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12點的願望
cover
試閱內容

「妳確定你們不會有事吧?」媽媽問。

「他們不會有事的,」爸爸說,「好了啦,不然計程車司機要跑掉了。」

「妳有飯店的電話號碼吧?有事的話可以打來,」媽媽說。「就放在電話旁邊。當然,如果真的有什麼緊急的事,最好還是先打給警察局。」

「不需要吧,所有警察都去參加你們那個舞會了,」我說。

爸爸露出牙齒,傻傻的笑著。他換下他的深色制服、褲子和白色工作襯衫,穿上一樣呆的晚宴制服:條紋的亮緞西裝和胸前鑲有摺邊的襯衫。他帶了一個便利夾的蝴蝶領結,而不是他慣常帶的便利夾領帶。他的臉上則是一個便利夾的臉,下巴寬闊、臉頰紅潤、神情愉快,「普拉警員」的招牌臉。

「好了啦,艾麗,別嘮叨了。」

「我們應該把他們送到你媽家的──」她不再說下去,吸了一口氣。我們都知道我們不能再去奶奶家了。

「我們應該請個保母的,」媽媽的語氣很不具說服力。

「媽,我們又不是小嬰兒了,」我說。

她匆匆吻了我一下。她身上噴了很多上次度假買的免稅香水,讓她聞起來有一種奇特的女人味。媽根本就不適合打扮得這麼妖嬌,但是她今晚很拚命打扮,穿上魔術胸罩,在她那件黑色緊身禮服上方擠出一條迷人的乳溝。那件禮服有點太緊了,當她走向客廳門口時,你可以清楚看到她內褲的線條。我媽寧可死,也不肯穿上不露痕跡的丁字褲。

不過,我又有什麼資格可以說別人呢?我現在穿的是小女孩在穿的白色棉質內褲,而且如果不阻止我媽的話,她還會叫我穿上白色的襪子。她老是把我當成三歲小孩,而不是十三歲的女孩。

「威爾,到樓下來,我們要走了,」媽媽喊。

威爾今年十五歲,快要十六歲了。他是我哥,不過他不只是我哥,他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大的敵人。

當我六週大時,我把生平第一個笑容獻給他。當我六個月大時,我向他伸出雙手,吵著要他抱我。當然這些我都不記得了,這些都是媽媽說的小故事,而她從來不說謊。至少我們以前都認為她不說謊。

不過我還記得一些古早古早以前我還在坐嬰兒車時候的事。威爾會跪在我面前,為我演出一場專屬的布偶秀,演的是童話故事。我是金髮的歌蒂拉,雖然我的頭髮其實是黑色的,而且我們只有兩隻熊,不是三隻。威爾的熊是大吼熊,我的是小吼熊。

那時候威爾還沒上學,可是他竟然能掰出長達好幾小時的戲碼。不,沒有好幾小時,而且也不是真正的戲。他只是讓大小吼熊在我前面舞來跳去,其中一隻會雄壯威武的大聲吼,另外一隻會細聲細氣的吱吱叫。我知道他能演的戲不過就是這樣,可是當時我四周的地毯彷彿長出一片森林,大吼和小吼似乎也用活生生的熊掌在我旁邊爬行。我伸出手拍拍它們毛茸茸的身體,還能聞到它們口中蜜糖的氣息。

威爾開始上學後,媽媽試著和我玩泰迪熊,百無聊賴的玩著「這是大吼,這是小吼」的遊戲。它們兩個已變成破破爛爛的玩具,換過玻璃眼珠,嘴巴也被縫過。但只要威爾一回來,它們就會把鼻子抬得高高的,用吼聲歡迎威爾回家。誰都看得出來,威爾充滿魔力。

