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天倫敦應召日記
cover
試閱內容

首先你得知道,我是個娼妓。

我並非隨便說說,也不是用這詞來比喻坐辦公桌或為新媒體做牛做馬的工作。我很多朋友會告訴你,做了一年的臨時雇員,或者最後變成業務員,就跟賣淫差不多。其實不然。我知道這一點,因為我當過臨時雇員,也靠打炮賺過錢,兩者一點也不類似,根本不在同一顆星球上,完全是另一個太陽系的事。

其次,我住在倫敦。這兩件事實可能有關也可能無關。這城市的物價可不低。跟幾乎所有朋友一樣,我大學畢業後搬來這裡,希望找到工作;就算薪水不多,至少工作內容要有趣,或者同事全是單身帥哥。但這種差事少之又少。現在幾乎每個人都在讀會計,包括我的朋友A2和A3,儘管他們在各自的學術圈內都很受敬重。老天爺──這種命運比死還慘。會計學比學術界更令人性趣缺缺。

賣淫是項穩定但不吃力的工作。我會遇到很多人。沒錯,他們幾乎全是男人,絕大部分我都不會見到第二次,而我必須跟這些人打炮,不管他們是否全身毛毛痣,或滿嘴一共只有三顆牙,或要我扮他們六年級的歷史老師、演出他們的性幻想。但這強過在悶死人的辦公室看鐘枯等下一次喝茶休息時間。因此,當我的朋友又搬出那套「受雇於大企業等於賣身」的老掉牙比喻,我會會心地點點頭,表示同情,然後我們一口灌下雞尾酒,納悶年輕時代的遠大前途都到哪兒去了。

他們的前途八成通往郊區幹道。我的則是定期岔開大腿賺錢。

話雖這麼說,我並不是一夕之間就做起全職賣淫的。

跟其他成千上萬社會新鮮人一樣,我來到倫敦。我只背了一小筆學生貸款,又存了點錢,還以為可以幾個月不愁吃穿,但房租和千百樣零星花費很快便耗盡我的存款。我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細讀分類廣告版,寫語氣熱切、滿篇奉承的求職信(儘管心知自己根本不會被通知面試),然後每晚睡覺前卯起來手淫。

那段日子,手淫是每天唯一的精彩大事。我想像自己受雇成為一家文具廠商的測試工程師,工作內容是拿大鋼夾夾滿我的大腿內側,讓人猛幹我一番。或者擔任某個主宰女王的個人助理,用鍊子拴在她的辦公桌上,讓另一個被假陽具插著的奴隸又啃又舔。或者飄浮在一處剝奪感官知覺的密室,許多看不見的手又捏又扯我的皮膚,動作起初輕柔,繼之疼痛。

倫敦不是我住過的第一個城市,但絕對是最大的。換做其他任何地方,你總有可能見到某個認識的人,或最起碼看到一張微笑的臉。這裡卻不是這樣。車上擠滿通勤的人,個個亟欲保衛隱私,用平裝書、耳機和報紙彼此較勁。一天在北線 上,一個坐我旁邊的女人把《都會報》擋在離臉前僅數吋的地方,過了三站之後我才發現她不是在讀,而是在哭。當時不對她表示同情很難,不自己也跟著哭起來更難。

於是我看著自己微薄的存款日漸減少,買周遊卡 成為每星期的最精彩大事。儘管我愛買性感內睡衣的習慣的確使情況雪上加霜,但就連減少蕾絲花費都不足以解決問題了。

搬來後不久,我接到一個透過朋友N認識的人傳來的簡訊。N是倫敦人,似乎誰都認識。要說八竿子打不著,N至少佔了六竿子,因此當他特地介紹我認識那位女士,便引起了我的注意。「聽說妳在城裡──有空見個面吧」,簡訊說。她比我年長,身材結實性感,口音精準俐落,品味無懈可擊。第一次見面時,我以為我高攀不起,但她一轉過身去,N就又是悄悄話又是狂比手勢,表示她很猛而且也喜歡女人。這麼說吧,我當場內褲裡就做水災了。

