看來卓大哥對我老姊很有興趣嘛。老姊,妳可以趁機在第二生命裡賴上他喔,暗黑邪皇隊的黑暗精靈戰士邪靈還蠻有名的喔!」

在第二生命賴上邪靈?兩個男人親親蜜蜜走在一起,再加上同樣是男人的居在旁邊吃醋,這畫面能看嗎?我無奈的揮去腦中有點噁心的畫面,不再管這亂七八糟的事件,正打算回房上線多少練點功時……

「小藍啊,你們聊完天啦?來看看妳剛從美國回來的表姐。」老媽笑咪咪的從客廳門口招手要我過去。

「表姐?」我滿頭霧水。

「對啊,你們剛剛在跟靈斌聊天的時候,妳表姐就過來打招呼了,就是隔壁我姐姐的老公的叔叔的三女兒嘛。」老媽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她拉過我老弟一臉曖昧的輕聲說:「兒子啊,雖然你表姐是比你大了兩、三歲,不過人長得可美嚕,又是沒血緣關係的遠親,你要是有機會的話……」

只是我那喜愛泡美眉的老弟居然痞痞的說:「我對大姐姐沒什麼興趣,我只喜歡跟我年齡差不多的。」

不管如何,我和我老弟還是規規矩矩的去跟表姐打招呼了,一走進客廳,我老弟一臉天真聰穎、專門對付家族長輩的笑容就擺了出來,虛偽!我擺著淑女的微笑,看向表姐……

「玫瑰?」

「無情?」我老弟和玫瑰同時驚叫出聲。

「什麼玫瑰啊?這是你表姐歐陽玫。」我老爸滿臉疑惑的望著正對看的兩人。

我手指顫抖著:「怎麼可能?剛剛妳在公車上明明就早了一站下車啊?」

玫瑰……歐陽玫表姊看向了我:「公車上?喔,我剛剛是為了要去買送給你們的水果,才早了一站下車,剛剛表妹妳也在公車上?」

「不要管什麼公車了啦,妳真的是我表姐?」揚名不敢置信的說:「我還以為妳比我小呢。」

「我今年二十三歲了,只是有點娃娃臉。」歐陽玫無奈的笑著:「沒想到無情你居然是我表弟。」

「是呀……」

「等等,到底有沒人要告訴我們這對『父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老爸老媽終於忍不住插嘴。

「也沒什麼,只是我和表弟之前在第二生命裡,曾經是同一個小隊的。」歐陽玫苦笑著。

「原來如此……」

我老爸、老媽、老弟,外加表姐馬上聊天聊得很愉快,我則是僵硬在一旁,偶爾陪個笑臉,心裡在想:我王子這個身分不但砍死了我老爸老媽,搶了我弟的女人,還拋棄了我表姊(外加跟表姊接吻)。

難不成,真相大白的時候就是我被逐出家族的時候?

想到這,誰是王子?我不是王子……我在心裡狂嚎。

商品簡介

冒險隊大賽終於開鑼了,我開開心心的抽了籤,首戰是……完美公主隊?慘了,該不會是一堆美眉組成的隊伍吧?那我不是羊入虎口嗎?啥米?我是個GAY,而且親密愛人是居?這是什麼時候發展出來的?怎麼只有我不知道啊~~兩個月的快樂暑假終於過去了,我悽悽慘慘戚戚的追公車上學,突然發現來了個新教授,他他他居然是……我再度悽悽慘慘戚戚的追公車放學,嗚~~為什麼公車上的兩個人居然又是遊戲裡的熟人啊!這叫我怎麼不暴露自己的真實性別?OHMYGOD~~保健室醫師!你不要過來,我不認識你,我發「四」!我跟王子沒有關係……嗚嗚~~這段孽緣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啊啊啊~~

作者簡介

御我我是誰?有時候我像是一個揮劍戰鬥的戰士,有著無止盡的熱情精力;有時候化身成研究元素的魔法師,全神專注在我喜歡的事上;沒事也喜歡像盜賊般自由自在,任由命運帶領我前往陌生的地方;卻有時也會出現祭司的溫柔心腸,憐憫著世界萬物。總之,我是一個善變的奇幻世界。御我家族:tw.club.yahoo.com/clubs/kim6_6_6fantasy/

1/2王子(2)
作者:御我
編者:銘顯文化編輯群
繪者:亞砂
出版社:銘顯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4-11-01
ISBN:9789867391513
定價:160元
特價:9折  144
其他版本:二手書 25 折, 4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