不過從我們還很小的時候開始,威爾就不只有好的魔力,也有邪惡的魔力。

如果他認為我在下午茶時間偷了那塊最大的蛋糕,或是輪到我盪鞦韆時盪了太多下,他會說「等一下給妳好看,小紫」。

這時候的等待是最難受的。他總是知道要伺機而動。他通常會等父母把我們送上床睡覺之後,偷偷鑽進我房間。

「大吼對你很生氣,」他會在我耳邊小聲說,「它要咬掉妳的鼻子。」威爾會使勁捏我的鼻子。「它要用爪子把妳撕成碎片。」威爾會用指甲深深戳進我的手臂,然後一路耙下去。「它要用它的大屁股把妳悶死。」威爾會把大吼熊蓋在我臉上,壓得愈來愈用力。

有一次我的頭掙脫了,大聲尖叫,媽媽跑進我房間。

「喔,可憐的小紫做惡夢,我把大吼熊給她抱抱,」威爾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我其實應該讓媽媽看看我紅通通的鼻子,或是手臂上的抓痕,可是我不敢,她從來也沒察覺。

爸爸一向都不正眼瞧威爾,不過疑神疑鬼本來就是他的工作,而且那時候他就已經不喜歡威爾了。我們全都知道他不喜歡威爾,雖然從來沒有人說破。

我們不談很多事情。

現在威爾幾乎不和我們任何人說話。他從學校回來,為自己做一個巨大的三明治,然後爬上樓回自己房間,整個晚上就躲在裡面。媽媽以前會用個托盤替他送晚餐,但爸爸說,她幹嘛要像奴才一樣伺候自己的兒子?他其實希望她像個奴才一樣伺候他自己,不過這又是另一件事。威爾會等到確定他們在看十點新聞時,溜到廚房為自己熱一個家庭號的披薩,或是一整包現烤洋芋片。

我試過和他一起待在廚房,可是他也不跟我說話。不管我問什麼問題,他只是含糊的答聲是或不是,從來不主動說些什麼。

我實在受不了了。有一次我試著要握握他的手,他雖然沒有把手抽走,卻只是低頭看著我們握在一起的手,彷彿這兩隻手不屬於我們似的。我的手就像隻死魚一樣漸漸麻掉,然後我把它縮回來。

「威爾!」我媽現在在叫著,「威爾,拜託你下樓來。」她幾乎是在哀求。

我以為他會待在房間不肯下來,但樓梯上傳來他的腳步聲。他不慌不忙,慢慢走下來,穿過走廊,來到客廳。

「啊,你下來啦,」媽媽高興的說,「你要好好照顧你妹妹,好嗎?」

威爾悶不吭聲的盯著媽媽。他已經脫下學校制服,換上寬大的灰襯衫、柔軟的黑色背心、牛仔褲,還打著赤腳。他的脖子上戴了一串銀珠子,他的黑髮翹得有點奇怪,好像他不斷用手抓過一樣。他看起來比平常還要蒼白,白色的皮膚上幾乎透出綠綠的色調。