那則簡訊我保留了好幾個星期,想像力愈來愈一發不可收拾,沒多久她便成了我夜間幻想中身穿乳膠衣的地獄悍婦上司。我夢裡那些蕩婦和花癡辦公室職員開始有了面孔,每一張都是她的臉。我回覆簡訊,她幾乎立刻就打電話來,約我和她及她的新男人下週共進晚餐。

我為該穿什麼慌張好幾天,花大錢剪了頭髮、買了新內衣。當晚我換了十幾套衣服,差點沒把衣櫥給拆了,最後決定穿水藍套頭針織衫配深灰長褲──也許有點辦公室臨時雇員味道,但端莊中不失性感。儘管花了半小時才找到餐廳,我還是早到了半小時。餐廳工作人員說我要等朋友到齊才能入座,於是我花掉最後一點錢在吧台喝飲料,希望今晚他們會請客。

狹小包廂中雙雙對對交談的聲音,與汩汩流洩的背景音樂交織。每個人看來可能都比我年長,也絕對都比我有錢。其中一些人可能下班直接過來,其他人則顯然回家換過衣服。門每次打開,都透進一陣沁寒秋風和枯葉氣味。

他倆到了。我們那桌在角落,遠離餐廳人員的注目範圍,我被安排坐在兩人中間。她談著藝廊和運動,他則往我的針織衫領口裡瞄。我感覺他一手緩緩摸上我右膝,這時她穿著絲襪的腳也開始沿著我的褲腿往上滑。

啊。他們要的是這個,我想,而我不是一直都心知肚明嗎?他們年長,作風開放,長相正點。沒有什麼好理由不跟他們來一炮。我照他們的口味點菜:多奶油的豐盛菜色。蘑菇義式燴飯,濃稠得幾乎無法從淺盤上挖起,黏得只有用牙才能讓它與湯匙分離。魚頭還在的魚,用熟透的呆滯眼睛瞪著我們。她舔手指,我感覺這是刻意的動作,而非不懂用餐禮儀。我一手滑過她的緊身長褲探向鼠蹊,她雙腿緊緊夾住我的指節。就在那一刻,女侍決定該多注意一下我們這桌,端來各式小糕點和巧克力點心供我們品嚐。男人一手拿甜點餵女友,另一手緊握我的手,我手指則在她大腿間蠕動。她輕易就達到高潮,幾乎沒有出聲。我的唇輕輕摩挲她的頸。

「好極了。」他喃喃說道。「現在再來一次。」

於是我再來一次。飯後我們離開餐廳,她開車,他要我脫光上衣坐在前座。前往她家的短短路程中,他從後座握住我的乳房,捏我的乳頭。我光著上身下車進屋,然後他們要我跪下。她進入臥室,他則教我一些基本的服從課程:維持不舒服的姿勢;維持不舒服的姿勢拿重物;維持不舒服的姿勢拿重物,嘴裡含著他的老二。

她拿著蠟燭和鞭子回來。雖然以前也曾有人把熱蠟和馬鞭用在我身上,但這次是個新經驗,我雙腿高舉在空中,點燃的蠟燭插進我身體,燭淚滴落在我軀幹。兩小時後,他進入她,像我性幻想中的主宰者一樣用老二將她推向我,她的臉埋進我陰部。

我們穿衣,她沖澡。他送我出門叫計程車,手挽著手,在陌生人看來,我們可能像一對感情融洽的父女。

「你的女人真了不得。」我說。

「只要她快樂,我在所不惜。」他說。

我點頭。他攔下一輛計程車,告訴司機目的地。我坐進後座,他遞給我一筆錢,說他們隨時歡迎我。車開到半路,我打開那疊鈔票,才發現至少是車資的三倍。

我腦海裡計算一番──該交的房租,一個月的天數,今晚出遊的淨利。我以為我應該感到悔憾或驚訝,因為被人付錢利用。但感覺不是這樣。他們玩得很開心,而對一對有錢男女來說,晚餐和計程車的費用根本算不了什麼。而且老實說,我也不是完全沒享受到。