學校裡有一半女生都愛上威爾,甚至有些男生也喜歡他。

「哦,你現在喜歡戴項鍊啦?」爸爸說。

威爾眼睛眨也不眨,繼續看著媽媽。

「現在的男孩子正流行戴項鍊呢,」她匆忙的說,「威爾,今晚你是一家之主,全交給你負責喔。」

「好,」威爾說。

媽媽那擠得高高的胸部鬆了一口氣。她對威爾微笑,「你會照顧小紫吧?」

「當然,」威爾說,「別擔心,我們沒問題的。」

「這才是我的乖兒子,」媽媽說。

她以前常對威爾說這句話,不過她已經好久沒這麼說了。威爾在爸媽走到前門時,開口說,「我才不是妳兒子。」

他的聲音很小,但我知道媽聽見了。大家停格了好一會兒,然後媽媽又道了一聲再見,聲音聽起來很淒涼。

「再見,媽,」我喊著,心裡為她感到難過。

「再見,小紫。再見,威爾。再見,親愛的孩子。」

「拜託,妳好像在演連續劇,」爸爸說,「再見了孩子們。別太晚睡,別玩到半夜不睡覺。我們要很晚才回來,舞會要到一點才結束,而且我想大家還要閒聊好一會兒才罷休。」

「是啊,你和你的兄弟們還要多開一兩瓶威士忌,」威爾輕聲說。

這時候他們已經走出大門,媽媽又說了聲再見,就像某種只會唱一首歌的鳥,悲傷的重複叫著。然後大門關上。

這下子只剩下我們了。我看看威爾,威爾看看我,他的深綠色眼睛非常明亮。我以為他會直接經過我旁邊溜回他的房間,但他就站在原地,瞪著我瞧。我努力瞪回去,但我的眼光先飄走了。我呆呆的環視我們那單調的米色客廳,然後又看回來,威爾還在瞪著我。

「幹嘛?」我說,我的心跳加速。

「我只是要讓你服從我的意志,」他說。

「閉嘴!」我咯咯笑著說。

「不,妳閉嘴,矮冬瓜小紫。媽說全交給我負責,記得嗎?」威爾走向棕色的絨布沙發。沙發屬媽媽坐的那邊乾淨整潔,她的小說、電視節目指南和好幾本雜誌都細心堆放在抱枕旁邊。爸爸的那邊則磨得亮亮的,椅子被他胖屁股的重量壓得凹下去。威爾的嘴唇扭曲,一幅不屑的樣子。

「真高興他不是我爸,」他說。

「威爾,奶奶說的那些事情讓我很難過。她瘋了,而且也很愚蠢。爸媽為什麼不早點告訴你真相?他們也瘋了。」

「妳就是不明白,對吧?這真是太棒了,從來沒有這麼爽的事,我不是這個彆腳家庭的一員。」

「不,你是,你還是我哥。」

「不,我才不是,白痴。」他抓住我的手腕,把它扭過來,看著上面的血管,然後也把自己的手腕抬高。他的血管比較接近皮膚表面,非常細緻,顏色也很藍。「我流著不同的血。」

「藍色的血。」

「我討厭奶奶。」

「那個老太婆扭轉了我的生命,所以我愛死她了。我還是會留在這裡,但等我滿十八歲就閃人。」

「你要去找你的親生媽媽嗎?」

「這個嘛,她聽起來也不怎麼樣,不是嗎?一條可憐兮兮的毒蟲,還拋棄了自己的孩子。不,謝了,我才不想要任何父母親,我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好。」

「你不會是自己一個人,」我說,「因為我會跟著你,像漿糊一樣粘著你。」

威爾看看我,然後大笑。「好吧,漿糊小姐,我們來吃飯吧。」

「一起吃嗎?」

「妳是可以拿妳的晚餐到遠遠的地方去吃,但我要坐在這裡吃。」威爾坐在媽媽的椅子上,一隻手抱著一條腿。

「媽已經把一些魚派從冷凍庫拿出來退冰,還有一些蔬菜之類的東西。我去弄一弄,好嗎?」

「我們才不吃那些爛東西,我們來吃披薩,」威爾說。

「披薩應該已經吃完了。」

「叫外賣啊!」他拿起話筒,訂了一個超大總匯披薩、兩份蒜泥麵包、兩杯大可,和一大筒冰淇淋,裡面有巧克力、草莓和香草口味。

我愣愣的看著他。我知道他一毛錢也沒有,爸爸已經好幾個星期沒給他零用錢,他自己也把存摺交還爸媽了。我默數一下我的錢包裡還有多少錢,不到五英鎊,我還有將近一英鎊的零錢掉在書包裡,再來就什麼錢也沒有了。

「信用卡號碼嗎?好,」威爾說,然後唸出一串數字,和一個有效日期。他笑著放下電話,「二十分鐘內就有晚餐吃了,小紫。」

「你剛剛自己編出那些數字嗎?」

「不,那是爸爸的信用卡。他把皮夾扔在廚房桌子上,裡面塞滿了二十英鎊的紙鈔,不過我太了解他了,他一定都數過了,搞不好還塗上普拉警員專用的祕密記號墨水。偷他的信用卡太容易被發現了,記下號碼還比較簡單一點。」