我要司機在離我公寓幾條街的地方停車。我的高跟鞋在人行道上踩出串串斷音。時值初秋,但夜色仍相當溫暖,我衣服下的燭蠟紅痕也隨之隱隱發熱。

販賣性愛的念頭逐漸化膿,愈漲愈大。但有一段時間我埋藏自己對賣淫的好奇,向朋友借錢度日,開始與某個年輕男子認真交往。此事讓我愉快地分了心,直到建屋互助會 寄來第一份透支明細,建議我與他們商談貸款事宜。每次求職遭拒,每次面試失敗,那化膿的念頭就竊竊私語、一再發癢。我無法不去回想,回想半夜坐在計程車後座、酣暢淋漓筋疲力盡的感覺。我做得來。我一定要嘗試看看。

決定做這一行不久,我便開始寫日記……

商品簡介

「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聽」

★號稱英國文壇最大謎團之一!Bella是名金髮的神經科學家!

★麻辣應召女孩的人氣部落格集結成書,每天都有15000人準時收看!

★榮獲年度最佳部落格內容獎——「Guardian Weblog」!

★「慾望城市」的社會寫實版本!一個年輕女孩的華麗性冒險全紀錄。

★英國BBC電視台即將搬上螢幕。本書已賣出14國翻譯版權。

★以日記的方式寫作。並以應召女郎的角度重新詮釋A-Z小辭典:如A—Agency應召仲介。C—Cash Only只收現金………

好女孩不會幹這一行,壞女孩卻說做就做,而最棒的女孩則是為了錢下海……

一個年輕女生在網路上公開自己的真實應召故事,結集出書後備受矚目。內容有時驚世駭俗,有時也令人捧腹,不斷挑戰你的思維、衝擊你的視覺,帶你一窺情色世界的場景,以及這位看似平凡其實精采的女孩的祕密生活。

Call Girl性工作守則A—Z小辭典

★C代表只收現金(Cash Only)

我不收信用卡。你要我把刷卡機放在哪?

★Q代表收山(Quitting)

有人說,一旦妳性交收費,就永遠不會真的金盆洗手。等二○三七年我再來回報這說法是否屬實。

★R代表感情關係(Relationships)

這不是電影或童話故事。到頭來妳不會嫁給一個工作上認識的、又帥又有錢的單身漢,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不要跟客戶交往,不要混淆這種關係的本質。如果對方是個好男人,就好好享受,但永遠別忘記界線何在。

★W代表娼妓(Whore)

上班小姐,妓女,應召女郎,出來賣的,雞。我不認為任何一個詞比其他詞難聽或好聽。這只是個標籤。被別人用某個代名詞說成娼妓就義憤填膺,實在很過時。妳就是靠出賣性愛維生的──不然妳想怎樣,被稱為「情色娛樂顧問」嗎?不過「性治療師」倒還算不賴。

作者簡介

居住於倫敦的年輕女孩

姓名不詳,網路代號Belle

職業:應召女郎

喜歡寫日記,榮獲「Guardian Weblog」

英國衛報年度最佳部落格:http://belledejour-uk.blogspot.com

集結成書後備受矚目,入選英國第一屆「Blooker Prize」部落克文學獎

譯者簡介

嚴韻

倫敦大學戲劇研究碩士,現專職翻譯,其中「朝完工,夕死可矣」的《焚舟紀》(行人)曾獲選時報開卷2005年翻譯類十大好書。

個人網頁: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greenfire

250天倫敦應召日記
作者:Bella
譯者:嚴韻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6-03-31
ISBN:9861331433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2 折, 60 元起