「可是等他收到帳單,還是會發現啊。」

「那也得一個月以後,或是更久。誰還管以後的事啊?我們要活在當下,小紫。」

所以我們把超大的披薩分一分吃掉,還吞掉蒜頭麵包,喝掉可樂,把冰淇淋吃得一點都不剩。

「草莓口味的都留給妳吃,」威爾說,他知道那是我喜歡的口味。

我們能像從前一樣一起做件事,真是太棒了。我靠在沙發椅背,肚子撐得不得了,也開心極了。

「我的肚子!」我邊摸肚子邊說,「它好像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妳好像瑪妃喔,」威爾說。

瑪妃是威爾的寵物栗鼠。他養了五年,愛它勝過愛其他人。他從來沒抱過我們,連媽或我都沒有抱過,但他會坐著讓瑪妃躺在他大腿上,一坐好幾個小時。威爾很少把它關進籠子裡,它的習慣是躲到抱枕底下、或床底下,這樣當你猛然坐在任何地方時才不會壓扁它。威爾老是說它受過訓練,會按規矩大小便,但瑪妃還是常常隨地便溺。當我坐到它小小坨的硬大便時,總是儘量按捺自己的脾氣。

我猜當瑪妃死掉時,威爾應該傷心透了,但那時候爸媽開始要求我們少去彼此的房間,所以也不得而知。媽媽和爸爸曾叫我們要保持距離。

「威爾已經長大了,妳一定也不想常常往他房間跑吧,」媽媽說。

「我想啊!」

「唉,這可行不通。他需要有自己的隱私,妳也需要自己的隱私。妳了解了嗎?」

他們其實不能真的禁止我們,可是威爾確實也開始想要一個人獨處。當我跟在他屁股後面時,他往往吼著叫我滾開。不能和他在一起,我覺得很孤單。

「威爾,你怎麼不再養一隻栗鼠呢?還是別種寵物?」

「我不想養什麼寵物,謝了。」

「你還把瑪妃的籠子放在你房裡嗎?」

「是啊。」

「裡面空空的,看起來一定很怪。」

「妳自己的房間才怪呢,一大堆仙子在那邊晃來晃去。妳還把她們吊在天花板嗎?」

「當然還吊在那裡啊,」我說。

「妳有烏鴉仙子、蜻蜓仙子、玫瑰仙子,還有什麼?」

「你怎麼會忘記她們?你以前也很愛玩啊!來吧,我來告訴你有哪些。」我拉著威爾的手,他跟我上樓到我房間。

他走進房間後露出微笑。「啊,沒錯,」他說,抬頭看著從天花板懸掛下來的十四個仙子娃娃。他伸手輕輕彈月光仙子,月光仙子晃了起來,她輕柔的翅膀搖曳,彷彿真的在飛翔一樣。

她是我第一個做成功的仙子娃娃。在我得到第一本夢凱思的童話書之後,立刻嘗試模仿他的插畫做仙子娃娃。但是我用厚呢布做成的仙子樣子很滑稽,一點都不像他那些漂亮的圖畫。我做的鈕扣眼、毛線髮的仙女都太胖、太矬。

後來隔壁的老太太連小姐教我怎麼用針線縫東西,告訴我各種不同針法。聖誕節她送我一套別緻的縫紉組,可以做出小拼布娃娃,和娃娃穿的衣服。我對拼布娃娃沒什麼興趣,但我運用拼布娃娃的基本紙樣來創造自己的仙子娃娃。我仔細揣摩書上月光仙子的圖畫,儘量精準的模仿她的模樣。

我用白色絲布來做月光仙子,雖然滑溜溜的絲布很難縫,然後我還在她的衣服邊邊縫上小珍珠。我給她做了乳白色的翅膀,和長過膝蓋的白色棉線捲髮。她雖然看起來和夢凱思的圖畫不盡相像,卻比她以前那些笨拙的厚呢布仙子姊姊們要好得太多了。

威爾喜歡我的月光仙子,還有玫瑰仙子、藍鐘花仙子、秋葉仙子,而他最喜歡的是坐在一隻黑色烏鴉背上的烏鴉仙子。真希望那不是一隻真的填充烏鴉,我是在舊貨店的一頂舊帽子上找到它的,它看起來是簡單的複製品,但那尖尖的橘色喙子和圓溜溜的黑色眼睛,看起來逼真得嚇人。我一向都不是很喜歡烏鴉仙子,特別是當威爾讓她在空中甩動,口中還念著邪惡的咒語時。

威爾以前會跟我玩各種魔法遊戲、和我的仙子娃娃,直到有天爸爸發現我們在玩這些東西。

「你這種年齡的男生在玩仙女?」爸爸說,他的嘴唇不屑的扭曲。

從此威爾就不再碰這些娃娃。不過現在他舉手碰碰所有娃娃,讓她們在鬆緊帶上忽高忽低的飛舞。他拉了烏鴉仙子那小小的黑色腳趾,讓她和她的烏鴉上下跳躍,好像在高空彈跳一樣。

「別這樣,威爾。」

他不理我,接著又飛快的連續拉了其他仙子,好像拉門鈴一樣。仙子們的鬆緊帶砰砰的彈著,翅膀也狂飛亂舞。

「住手!」我邊喊邊伸手推他。

我用力過猛,他失去平衡而跌倒,手上還拉著烏鴉仙子。烏鴉仙子的鬆緊帶斷掉,於是她飛越房間,落到房間另一頭,烏鴉仙子從烏鴉背上脫落,還折斷了一根翅膀。

「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我說,然後跪在地上檢查她的傷勢。「喔不,你看,你把她的衣服弄破了,我已經沒有黑色蕾絲布了。」

「都是妳害的啦,誰叫妳推我,笨蛋,」威爾說,不過他也在我旁邊跪下。威爾把烏鴉仙子和她的烏鴉放在手中。她的薄紗洋裝被烏鴉尖尖的喙子刺穿、撕破,已經無法修復。威爾用手指穿過洋裝上的洞。

「可憐的爛烏鴉仙子,」他說。他拿著烏鴉在空中揮動,準備朝我投過來。「猛獸來襲,請注意,小紫,它要把妳戳死。」

威爾看出來我沒有心情胡鬧,於是停止耍寶,從烏鴉翅膀上拔下一根羽毛,插在烏鴉仙子柔軟的背上。

「瞧,現在她又能飛了。而且妳還可以替她做一件新衣服,不是嗎?妳有沒有黑色的布?妳看,我有黑色的襪子,妳可以拿來做衣服。」

「沒有人會讓仙女穿黑色的毛織品,看起來會像是穿了冬天的毛衣,還戴上手套和絨球帽。那根本就不搭。」

「啊,我知道了!我那件黑色的絨布背心,」威爾說。

那是另一個從舊貨店找到的東西,一件來自七十年代的嘻皮風背心,不過穿在威爾身上不知為什麼就是很酷,那一直是他最喜歡的衣服。

「我們不能用你最喜歡的背心!」

「當然可以,」威爾邊說,邊把它脫下來,然後塞給我。「拿去,拿剪刀來剪吧。」

「我不能糟蹋你的背心。」

威爾從我的針線盒拿出剪刀,從背心的背部一刀剪開。「拿去,我已經替妳糟蹋它了,現在妳可以開始縫了。妳有黑色亮片嗎?還是黑色緞帶?」

我開始為烏鴉仙子剪下黑色洋裝需要的布,威爾盤腿坐在我旁邊看。他在針線盒找到另一把剪刀,然後開始從那件破掉的背心剪下一塊東西。

「你要幫我縫嗎,威爾?」

「男孩子不做針線,」他說,他模仿爸爸的口氣模仿得好像,我得盯著他的嘴唇看,確定真的是他說的。

他繼續剪下一條長長的絨布條,中間是沙漏的形狀。

「你要做什麼東西?那對烏鴉仙子太大了。」

「這不是要給妳的烏鴉仙子,而是要給妳的,」威爾說。

他用沙漏狀的部分蓋住我的眼睛,然後在我頭後面綁一個結。「妳現在要去參加化裝舞會,灰姑娘,」他說。

「那你要扮成什麼?仙女的教母?」我假裝我們還在胡鬧,雖然我的心跳得好快。

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商品簡介

適讀年齡:自閱9歲  注音:無

威爾不只是我哥,他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最大的敵人。尤其在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後,他彷彿變成家裡的小魔王,不但惹爸生氣,惹媽傷心,還喜歡作弄我。我是小紫,功課不怎麼在行,但對我最喜歡的作者──夢凱思卻瞭若指掌。我擁有他出版的每一本書,還和威爾一起縫了好幾個書裡面的仙子,她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在學校沒有好朋友,直到班上來了個新同學──茉莉。她是明星的女兒,她也像個明星般耀眼。和她成為好朋友,讓我的生活有了光彩,也讓我漸漸擺脫了哥哥威爾的控制。但在茉莉碰到威爾之後,事情就超出了我的想像!閣樓上的威爾究竟是誰?茉莉真的想和我做朋友嗎?這個時候,仙子能幫助我嗎?

威爾森筆下的人物真實而迷人,無怪乎獲得千萬讀者的喜愛。

──英國「亞馬遜網路書店」

具有不可多得的才華,能以輕盈又迷人的手法書寫情緒議題。

──英國《書商雜誌》

作者簡介

賈桂琳.威爾森 著

1945年生於英國貝斯,從小就想成為作家,九歲完成第一本「小說」,從此寫作不輟,作品超過七十本。她擅長處理「麻煩」的主題--沮喪、憤怒、死亡,但因為用明亮、輕鬆的語調寫成,反而容易打動讀者。本書也不例外,雖是講述好友離開的痛苦,但因為用第一人稱寫成,親密的語調與幽默爆笑的情節,加上俐落有趣的插圖,深受讀者的喜愛。 她的作品不僅深受讀者喜愛,也頻獲好評,曾獲得英國《衛報》兒童小說獎、英國書獎年度童書獎、聰明豆書獎,並在2002年因文學傑出成就獲頒大英帝國軍官勳章(OBE)。 陳雅茜 譯 國立台灣大學植物學系畢業,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森林資源學系碩士。曾任天下文化出版公司資深編輯、路透社編譯,現為小天下主編。著有《未來公民——生活科技》,榮獲「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譯有《天鵝騎士》、《改變世界的鐘》、《最好的朋友》、《小仙子逛大街》、《陽光屋》、《小蝸牛搭便車》、《1001說不完的故事》、《垃圾車來了!》、《鏟土機挖挖挖!》、《好奇貓奧斯卡》系列、《小羊羅素》系列、《貓咪雷弟》系列等書。 尼克.夏洛特 繪 知名童書繪者,曾獲得雪菲爾兒童書獎、英國書獎年度童書獎、史塔波特校園書獎、紅屋兒童圖書獎等。擅長以俐落的線條勾勒出生動細膩的人物與場景,和賈桂琳.威爾森合作過多本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包括《最好的朋友》、《午夜12點的願望》、《F5的睡衣派對》、《心事爆爆網》、《崔西祕密手記》、《棉花糖女孩》(小天下)。

午夜12點的願望
Midnight
作者:賈桂琳‧威爾森(Jacqueline Wilson)
譯者:蔡慧菁
出版社:小天下
出版日期:2005-10-05
ISBN:9864175696
定價:240元
特價:88折  211
其他版本:二手書 31 折, 7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